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財務的迷霧

于中旻

 

  年終是算帳的時候。對於有些人,年,真成為關:難關。
  現代人的觀念,有個明顯的趨向:不僅要求滿足自己的需要,還要求大眾分配的公平。這是個新的改變嗎?不是的,古已有之!
  耶穌說了一個比喻,講到一個將要遠行的貴冑,交託銀子給十名僕人:分別交託他們每人一錠銀子,要他們將本求利。到他回來的時候,其中有的表現最傑出,以一錠賺了十錠,這良善,忠心的僕人,得到的報賞是管十座城;另一個賺了五錠,得以奉命任五城總管;另一個當着主人的面,謹慎的打開包裹的手巾,拿出一錠銀子,原封不動的捧着交帳。其餘的七名僕人,還沒有輪到他們交代業績。至此看來,受託相同,表明其才幹的相同,顯明是由於他們忠心勤勞的程度不同,所以致使其業績有所差別;因此,主人對他們的稱讚和報賞,也不盡相同。其最顯著的等差,是主人極嚴肅的裁決:“奪過他[惡僕]的一錠,給那有十錠的!”(路加福音19:11-17)
  “旁邊站着的人”,對於這看似分配不公義,提出異議:“主啊,他已經有十錠了!”(25節)只是個溫和的提醒,並不是組織抗議。主人說明自己的原則:“我告訴你們,凡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26節)這裏所講的,還不是處罰,只是取消財務信託。當然,這比喻的中心意義,是在屬靈方面的忠於所託。可惜,人所看見的,只是報酬的公平,而不是勤勞與業績的公平。
  在幾年前,當時已經年老的華倫.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把二百億美元交給威廉.蓋茨(Bill Gates);條件只是要他逐年充分運用。那是偌大一筆錢。其所以如此信託,表示同意蓋茨的信念和遠象,肯定其管理才能,忠心勤勞善於運用,是世人共睹的。
  其實,世界上的錢很多,只要你的信念值得肯定,管理值得信任。這並非是孤例。


晏陽初
  晏陽初(1890/1893-1990)四川巴中人。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在美國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讀完碩士學位的基督徒,參加基督教青年會,去歐洲華工中間工作,幫他們不識字的人寫家信,後來想到“授人以漁”的根本原則,以為教他們識字更有用,是為推行“平民教育”運動的肇始。
  晏陽初的特殊性格,總是想到別的人。久之,他這不為自己的品德,贏得普遍的尊敬。1930年代,中國短時間的統一,有些開明的軍閥,也受到晏陽初基督徒精神的感召。只是當權者另有一種奇怪的邏輯:平民百姓可能為“匪”,因此匪就是平民百姓;因此關懷平民就是“利匪”,或利匪嫌疑。更可笑的是關懷社會,就是“社會主義者”。這種話雖然沒有正式說出來,但對於晏陽初,確實以為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加以晏陽初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品德上沒有問題。在“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設境中,有個屬於光,不屬黑暗的人,被以“非我族類”看待,可以想像得到,那會叫人如何不舒服。以致他不得不許多時間在美國作寄居者,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美國人對他的欽佩和重視,是真實的,以他代表善良誠實的中國人。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美國給予中國政府四億七千五百萬的鉅額援助;不過,與歐洲的馬歇爾計畫(The Marshall Plan)有所不同,在運用方面,美國很不放心,附有條款:其中應有百分之五至十,用於晏陽初的農村計畫。那時,由於內戰情勢混亂,打仗需要錢;而且似乎“涇渭並流”,執行頗有問題。到後來國民政府內戰失敗,避難台灣,漸趨於穩定,把累積的“晏陽初撥款”,成立“中美聯合農業復興委員會”。晏陽初只列委員之一,後來,索性辭去。因為他在推行扶助菲律賓等地的農村復興,事務繁忙;或許還有其他原因。
  晏陽初被普遍尊重,因其一生顧念別人。他曾被評為世界上一百位最具影響力的偉人之一,與愛因斯坦並列,在他身上彰顯出基督徒的品格。
  在另一方面,主耶穌說到那有負主人託付的惡僕,心中以為:“我的主人必來得遲”,沒有誰可以管得他,就發動內戰,“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馬太福音24:49),雖然手中握有足夠的權,充分的力,既不會分心,也沒有餘力可以顧及別人的需要,招致民不聊生,如群羊無牧的可憐景象;所以必須得有人體念主的心:“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
  財務透明化與業務機密,是現代企業流行的話。因為太常用,使人當作口頭的術語,忽略其真正意義,業務機密,反而造成財務迷霧。其實,說來事情簡單不過,只三點,就是真正的“三民主義”:

哪裏來?取之於民。 有何想?念之於民。 如何用?用之於民。

  既然不為自己,就沒有貪腐的問題。這樣,別人見你有理想,又可靠,加上管理妥善,運用無私,就不怕把錢託付你,更樂於託付你。世界上的錢多的是,並不是物資缺乏,只是可託付的人缺乏而已。
  屬世的事務情形如此,屬靈的事務亦復如此,同一原則可兼行並施。教會的財物,不取於非主的子民,更不可犧牲原則的乞取;既有財物,不僅用於信的人,更要顧念世人的需要;特別是貧窮的人。主耶穌在事工的開始,早就宣告:“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奇福音4:18,19)有位神忠心的僕人說:“主不僅是叫人將來上天堂,也是叫人脫離現在的地獄。”實在是得主的心。無限豐富的神,創造萬有,管理萬有,必然將祂的資源託付忠心良善的僕人。
  可惜,今天教會為世人所詬病的,竟然是財務問題。願問題早得解決,自己先見公義的太陽,才可使人出離迷霧。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