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東京雜想

謝天詒

 

  在日本下機的第一印象就是環境整潔有序,人民守規有禮。從“新東京國際機場”到酒店的大車路只是雙程單線,是高科技國家低速度的難得現象:大家開車五分鐘,停車一分鐘,雖急不忙。路邊街面像剛給人用牙刷洗過,一塵不染,既沒有啤油鋁罐,也沒有“麥當勞”紙袋。
  日本人可以說是個個有禮。就是在東京市中心開車,過馬路,乘地鐵,雖然人山人海,擁擠不堪,但是“禮還在”,頭還點,腰還屈,雖面無笑容,大家還是不嘩不踰,有秩有序。不像咱們中國人,就是在爬長城,觀故宮時,目的是在爬頭,精神集中在搶先,推擠吵鬧,寸土必爭。從居庸關到八達嶺長城,一段平常只需十五分鐘的車路,塞車塞了三個多鐘頭,都是因為大家不肯守秩序的原故。假如大家合作一點,開開停停,最多一個鐘頭便到達。但是每人自私,我不能動,你也不能動。許多旅遊巴士更停在路邊,讓遊客結隊上嶺。八達嶺變成“不達嶺”,原定在嶺內吃的午餐到下午四時才能吃。中日民族性格在此表達無餘。
  有人說中日美三國的“國牌”與國民性格有關:中國人喜歡打麻將,日本人喜歡捉圍棋,美國人喜歡玩橋牌。打麻將以不輸為主,注意上家,看守下家,自己不能贏,叫人也不贏;捉圍棋要肯犧牲,為了最後勝利,有時要犧牲自己人;玩橋牌注重“聯盟”,兩方聯合與另兩方作對,誰聯協理會好,誰便增加勝利機會。所以打麻將的戰略是少輸為贏,不犧牲,不合作。有些朋友認為麻將是我們中國“國粹”,打上家封下家為“國技”,自己得不着的東西別人也得不着的態度為“國策”。國家前途真是可悲可嘆!
  日本人的“團隊”精神叫人可敬也可怕。日本朋友和日本學生,在個人友誼上,對我這中國人溫文有禮,情誼可嘉,根本叫人難以看到在“團隊”精神下,一群溫和有禮的日本人合起來會變成卑鄙殘毒的“軍閥”,狂傲不公的“財閥”,野蠻曲扭的“政閥”。引入東京機場的公路軍警森嚴,鐵網林立,如臨大敵。兩架坦克軍械車停在路口,軍人檢查每輛汽車,也登上酒店巴士檢查護照。這是為防備日本人遊行示威而設。例如:日本農人常以遊行方式,抗議輸入外國農產,示起威來激烈非常,比國會議員拳打腳踢暴亂得多了。國際機場常常成為有議可抗的日本團體目標地。
  日本人很欣賞中國人的苦幹精神,常說:“假如一個地方只有一家中國店,世上沒有人能與他競爭;假如有兩家中國店,別人不需與他們競爭-他們自己會打壞自己人的生意。”日本財閥“團隊”精神使日本成為全球經濟主人:日本人跟日本人做生意,日本政府幫日本公司做生意。反見我們中國人最會爭中國人的生意,幫外國人做生意。中國政府及軍隊自己做生意與人民競爭:“國營”百貨公司,小吃店隨地可見;“軍營”地產公司,“省營”建築公司的招牌非常搶眼。怪不得賄賂貪污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人民低視政府,“法治”日子越來越遠,短見自私行為越來越普遍,可悲可嘆!
  日本人也非常欣賞中國人的聰明,歷史與文化。但是有這些聰明,歷史與文化的中國人像散沙一盤,團結不起來。假如“大風暴”再次來臨神州的話,散沙的遭遇會怎樣呢?神州的命運是與國民性格悲慘地相連的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