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土丘與金牌—從美國古蹟到土產宗教

亞谷

 

  埃及有金字塔,中國有萬里長城,巴比倫,波斯,以色列,希臘,羅馬,都有他們的建築,代表文化和歷史,使他們自豪。美國缺乏這些,使他們心理上不滿足。
  暴發戶有的是錢,但不是沒有問題:“屋新樹小畫不古”,就是文化上的自卑感。
  像二十世紀的“尋根”熱一樣,美國建立後,跟着是西進拓展,在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開始了尋寶的風氣。“有心人,天不負”,這麼廣袤千萬里的大陸上,總有些特殊的東西。自紐約州西部,西維琴尼亞(West Virginia),迤邐而西,到中西部,田納西(Tennessee),肯塔基(Kentucky),密西西比(Mississippi),一直到墨西哥灣,都發現有大土丘;有的高達百呎,有的長逾數里,有的似是圜圩,有的上有平台。這些土丘的共同點,是大部分都在人口居住的河道附近。


位於明尼蘇達州密西西比河一帶的大土丘(約1898年之景貌)
(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 圖片   )

  是誰建造的?有甚麼作用?
  當然,最先要問早就在這土地上的印地安部族,但沒有誰能記得建造土丘那回事。文明,要有城市。文化,要有農耕。印地安人是半遊牧的部族,不大可能會建造這樣的土丘。
  那麼,是不是在這土地上,曾有更早的原始居民?
  啊,舊約聖經中,記載有以色列人在高處“丘壇”上拜偶像的事!當然,最方便的猜想是,在公元前722年,亞述滅亡以色列北國,十個失落的支派,橫渡太平洋來到了這裏。
  有人想到從土丘上樹木的年輪,可以知道建造的年代。查驗了好幾棵樹,發現約有六百年,那麼可以斷定最晚是在十四世紀,可能遠在一千年之前。顯然不是另外一個民族,比印地安人更早出現在這大陸上。


William H. Harrison

  習醫學的青年哈利生(William Henry Harrison, 1773-1841),因熱愛古典文學和歷史,轉而傾心英雄事業,像那浪漫時代其他的人物一樣,投筆從戎。他作軍官的時候,轉輾中西部,對土丘發生了興趣。他憑推理和想像,久遠之前所發生的事件,斷定有個古老的民族,文化發達,建造了那些土丘;後來,有一批人數眾多而爭勇鬥狠的民族來了,把那些原住民消滅了,佔據了他們的地方,毀壞了他們的宗廟社稷。當然,他不是預言將來,而是敘述“過去”的事。
  他的書,約在1820年出版。也許,他自己真的如此相信,為後來仇視印地安人的理論根據。他以勇猛屠殺印地安人,著有戰功,成為國人心目中的英雄。
  最後,哈利生當選第九位總統;他在1841年三月就任,在位不滿一個月而崩逝,成為第一位死在白宮的美國總統。
  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就是自由猜想,任意馳騁的領域。有人寫了小說,渲染“先民”的生活,英雄香豔故事,繪聲繪影。那時,人們辛勞工作,缺乏消遣,這樣的書適合需要,居然能夠暢銷,兩年內達二萬冊以上,在當時是個很高的數目。
  當然,這些都說不上學術研究,也不是發掘考據的結果。


Joseph Smith

  約瑟.史密斯(Joseph Smith, 1805-1844)生在紐約州西部的鄉區,沒有受甚麼正式教育;但他人甚為慧黠,居然能讀能寫。也許,是他的性向使然,他讀了有關土丘的書,大感興趣。
  這孩子在十四歲時,鄰居就看見他常一個人到附近的森林中,不斷的東掘西挖。誰也沒想到,以後他可挖出了名堂!
  1823年,史密斯宣稱,一名叫摩洛尼(Moroni)的天使,在夜間指示他一本書,寫在金版上,埋在某處山邊。四年後,說是借助於“烏陵”和“土明”的神力,他開始從“改革的埃及文”翻譯成英文;於1830年,出版了摩門經(Book of Mormon),共588頁。摩門教徒,以為那像福音書一樣出於啟示;非摩門教學者則說:其中不乏土丘傳奇和印地安故事,政治的臆想,薈雜在一起,以宗教形式表現,可見其聰明。
  其語氣體裁頗似英王雅各欽定本(KJV, King James Version),收有很多舊約的資料。述說在公元前600年,一群以色列人,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攻陷耶路撒冷前,逃出城來;在神護佑下,越洋到了美洲。他們繁衍增多發達,建築了高大的城池,堡壘。後來分裂為二:乃菲提(Nephites)和蘭曼內提(Lamanites)。乃菲提從事農耕,成為富足;蘭曼內提人行惡違背神,成為野蠻部族,神把他們變為紅皮人,以為懲罰,就是印地安人的始祖。乃菲提人也犯罪,神藉蘭曼內提人消滅他們。只有一名祭司逃脫,把這些事的始末,記在金版上埋藏,直到那史密斯發現。在美國,摩門教不許有色教徒擔任教職。
  1830年四月六日,史密斯組織他的教會,自稱“先知”,時常藉有新的“啟示”,以號召統御會眾。經濟衰退臨到,跟從者更急劇增多,但不受民眾歡迎。幾次播遷,1839年,史密斯率領徒眾約二萬人,到了伊利諾州的康莫思(Commerce),控制了那地方,史密斯自任為市長,改名為挪塢(Nauvoo)。1844年,內部分裂,史密斯施行暴力壓制,造成衝突。史密斯並沒有召來天使,卻動用軍隊保衛,被控叛國入獄;在獄中被幾名武裝蒙面人殺死。


Brigham Young

  宏圖大略的首席“使徒”楊伯翰(Brigham Young, 1801-1877),得多數擁護,1846年間,他率領大批徒眾,放棄了史密斯在密蘇里州建立“錫安”的“啟示”,與摩門教基要派分裂,往西長征,自己另起爐灶,在猶他州建立“錫安山”。他成為摩門教“十二使徒”的主席,指示建造鹽湖城,號召歐洲摩門教徒移民來美。由於教徒們組織有規律,刻苦努力工作,把荒野變成有規模的城市。1851年,楊成為地區總督。
  次年,楊宣布了施行多妻的教義,是摩門經所沒有的,雖然史密斯非正式的多至五十名妻子;楊在鹽湖的“蜂巢”(Bee Hive),則至少蓄有二十名以上的佳麗,儼然土皇帝,對於聯邦政令,則陽奉陰違,甚或公然反抗,導致1857年的武裝衝突。楊被罷黜總督,但仍是摩門教元首。
  楊伯翰不僅能夠統馭妻子軍,也具有卓越的組織能力;在他主持下,耶穌基督末世聖徒會(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急劇發展,及於歐洲,亞洲。
  1877年,楊伯翰崩逝。繼任者和他們的議會,採取政治上的權宜,宣布取消多妻教義,才於1890年,獲得許可加入聯邦,附帶得到的利益,是摩門教被承認,似是基督教一宗派。但政治利益與宗教信仰衝突的時候,二者不可得兼,因此分裂成好幾股,在亞利桑那,愛達荷,密西根等州,秘密實行多妻。其中史密斯的元妻愛瑪(Emma)和兒子約瑟.史密斯三世,不服楊伯翰領導,在密蘇里州獨立城(Independence)設立“錫安”,稱為改組耶穌基督末世聖徒會。1981年,史密斯遺詔發現,其中指定兒子為世襲教主先知;但沒有實質上的效力。在美國許多州,時有零星的隱密摩門教徒,行縱慾的多妻制度,偶爾也見於大眾傳播報導,但政府很難採取行動;因為同類的異端聚居,鬧出事情的,已經夠應付的了。

  1846年,史密生博物館(Smithsonian Institution)在華盛頓成立。到南北戰爭過後,設立考古人類學研究所,並且獲得國會通過撥專款,要對土丘查出個究竟。經過學者的考察,發掘,研究,寫成大量學術性的報告,對於土丘才有權威性的認識,結論公諸於世,臆測才告止息。


位於喬治亞州北部 Etowah Indian Mounds 的土丘之一

  其中在俄亥俄州西南部,發現一組二十四座土丘,是印地安和普衛部族(Hopewell)的墓地;呈圓錐形,似中國墳墓。後經定為國家古蹟保護區,佔地六十八英畝。


印地安和普衛部族(Hopewell)土丘群


印地安和普衛部族(Hopewell)土丘群
(Hopewell Cultur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圖片)

  美國最大的一座圓錐形土丘,在西維琴尼亞州,高六十九呎,底座直徑約五十呎。內中掘出的古物,據斷定在公元前800年。屬於印地安人的一個部族,就稱那地為塚溪(Grave Creek)。


美國最大的一座圓錐形土丘 Grave Creek Mound

  在這些土丘,發掘出土許多陶瓷,銅器,還有玻璃製品,只是沒有希伯來或希臘文字的痕跡,自然更沒有甚麼“金版”了。
  所發現較晚近的土丘,在阿拉巴瑪州西部是一組四十個方形土丘,最大的底部佔兩英畝,高逾五十八呎。不過,這些經斷定是為居住或祭祀。


印第安人在土丘上舉行部族禮儀

  其實,營葬或紀念性的土丘,在世界許多地方都普遍存在:英格蘭稱之為Barrow,蘇格蘭Cairn,歐洲大陸則叫作Tumulus;至於作長方形的則稱Cists。當然還有中國的皇陵或塚墓,有的巍然巨丘,有的聚結,並沒有誰說是天上或外星降下來的,不是太值得希奇的事。
  這些不同的墓,還可加上埃及的金字塔,有一個同樣的信息,就是嚮往永生。連大衛的逆子押沙龍,也願常被記念。聖經這樣記載:

押沙龍活着的時候,在王谷立了一根石柱;因他說:“我沒有兒子為我留名。”他就以自己的名,稱那石柱叫“押沙龍柱”,直到今日。(撒下18:18)

  只是許多人的記念,不能存到永久,他們的名字,與塵土一樣的被忘記了;惟有稱義蒙福,名字記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永生,被神記念。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