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財主的鄉愁

殷穎

 

──模擬余光中“鄉愁”詩──

  病中偶讀,報載名詩人余光中“鄉愁”詩: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裏頭。
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被KUSO改寫為

指考時,成績單是一張薄薄的號碼牌,我在這頭,台大在那頭。
大學後,分組報告是一個深深的鴻溝,組長在這頭,組員在那頭。
後來啊,期中考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有退選在外頭,沒退選在裏頭。
而現在,總學分是一道厚厚的城牆,我在這頭,畢業在那頭。

詩人余光中笑云:“人各有不同的鄉愁”。因有感而改寫為“財主的鄉愁”,或可引發讀者的思索。

“有一個財主,穿着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並且狗來餂他的瘡。後來那討飯的死了,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裏;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的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裏;就喊着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罷,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裏,極其痛苦。亞伯拉罕說,兒阿,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裏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財主說,我祖阿,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裏復活的,到他們那裏去的,他們必要悔改。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裏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路加福音16:19-31)

活着時,鄉愁是滿桌乏人共餐的珍饈,我在桌上頭,你(拉撒路)在桌下頭。
死時候,鄉愁是我的骸骨深埋華棺,你的屍骨卻散落在荒郊,伴着野狗。
到陰間,鄉愁是一道界定你我的遼闊鴻溝,我在這頭,你在那頭。
舌焦時,鄉愁是渴望一滴水,涼涼舌頭,但你的指尖卻無力將這滴水彈過鴻溝。
當下啊,祈求亞伯拉罕差你復活到世間去,將我的兄弟們營救;我雖不斷在溝這邊向他磕頭,他卻在溝那邊頻頻對我搖頭。


財主與拉撒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