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紙書的滄桑與沒落

殷穎

 

  書的歷史,由簡書,錦書,線裝善本書到洋裝書,然後一不小心重重地跌了一跤,再掙扎着爬起來,已是“電了書”的世代了。有人放言紙本書的末日不遠,即將由電子書全面取代。是這樣嗎?
  我並不是反對或不讀電子書;但我卻敢斷言,電子書永遠取代不了紙版書。這如同電訊開始時,有人揚言“廣播可取代報紙”,後來電視出現;又說電視必定會取代報紙;但平面媒體的報紙,雜誌都巋然不動,只是減少了份數;時至今日,電子科技已達巔峰,自蘋果等系列問世,人手一機,iPad的快速發展,電訊的高度擴張,形勢又數倍於當年的廣播與電視,這次有人說了更重的話,斷言在數年之內,紙書定會絕跡,電子書將全面取代紙書,這可能嗎?錯。不少書店關了門是事實,紙書已大量減產,這樣電子書將完全消滅紙書,紙書即將畫上句號,完全退出銷售市場,大概不久便要進博物館了嗎?
  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主要的文明使沉澱成書香,由遠古的龜骨,金石與絲帛,最後落腳於紙書,而中國的活字印刷在文明世界上也嶄露過頭角,但正式的鉛字印刷出現時,機器已取代人工,由十五世紀起盛行於歐洲,德國神,哲學家馬丁路德博士曾讚嘆印刷機之出現,為基督救恩後,上帝予人最大的禮物。第一本以活字印刷的大型古騰堡聖經,被典藏於大英博物館中,為稀世之珍。但曾幾何時,盛行全球七,八個世紀的紙書,如今卻幾乎凋零,岌岌可危;紙書的讀者,特別是青少年們都已由手機,電腦及iPad等電子工具中去尋找信息,紙書便沒落蒙塵了。
  紙書在未來真的會由人類社會中消失嗎?
  無可否認的,電子書有其致命的吸引力與優點;它方便,快速,及時,在任何地方以手機便可閱讀,每月繳極少的費用(約台幣150元)便可以上網讀到大量的書,人在任何時間地域,手指一撥,書便呈現;特別是在旅遊中,更為方便,不必將沉重的書扛在背包中,一機在手等於萬卷在握,手指一撥字跡大小由之,無人可抗拒電子書的魅力,我當然也會舉手投降,也想做紙書的叛徒。但人手握的電子書畢竟不香了;前人所謂的“書香”,非僅指抽象的香,也是指書在手指翻閱之間所溢出的紙香與墨香,以及古書開卷時那種古典的沉香。而以手握卷的感覺,也一去不返。古人之“手倦拋書午夢長”的愜意,電子書的讀者怎能體會,難不成會將手機與電腦隨手拋擲了嗎?

  許多人在閱讀時都有在書上記下心得的習慣,我以前購買了一部胡適印的脂胭齋重評石頭記,此書的寶貴便在於書眉的朱批,少了這種手寫的朱批,書便不值錢了,要在電子書上作注釋也非不可能,但以指敲鍵盤與搦管在書頁上寫下的感覺卻完全不同,所以電子書絕對無法完全取代紙版書,跟隨現代科技的進展,我們當然歡迎電子書的出現,電子書雖能領一代風騷,但絕不能奢言完全替代紙書,紙書的存在,歷經滄桑,有其永恆的價值,電子書是無可望其項背的。
  電子書在快速與虛幻的文化中興起,當然有其道理,因當代大半的讀者都無暇也不願讀長篇巨著,僅於必要時由電腦中剽取一知半解之寸語短句,以汲取急功近利,讀手機中的電子書,最能滿足這種慾望。誰還能耐下性子來讀長篇巨著,電子書最適合這種粗淺的文化,跳讀與淺讀,偶爾摘錄一,二短句,無頭無尾,不管甚麼來龍去脈,由電子書中以指頭略動輒止,浮光掠影的瞬間文化,非它莫屬。
  書要深讀,也要細讀,更要收藏,這樣才能品嚐出書中滋味,特別是詩與深刻的哲言及雋永的散文,你必須將每一個句子,含在口中,嘬一嘬,咂一咂,像吃橄欖一樣,這才叫作讀,所謂含英咀華,此之謂也。這種讀法只能由紙書得到滿足;讀書的美感,只能由紙書咀嚼而出,電子書是無法品出其中味的。
  電子書的囂張與浮華應僅為一時短暫現象,文化與文明終會落實在有質感,有觸覺可以典藏的紙書裏,我們熱烈歡迎電子書的到來,但它並不能完全取代紙書,這顯示出紙書並未到末日,且來日方長,不妨走着瞧。

本文為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一書的代跋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