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春到葡萄園

余卓雄

 

  春雨
  漲起了綠色的海洋,
  流滿了嶺…
  看見眼前一片無邊的葡萄園,我突然感到目驚口呆,不禁輕輕地讚美一句:“噢,我一生也沒有見過如此秀麗的綠洲!”心裏想,要是把嗓子稍為提高一點兒,這仙境便給嚇跑了,這詩情畫意也給糟蹋了。
  要描寫娜芭山谷(Napa Valley)蔓延百里的葡萄園,的確非人間之筆能勝任。從山坡到田野,那汪洋的寧靜嫻淑,是天上的巧心工計。愛爾蘭民族一向以綠為國色,稱傲群芳;如果以娜芭山谷的風姿一比,聖柏特烈(Saint Patrick)的榮耀便要大減光采了。所以,說它是“園”,不能形容其偉大,說是“場”又侮辱了那天香絕艷。


娜芭山谷

  娜芭山谷在舊金山(San Francisco)之北。是世界著名的葡萄酒美地。整年勞碌忘形於大都市喧鬧的人,用不着遠行去找尋桃花源的夢,駕車穿過那走不完的葡萄之野,一切塵世濁念,頓時滌洗清淨。
  我踱步於那些結實纍纍的木棚間,那一串串的新熟葡萄,多麼豐滿可愛,像生成渾圓晶玉,裏面充滿了生命的漿液,甚至它上面那一層薄薄的白灰,也是那麼神秘地迷人!
  忽然間我置在一塊熟悉的土地。那兒的綠色,雖然相隔了三十年,還是光亮如舊。園子裏有一個青年人在縛紮鬆開了的長春籐架。我問他道:
  “你認識這兒的舊主人嗎?”
  “不認識。”
  “我就是,那時候你還沒有出生。”
  “你─”
  “這幾樹楊柳,一點兒都沒有老;你看,那邊的房子,我是在那兒長大的。”
  青年人的眼睛紅起來,激動地說:“你是我的舅父!”
  我醒來了,兩頰凍冰冰的,淚未全乾。
  我想起了所羅門王的雅歌:

“要給我們擒拿狐狸,
那毀壞葡萄園小狐狸;
因為我們的葡萄正在開花。”(雅歌2:15)

  山坡上,幾幢榨葡萄的酒廠,建築仿照中古歐洲的樣子,引人一番幽怨情懷。一群工人正在把一箱箱的香檳裝上大貨車。可是我看不見上流社會的杯影舞姿;我看見不過是一杯廉價的葡萄汁,滴下來的,竟是一顆鮮紅的血,成了萬綠叢中一點紅!
  那一天,在最後的晚餐席上,耶穌拿起杯來,祝謝了,說:

“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你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馬太福音26:27-28)

  我嘗過那清涼中帶苦的葡萄汁,它一直使我在乾旱之年滋潤甦醒。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