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造橋的人

史述

 

  我們家在北加州灣區。
  在很久以前的時候,因為一衣帶水之隔,必須繞好大一圈,才可以到達望得見的對岸,耗費時間多;還有一個辦法,是乘渡船來往,但個人不能控制時間。隨着附近的居民多起來,科技也進步了,為了交通的利便,想到了造橋。


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

  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應運而生。它不僅是加州的勝景,在世界上也頗有名氣,很多人從各地來參觀。
  有遠方的朋友來訪,逢好天氣,我總是願意帶他們步行過這著名的金門大橋。
  金門大橋橋身橫越深的海灣,橋身長四千二百呎,中間低點高出海面二百六十五呎,足夠遠洋航輪在下面通過,出入舊金山海灣。兩岸山峰對峙,橋身和懸掛支柱和巨大的鋼纜,均髹作紅色,在朝陽映照下,仿佛長虹臥波,十分壯觀。
  設計建造的工程師是司特勞斯(Joseph B. Strauss, 1870-1938)。因為海灣入口風勢強勁,建造艱難,有好幾名建橋工人犧牲了生命。但橋終於在1937年建成,是當時世界上最長的懸掛橋。金門大橋今年已過七十高齡,不乏後起之秀,在長度上超過了它,但人還無法建造天然環境,所以雄偉難與其相比。它仍然剛健,每天負起溝通兩岸的任務,讓成萬的車輛行人,在它的背上經過。


金門大橋(上)和海灣大橋(部分)(下)

  舊金山-奧克蘭海灣大橋(San Francisco-Oakland Bay Bridge),比金門大橋年紀略大,卻長得多。
  在二十世紀初籌畫設計,由蒲塞爾(C.H. Purcell),加州公路局總工程師負責建造,於1936年完成。橋連引道長八哩(十三公里)餘,橋身分上下二層,寬可容五車並駛;中段經過耶巴布納島(Yerba Buena),有半哩多長的宏大隧道;為了防地震,橋身支柱,建在265呎深的岩層根基。建成以後,被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觀”。自此以後,更長的橋繼續出現;但海灣大橋結構的雄偉,仍然傲視當世。


舊金山-奧克蘭海灣大橋(San Francisco-Oakland Bay Bridge

  1986年,美國和蘇聯還然在冷戰狀態。竟然有人建議當時美國的列根總統,建造一座洲際和平長橋(Intercontinental Peace Bridge),橫跨白令海峽,連接起阿拉斯加州與西伯利亞。他說:“這將向世界人民宣告,人類的技術,可以更有益的運用於全人類的建設,而非用以毀滅我們的家園和財富。”他以為這橋樑將成為可見的意象,不僅連接兩塊陸地,而更是文化與政治的融合。這表現何等的智慧和仁懷。


林同棪

  說這話的,是個美籍華人,名叫林同棪(T Y Lin, 1912-2000),是國際最著名的橋樑大師。曾任柏克萊加州大學教授三十年,其“預力混凝土(Prestressed Concrete)理論”,馳譽世界。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並把他們的預力混凝土獎,改名為“林同棪獎”,以示尊崇。他所設計的建築,在世界各洲都可看見;傑出的同業說,他設計的特色,是美與力的結合。
  1986年,林同棪榮獲國家科學獎;在接受列根總統頒獎時,親手把他十六頁的和平長橋計畫,遞交列根。他的意見,獲得國際的注意,列根政治性的讚揚,卻使其成為著名的未建橋樑。
  他也曾建議在直布羅陀海峽,建造一座連結歐洲與非洲的橋,長達一萬六千呎,也被當作“哲學理論”,束之高閣。不幸,今天美國淺薄短視的後繼者當權,雖然有建橋的環境和技術,卻沒有這樣的心。林同棪這偉大的建橋者,留給世界成千的各式橋樑,只是不能建造通連人心的橋,是多麼可惜的事!
  林同棪於1912年十一月十四日生在福建省福州,2000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加州逝世,享年九十一歲。

  人犯了罪,被逐出伊甸,神“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世記3:24)罪使人與神隔絕;因為神是聖潔公義的,祂不看邪惡。因此,神與人中間,有了不能逾越的深淵,無法與神相交,並且死後受永遠的刑罰,就是離開神的面和祂權能的榮光。
  使人和平的,是主耶穌基督的血,罪人能超越神人中間間隔的深淵,進到神面前。聖經說:“是藉着祂,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祂的身體。”(希伯來書10:20)又說:

既然藉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祂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你們從前與神隔絕,因着惡行,心裏與祂為敵。但如今祂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們與自己和好,都成了聖潔,沒有瑕疵,無可責備,把你們引到自己面前。(歌羅西書1:20-22)

  同為這渺小星球上的居民,人與人之間有許多的隔閡:性向不同,興趣各異,有時為了各自的利益,有時是地域的差別,語文的交通的困難,文化的阻隔,甚至只是同一街道的對面,也會比鄰若天涯。至於人與神之間的距離,多數的人以為沒有跨越的可能。
  有時,人的努力到了盡頭,好像面臨地的邊緣,再想前進一步也沒有可能;如果能夠登天,該有多好!可惜,天好像是銅的,窮極呼天,卻沒有回應。難怪孔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指出了人缺乏通達神的途徑,因為有罪的阻隔。是多麼的可悲和無望!
  在人無法可施的時候,神為人開了道路。這是真正偉大的和平之橋。我們藉着耶穌基督的血,得以與神和好。
  耶穌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初期教會的信徒,稱為“信奉這道的人”(使徒行傳9:2)。這是說,解決了罪的問題,人恢復了與神相交,也就是團契,才可以彼此相交團契。當然,擔當和平任務的人,必須忍辱負重,讓人在背上踏過,才可以溝通。

  每當行在這座紅色大橋的時候,不論是駕車或步行,總會想到我們踏過基督流血的身體,得以與神和好,進入神的家裏,而得以有榮耀光明的永生。這是何等的福分!怎能不充滿感恩?
  惟願世人能因信走上這與神和平的大道。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