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眼睛的故事

田立柱

 

  馬太福音第六章,耶穌告訴祂的門徒,關於人的問題。祂以眼睛和人的內心作為引導,提醒我們知道一個健康生命之中,我們的內在世界和外部世界之間的關聯,這種相互聯繫,在影響和互動之間,決定着我們人生的進程,也是我們信仰生活“不可或缺”的關聯。我們生命的完美,在很大程度上,是內心和外部世界之間“融會貫通”的結果。而我們的信仰告訴我們那是“內在的上帝”和“外在的上帝”的導引,人生的不少“潮起潮落”,取決於這樣互動之中上帝的帶領和我們對此的態度和取捨。

  耶穌這樣說:

“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裏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的大呢!”(馬太福音6:22-23)

這裏所講的眼睛,自然不是要我們去注意“眼睛”的“炯炯有神”,或者“楚楚動人”之處,而是講到人的“注意力”和人的“洞察力”,那是人生命的重要表現,是上帝在我們內心的工作,在人生中,起到極其重要的關鍵作用。尤其重要的是人的“洞察力”和“注意力”,更是我們心裏的價值取向所在,是上帝親自的看顧,使我們得到了正確的取向,獲得光明和坦途;也可以證明這是上帝在我們心裏的工作。而錯誤的取向則令我們進入黑暗之中,我們知道那是我們自身的“遮蔽”所造成的光景,是我們生活和生命的真實記錄。

  郭沫若先生考證過“臣”這個字的本意,按照他的解說,“臣”這個字,是源於被捕獲的俘虜,是他們在被殘酷地剜去了眼睛之後,那悲慘的樣子。字的原型來源自這樣的酷刑,令我們想到人的文字,實在充滿了不少的血淚,端詳和琢磨這個字,確實可以看出那個“失去眼睛”的悲哀神情。這種刑罰目的顯然是要使俘虜失去辨別的能力,沒有了辨別力,也就失去了目標,成了被剝奪視力的人。在以色列的歷史中,也有被敵手剜去眼睛的君王,那既是懲罰,也是置其陷入“自我困境”之中。時至今天,仍有人以如此“殘忍”的手段,來對付自己的“眼中釘”。不久前我們就聽聞這樣的報道。

  聖經中,有許多地方說到“眼睛”的記載,例如瞎子要求耶穌醫治的故事,那些失去視力的盲人,希望得到耶穌的醫治,能夠看見自己的世界,以使自己得到“視覺的權力”,只有如此才能辨別,才能“坦然無懼”的面對生活的“曲折跌宕”。試想一個沒有生活目標的人,如何可能成為生活的勝者?所以他們那大聲的要求:我要看見,那真是發自肺腑的心聲。

  著名的使徒保羅也有眼睛失去視力的經歷,在行路之際,他聽見奇異的呼喚之聲,他不知所措,繼而失去了視力,只好被人領着走進“大馬士革”城。這記載好像是眼睛的疾病之事,在經過奇妙的按手之後,保羅的眼睛就能看見了,那遮蔽眼睛的好像鱗立刻掉了下來(參使徒行傳9:3-22)。保羅正是在這段經歷之後,成為了基督耶穌福音的宣傳者,最終成為外邦人的使徒,並且寫了那麼多的書信,來牧養許多地方的教會。

  我們應該愛護自己的眼睛,使之能夠看得見,能夠“心明眼亮”,惟有如此才能夠看得明白,但我們其實常常的視力不明,在紛紛雜雜的世界中,失去自己的方向和目標,啟示錄有個有名的勸誡:“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啟示錄3:18)這說明那時候的眼病,已經有了醫治的藥品,在得到醫治之後,就可以看見了,這樣的眼藥就是上帝的話語,祂可以醫治我們心靈的眼睛,使之明亮,這是生活之中非常重要的。只有“看到”和“看清”我們周圍的世界,我們才能夠分清眼前的事,以及將來的事,我們生活的目標才是明確的,才能夠大步前進。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