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過零丁洋今昔

凌風

 

  文天祥曾有“過零丁洋”詩:

辛苦遭逢起一經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 零丁洋裏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

  七百四十年前,忠心的狀元宰相文天祥(1236-1283),不自量力的鬥爭,走到了盡頭,見證南宋在零丁洋的水面最終沉落(1279年)。大元帝國的旌旄,在岸邊和海上揚起,雄壯的騎兵群,馳騁的煙塵也漸止息。
  古人曾詠嘆:“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文信國公“人生自古誰無死”,並不遜其悲壯。後來,北廷羈囚數年,真是“時窮節乃見”,最後的“正氣歌”,留下忠烈的典型。
  海,不是大陸的邊限,卻是地的延伸。
  現在,橫越那片海域,已經建起了長逾百里的大橋(長55公里),其中包括海底的管道,形成了連接港珠澳的大灣區。區域內的人口,超過七千萬之眾。新的海上絲路,不是擴張武力,帶着和平的信息,是要促進共同利益,建立人類命運的共同體。古老的港灣,曾經揮送他們勇敢的孩子耕犁着蔚藍的海面遠去,繞過大半個地球,訪問多少個口岸,又再伸展開膀臂,歡迎他們回到溫暖的懷抱。


零丁洋上的大橋

  如今的零丁洋,多稱為“伶仃洋”,這裏所發生的歷史悲劇,早已經被遺忘。海面上偶然出現一片帆影,會成為攝影的對象。載着集裝箱的巨大輪船,如同巍峨的樓宇,在海上往來移動,代之而為新的場景,不如檣桅雲集,白帆翕張的詩意。當年的零丁,更是極難體會了。只是多少人的工作,多少家庭的生計,卻賴以供應。
  不久前,政壇有一位名人溫家寶,有人說:諧音“溫加飽”,莫怪其頗孚民望!那曾是億萬人民的願望。現在,大家的目標取向小康社會,進一步的理想是“大同”世界,豈不是自然的,難說是奢望。只有邪惡的政客,不顧民生意願,擴張自己。
  將六百年前,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水師,出現在海天相接的東方海面上。鄭和的寶艐,雲帆蔽日,到達許多國家,並非為了征伐拓土開疆,或尋找獵取黃金,而是為了和平!
  中國文化中,修橋鋪路,傳統以為是善事。但在另一方面頻頻造牆建壘,以至窮兵黷武,干戈相向,相侵相害,結局唯有同歸於盡。
  美國有個不學有術的領導人,出身奸商,滿腦子詐欺,壓榨,掠奪,壟斷,競爭,控制,缺乏良善的氣質,更不具有基督徒的觀念;不僅沒有基本品德—誠實,更自私自利,唯獨想到自己短淺的利益,不知道和平發展的長遠利益。
  時人習近平先生,倡“一帶一路”,施行為中國的政策,實在無異於儒家特色的社會主義,翕然相從者達百餘國。近來且引唐人馬戴“送朴山人歸新羅”詩名句:“浩渺行無極,揚帆但信風”為論,瀟灑而不失其遠象。不意新羅當政者文在寅大統領,表示有生之年願見統一,北上乘鐵路循今日絲路西行,達於歐洲。可見交通合作,是多數人心靈的意願。
  不過,世界上儘多是不滿足的人。不滿足於物質,不滿足於四堵和一蓋範圍內所有的,一畝三分田所產的,促成各行各業的商貿活動。我們總得有不滿足於這世界的人,他們不是要走熟悉的回家路,卻是要“找一個家鄉”,循着亞伯拉罕等先賢的腳蹤,想望另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希伯來書11:13-16)。這些信心的客旅,不惜撇下世上的財物,看重將來賞賜,步向永恆。
  今天有誰跟從他們的腳蹤,在新的絲路上,尋覓寶貴的珍珠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