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羅丹的沉雕

音凝

 


羅丹的傑作-思想者The Thinker, 1880)

  我對羅丹的藝術有特別的興趣。從很小的時候,我便對他的傑作思想者The Thinker, 1880)着迷;十年前在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看了他石雕的複製品,更加欽佩。費城也有一個羅丹博物館,但也大多是複製品。這次我匆匆路過巴黎,特意要看看這裏的羅丹博物館(Musee Rodin, Paris),一償夙願,但詢之旅館服務人員,竟不知有羅丹其人,令人啼笑皆非。後來我還是到羅浮宮博物館(Musee du Louvre)才問到了羅丹博物館的地址,它坐落在因瓦勞斯(Invalioes),巴黎著名的軍事博物館附近,從觀光圖上很難找得到。除非特別有興趣的人之外,觀光客是極少來光顧這所小博物館的。


羅丹博物館(Musee Rodin, Paris)

  我乘地下火車按圖索驥地找到羅丹博物館時,巴黎正在飄着冷雨。博物館不大,院中有修剪整齊的草地與樹木,在幾棵尖樹的圍繞中,長滿了綠色銅銹的思想者雕像正在冷雨中作千古的沉思。博物館分上下兩層,我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在每一件作品前逐一細讀,欣賞羅丹的創意,刀法與手法,將整個的心神沉湎在他獨特的匠意與刀觸上。


羅丹 Auguste Rodin


靈魂Psyche, 1886)

  羅丹(Auguste Rodin)於1840年11月12日在法國的盧狄阿伯特(Rue de I'A'rbal'ete)出生,歿於1917年11月17日,享年78歲。羅丹的出現,改變了文藝復興時代以來,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為主的風格,大理石經過他的斧鑿,不僅表現出那種傳統的細膩的完美,而且呈現了原始的朦朧的創意,他使你驚詫於一塊未經雕刻的石頭上出現了一張絕望的臉,那張臉要從石塊中掙扎而出,或一副完美的胴體正要離石而起,但羅丹卻仍然將他們留在那堆粗獷的石塊上。最妙的是題名靈魂Psyche, 1886)的那尊石雕,一個迷離恍惚的人體造型,虧他能用刀捕捉出來,實在令人不可思議。
  羅丹博物館樓上下共有陳列室14間,計展出大理石雕刻58件,石膏與青銅雕塑155件,另有油畫21幅,水彩4幅,鉛筆淡彩42幅。其中有關於手的作品6件,這6件均為精品,經常看到的關於羅丹的畫,都以手的作品作為封面。羅丹對於手的雕刻有特殊心得,其中兩件千古不朽的作品是大教堂The Cathedral, 1908)與上帝之手The Hand of God, 1898)。“大教堂”是兩隻微攏的手合成一個極美的弧形,這兩隻手表示出虔誠,熱忱,合一,愛與完美。上帝之手則是由混沌中伸出來的一隻神聖創造之手,手中托出一對原始的人形,由一塊泥中塑出的亞當與夏娃。其傳神有力,使人嘆為觀止。羅丹另有幾件宗教性的作品,如基督與抹大拉的馬利亞Christ and Mary Magdalene, 1894)及浪子The Prodigal Son, 1889)等,“浪子”在絕望中祈求父親的神態,令人生出敬畏與感動。


大教堂The Cathedral, 1908)

上帝之手The Hand of God, 1898)


基督與抹大拉的馬利亞
Christ and Mary Magdalene, 1894)

浪子The Prodigal Son, 1889)

  羅丹的作品不但在技巧上能將模特兒雕得神似,而最重要的是他能塑出人內在的精神,刻出人靈魂的渴求,即使在將近千年之後,當你的眼神接觸到這些雕塑時,心靈也不能不為之震撼。其中刻畫人性的代表作莫過於加萊義民The Burghers of Calais, 1884-1886)那是一組四個人的銅像,羅丹將卡萊市民的絕望,無奈,憤懣,痛苦,掙扎與抗議等活生生的表情,透過雕塑凝聚在青銅上,這一組銅像在不停地向這個世界提出永恆的控訴,雖然今天你不知道他們在向你說些甚麼,但他們的表情已足使你的靈魂悸動。三個亡靈The Three Shades, 1880)是羅丹深度刻畫人性的另一組人類的靈魂受難曲,這三個雕像被豎立在地獄之門The Gates of Hell, 1880-1917)的頂上,這是羅丹的傑作,思想者就在這座門上。風暴The Storm, 1898)是另一件令人吃驚的作品,一個驚得張口裂眥的女孩,你乍見之下,會使空氣凝住。


加萊義民The Burghers of Calais, 1884-1886)


三個亡靈The Three Shades, 1880)


地獄之門The Gates of Hell, 1880-1917)
(按圖可放大)


風暴The Storm, 1898)

  羅丹不只向人們提供粗獷堅實的作品,他也予人以細緻與溫柔,The Kiss, 1886),我很美I Am Beautiful, 1882)與永恆的春天Eternal Spring, 1884)等石雕都會向你訴說一種輕柔和諧的美。


吻 (The Kiss, 1886)

我很美(I Am Beautiful, 1882)


永恆的春天Eternal Spring, 1884)

  我們對羅丹最熟悉的作品,還應該是那座思想者,這件作品不僅造型完美,刀法遒勁,最重要的是它能予你以深沉,凝聚的感受,它給你一種精神的壓力,將你拉進內在的層面。羅丹還有一件代表性的作品,是我們平常不熟悉的,那就是凝想Thought, 1886),這件大理石雕刻只在一塊粗糙的石塊上雕出了一個女人的頭部,甚至她的下巴還有一部分埋在石中,兩隻凝視的眸子,一個端垂的鼻梁和兩片攏住的唇,兩條細眉平直而微鎖,一張臉孔深深地陷在凝想中。立在這尊石像前面片刻,你就會為她的神態感染,跟她一起進入冥想中。在羅丹這件無瑕的作品前面,整個的世界都要靜止下來;觀賞者都放輕了腳步,以免打斷她持續了一世紀的凝想。


凝想(Thought, 1886)

  羅丹博物館中除了大理石,青銅與石膏以外,還有近百幅畫作,他的油畫很細膩,大部分是人像,也有風景,其中一幅秋收的油畫,頗有梵高的風格。但最好的還是他的數十幀小幅的鉛筆淡彩,他勾勒出來的人像多半變成了他雕塑的原稿。我也讀過不少米開朗基羅的鉛筆素描,風格便與羅丹迥異。羅丹的鉛筆素描稿都很潦草,其活潑一如他斧鑿的刀痕,但他的畫名為雕塑所掩蓋,像能寫好散文的詩人,只傳其詩而不傳其文一樣。
  有人問羅丹創作的奧秘,羅丹說:“我只是臨摹模型而已。經常接觸自然,並盡可能接近你的模型”,他又說:“在模型之前,當我在從事雕塑時,我是在仿製真品,我並非改正自然,而是與之合作,這些人物的造型激勵我,引導我。我讚美,甚至敬拜上帝所創造的模型,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由於上帝的創造。坦白地說,如果我沒有甚麼可以模仿時,我會一點觀念都沒有,但當大自然向我顯示它的形態時,我便找到有價值的東西。有時候你看着一件模型,你甚麼也找不到,但同時自然往往會泄漏一些天機,這一點靈犀會讓你找到真理。”其實,羅丹是一位天才橫溢的雕塑家,他所說的模擬,其實就是創作。他又表示他創作得很慢(I produce slowly),事實上他是不願意草率從事,他的創作態度十分嚴謹,他沒有留下太多的作品,但他留下的都是千錘百煉的極品。羅丹博物館裏所展示的幾百件作品,大多數可以稱得上不朽。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