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太和殿受降的孫連仲將軍

史直

 

六十年前(1945年)八月十四日,日皇裕仁作了最後決定:停止全面的戰爭,對盟國投降。日軍駐華的派遣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於九月九日上午九時,在南京陸軍總部向中國代表何應欽投呈降書。遂後,第十一戰區長官孫連仲主持平津地區的受降典禮。

  1945年九月中某日北京(舊稱北平)。太和殿前,在萬人以上的民眾鼓掌與歡聲中孫連仲將軍代表中國政府接受了日本軍代表根本博簽署投降書。在解除武裝以前,根本博是日本派遣軍華北的指揮官。北京又是日偽時代傀儡政府華北政務委員會的所在地,因此北京太和殿前的受降典禮是全國十六區中規模最大,有最多民眾參加的一個。


日方代表由根本博領導前行,步趨太和殿前階。觀禮民眾達萬人以上。


孫連仲將軍在太和殿前等候前來的日方代表

孫連仲將軍在日本投降書上簽字

 

  同年,早幾日在九月九日上午九時假南京中國陸軍禮堂,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將軍接受了日方代表岡村寧次簽署的降書。岡村寧次原為日本派遣軍華北指揮官,於抗戰末期晉升最高指揮官。南京受降典禮象徵式的,代表全面的。實際的受降工作分做十六區,假二十四個重要城市分別負責解除日軍的武裝,加以集中管理,準備遣送日本,因此工作和任務繁重。當時日本在華的兵力是一百二十萬,包括在華北各地的約三十二萬。遣送俘虜工作全部由美國海軍擔起,包括全部在華的日僑。這一史實,中國民眾不該忘記。


孫連仲將軍

  孫連仲將軍膺任河北省主席,直到1949年國民黨自大陸撤退台灣。
  孫將軍在抗戰初期在山東台兒莊負責總指揮,與日本在華的最精銳的磯谷和阪原兩師團交鋒,血戰十三天,使之潰不成軍,大敗而退,為當時全國聞名的抗戰英雄。
  清廷積弱,在不平等條約下,日租旅順,大連,築南滿鐵路,得以沿線屯兵。1931年,日本軍砲轟瀋陽的北大營,造成九一八事變。日軍佔領東北後續入熱河,長城間繼有戰事,中國屈服協定下,准許日本駐軍平,津各地,理由是“保護僑民”。
  日軍進駐豐台一帶後時常做演習,中國政府祇能忍讓。1939年七月七日夜間,日軍以失去一兵士為名,擬進入宛平縣城搜查,被拒,結果雙方戰爭開始。
  同年於八月十三日,日本軍又在上海發動戰爭,歷時約三個月,中國軍隊敗退,年末,南京又告陷落,日軍遂進行了大屠殺,然後經此北上,旨在打通津浦鐵路。日軍在北方此時已進佔河北省各地及山西的太原,遂將主力移向山東擬南下徐州,打開津浦鐵路。孫連仲將軍任第二軍團司令,奉令堅守台兒莊一帶。台兒莊地臨運河,是津浦鐵路的支線,是個水旱交通的重地,其北棗莊中興煤礦即靠台兒莊為輸出地。
  孫連仲(1894-1990)字仿魯,河北省雄縣人,祖上務農為生,甫冠即投筆從戎,初任西北軍排,連,營長。因他為人寬厚仁慈,帶兵如同子弟,受西北軍頭馮玉祥賞識,屢蒙提升。中原大戰後西北軍瓦解,遂受中央重用。
  孫連仲的部下多為原西北軍,有張自忠,孫桐萱,曹福林等舊部下,全是河北與山東籍健兒。孫將軍的第二軍團麾下池峰城率領第三十一師,堅守台兒莊,首當其衝,是日本第五,第十兩師團攻擊與佔領的目的。孫將軍的指揮部僅距五華里(中央指令:總指揮必以四十華里為標準,不得太近)。以便於最後一刻親率部屬與台兒莊共存亡。
  攻防戰始,日夜不休,日軍每日砲攻六,七千發,殿後的是坦克車。我方並無砲兵還擊以做掩護,死傷慘狀概可想像。幸在台兒莊住戶多壘石為牆與房屋,略可護身。巷戰開始,雙方逐屋而爭,我方軍氣至盛,至死不退,肉搏衝鋒,又死傷枕籍。池師長電話報告:打得沒有人啦!孫將軍:沒有人豈會說電話?囑以不許後撤,司令部所有人員連文官在內組成“敢死隊”,以報國家。
  台兒莊一役是中國抗日戰爭八個月以來令國人振奮的第一次大捷,自1938年三月二十五日到四月六日為止,共歷十三天,包括巷戰的三晝夜,雙方死亡各自超過一萬人,景像之慘烈概可想像。(台兒莊大戰紀念館另有說明:中國軍隊犧牲一萬九千人)日方的磯谷,阪原兩師團已潰不成軍,急遽撤退,接受整編。
  台兒莊大捷,震驚中外,英,美,俄等國家派來記者前來參觀現場及善後工作,並帶來祝賀。中央軍政治部派出慰問團到第二集團軍指揮部,團長郁達夫即席揮毫:

   水井溝頭血戰酣 台兒莊外夕陽懸
   平原立馬凝目視 忽報奇師捷邳郯

(邳郯兩縣皆在台兒莊東面近處,亦為第二集團的戰地)真蹟為戰後退休北京原孫將軍的上校參謀孟企三先生收藏。
  台兒莊大戰紀念館設在該地運河之畔,佔地六千平方米(約合68,000平方尺),有電視館,全景的畫館,戰場記錄,配以音響與燈光,如同身置其境,並有戰地照片及文物600餘件,每年入紀念館參觀的中外遊客有百萬次。

  一個月後,日軍重來,自山東南下,與自安徽北上的部隊夾擊徐州,不足一個月,日軍在河南切斷隴海鐵路,中國軍隊祇好放棄徐州,並在鄭州以東黃河邊花園口決堤用阻日軍,結果為害下游的是數百萬民眾。抗戰八年期間,中國政府所做最危害民眾也是最可恥的事有兩件:花園口決堤和長沙放火燒城。
  國軍撤退西南後,孫將軍升任第六戰區司令長宮。由於調度與指揮有方,部下遂有第二次大捷於常德戰場,保衛了中國西南方的安全,並阻止了日軍打通粵漢鐵路企圖 。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