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二五)

“不敬,何以別乎”與“智慧之子使父親歡樂”

石衡潭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為政2.7)

注釋:

  子游:孔子弟子,姓言,名偃,字子游,小孔子四十五歲。
  至於犬馬皆能有養:

“犬以守禦,馬以代勞,皆養人者。一曰:‘人之所養,乃至於犬馬,不敬,則無以別。’”(包咸)
“養,謂飲食供奉也。犬馬待人而食,亦若養然。言人畜犬馬,皆能有以養之,若能養其親而敬不至,則與養犬馬何異。”(朱熹.論語集注

皇侃的解釋承包咸。

“犬能為人守禦,馬能為人負重載人,皆是能養而不能行敬者,故云‘至犬馬皆能有養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對讀:

“你的朋友,和父親的朋友,你都不可離棄…”(箴言27:10)
“智慧之子,使父親歡樂;愚昧之子,叫母親擔憂。”(箴言10:1)

解析:

  很多人覺得,能夠贍養父母,就算是孝了,當然,贍養父母,這是兒女應盡的最基本義務,許多儒家經典都談到這一點:“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謹身節用,以養父母,此庶人之孝也。”(孝經.庶人)孟子從反面講到:“惰其四肢,不顧父母之養,一不孝也;博弈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好貨財,私妻子,不顧父母之養,三不孝也…”(孟子.離婁下)而孔子認為更重要的是要尊敬父母。“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一句,需要作些說明,他說的不是人飼養自己的犬馬,而是指人飼養父母所遺留下的犬馬。也就是愛屋及烏的意思,由於對父母的敬愛,對他們生前所飼養的犬馬也繼續加以看顧。禮記.內則中曾子的話語可以作為這一句的注解:“孝子之養老也,樂其心,不違其志;樂其耳目,安其寢處,以其飲食忠養之,孝子之身終。終身也者,非終父母之身,終其身也。是故父母之所愛,亦愛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於犬馬盡然,而況於人乎?”孔子不至於把贍養父母與飼養犬馬相提並論。現在的不少人,卻是連這起碼的一點都做不到了。臺灣蕭民元先生說:他的一個朋友在父親去世兩天後,就把父親養了多年的一條愛犬驅逐了。這恐怕不是孤例。總之,孔子這句話的中心意思是:看一個人孝不孝,不在於能否贍養父母,而在於他是否懷着尊敬之心贍養父母,是否真正讓父母心裏喜樂。兒女要使父母有尊嚴,有體面,心寬體泰,舒適自如。
  箴言27:10也講到兒女對父母的故舊也要好好照顧,與論語相近。箴言10:1從最終的果效來說,要讓父母歡喜快樂。舊約中約瑟,是一個大孝子。他雖然吃盡苦頭,卻最終讓老父雅各的心大得安慰。約瑟是父親雅各和他所愛的妻子拉結所生的孩子,雅各對約瑟寵愛有加,送給他特別的彩衣,以致於遭到了他同父異母的哥哥們的嫉恨。後來,他的這些哥哥們一同謀害他,把他賣給埃及人為奴。約瑟到埃及後,經過美色,監獄等種種誘惑與磨難,最後成功地做到了埃及的宰相。那時候,遍地饑荒,哥哥們從所居住的迦南來到埃及找糧食,與約瑟相遇了。約瑟不計前嫌,不僅給了他們糧食,而且還讓他們連同父親與親弟弟便雅憫一起搬到埃及來。

“約瑟遵着法老的命,把埃及國最好的地,就是蘭塞境內的地,給他父親和弟兄居住,作為產業。約瑟用糧食奉養他父親,和他弟兄,並他父親全家的眷屬,都是照各家的人口奉養他們。饑荒甚大,全地都絕了糧,甚至埃及地和迦南地的人,因那饑荒的緣故,都餓昏了。”(創世記47:11-13)

這就是曾子所說的能養。約瑟是在饑荒年代,奉養了自己的父親,兄弟全家,亦即整個家族。約瑟雖然貴為宰相,但對父親十分親切與尊敬。父親來到時埃及歌珊地時,他親自駕車前去迎接,他還伏在父親的頸項上,哭了許久。父親去世後,他十分悲痛,對父親的喪禮很盡心。

“約瑟伏在他父親的面上哀哭,與他親嘴。約瑟吩咐伺候他的醫生,用香料熏他父親,醫生就用香料熏了以色列。薰尸的常例是四十天,那四十天滿了,埃及人為他哀哭了七十天。”(創世記50:1-3)

隨後,他遵照父親的遺願,把父親安葬在迦南地。約瑟深得埃及法老的信任與賞識,富有遠見,行事大有能力,讓老百姓平安度過了大饑荒。這些都是讓父親雅各有尊榮的事。父親去世後,他的哥哥們還擔心他會行報復,內心恐懼不安,約瑟反倒這樣來寬解他們:

“‘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神呢?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現在你們不要害怕,我必養活你們,和你們的婦人,孩子。’於是約瑟用親愛的話安慰他們。”(創世記50:19-21)

可以說,約瑟不僅是孝子,也是賢弟,他是孝悌雙全。
  在新約中,也有許多對兒女孝敬父母的明確教導,有吩咐兒女聽從父母:

“你們作兒女的,要凡事聽從父母,因為這是主所喜悅的。”(歌羅西書3:20)

有叮囑兒女報答親恩:

“若寡婦有兒女,或有孫子孫女,便叫他們先在自己家中學着行孝,報答親恩,因為這在神面前是可悅納的。”(提摩太前書5:4)

不管是哪方面的告誡,聖經告知人們應該如此行的終極理由和根本動力是:這是主所喜悅的,這在神面前是可悅納的。而這一層恰恰是孔子和儒家所缺失的。(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