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甚麼是大罪

于中旻

 

  不少人願意知道甚麼是“大罪”。如果那是為了想犯小罪,那就錯了;若確為免涉大罪,雖不如求全,存心可取,還算是不錯的。
  合神心意的以色列王大衛,自然熟諳法典,更有充分屬靈知識;他曾向神承認:“大有罪了”!你可知道那是怎麼回事?聖經說:

大衛數點百姓以後,就心中自責,禱告耶和華說:“我行這事大有罪了!耶和華啊,求你除掉僕人的罪孽,因為我所行的甚是愚昧。”(撒母耳記下24:10)

  數點百姓,就是現代所說的“人口普查”怎麼會是犯罪呢?更怎會是“大有罪”呢?大衛應該不會那麼健忘,他曾犯過很醜惡的罪,使他痛苦的寫下懺悔詩;雖然蒙神赦免,還是給家庭帶來懲罰,陪上了四條人命。那次,還是神差遣先知拿單警告後,他才悟,才悔。這次竟然是他“心中自責”:自己敏感的承認罪,知道是有“大罪”!
  真箇的有那麼嚴重嗎?是的。這不僅由於大衛的主觀認知,客觀的史實紀錄,也確是如此。看結果吧!“耶和華降瘟疫與以色列人,自早晨到所定的時候…民間死了七萬人。” (撒母耳記下24:15)與歷史事件比較:可拉黨造反事件,一萬四千七百人遭瘟疫而死(民數記16:49)。巴蘭設計“巴力毗珥”罪案,導致神降罰二萬三千人死亡(民數記25:9;哥林多前書10:8)。所以因大衛數點人口遭災而死的,比歷次合計更多,是最高的處罰紀錄。可見其大,可見其重。
  那麼歷史中其他的數點人口呢?聖經“民數記”就是因此得名,其中記載了兩次在曠野數點人口:第一次在西乃的曠野;第二次是在進入迦南地之前,都是由於耶和華的命令(民數記26:1-4, 63, 64)。不過照神的規定,數點的時候,各人要將生命的“贖價”奉給耶和華,就是凡二十歲以外的,每人繳銀子半舍客勒,“免得數的時候,在他們中間有災殃。”(出埃及記30:11-16)這是為了鄭重申明,百姓都是屬神的,絕不容任何人當作私有,自己誇耀:“我有許多群眾”!這正是不少領袖一向所愛作的事。
  其實在十條誡命中,除了首先是宣告神的唯一性,第一禁誡的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記20:3)當然這也包括作領袖的自己在內。以色列建國的首位君王掃羅,之所以遭受廢棄,經手膏立的先知撒母耳,作出明確的解釋:

“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祂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與行邪術的罪相等,頑梗的罪與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撒母耳記上15:22, 23)

  這是最合理的原則,最重要的原則。主僕關係最的基礎,在於順從;如果順從被廢棄了,僕人不再承認其受託的關係,職分就發生了變化,他獨立了,自己作起主來,就等同偶像!當然,這是虛妄的單方違悖,必須遭受嚴厲制裁。
  大衛思想掃羅的前車之鑑,覺悟他行動的嚴重錯誤,知道這不僅是對人的關係;他憑自己的地位,輕易否決壓制了約押的善意反對,到底贏並不就等於對;一意孤行,衹有自己應該負責任。有了這樣的認識,避免了掃羅諉過的可恥表現:掃羅先推他太愛耶和華了,要把美好的戰利品留下了獻祭;又諉之於熱愛民主,以為民意不可違:既然人民的聲音是神的聲音,那還要神啥用?這樣就成為“厭棄耶和華的命令”了。如此就犯了大罪。你既然不聽命,神還要你幹甚麼?
  大衛可不想等事情發展到那麼壞,他誠實的承認:我行這事大有罪了!事情是我作的,不干別人的事,要罰罰我。覺悟,認罪,才可以悔改,錯誤路線止於此,不再走下去。
  大衛在另一詩篇向神訴說:

“求你攔阻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容這罪轄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詩篇19:13)

  這樣,“任意妄為”就是我想怎麼作,就怎麼作。那種態度,就是不順從,是對於主權的挑戰,是造反的苗芽,所以不應該由它發展下去,否則就會成為大毛病,接下去會成為習慣,能夠轄制你,如同肢體枯萎了,神旨意通不過,不聽元首的命令,就成為“大罪”了。
  願主在心中掌權,使我知道徹底否定“我”,否定“我的”,唯獨讓主的旨意成就。
  神的僕人要舉目仰望神:“僕人的眼睛怎樣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樣望主母的手,我們的眼睛也照樣望耶和華我們的神,直到祂憐憫我們。”(詩篇123:2)

翰浦屯宮的故事


大主教烏爾錫

  英國的翰浦屯王宮,坐落在泰晤士河上,原來是屬於大主教烏爾錫(Thomas Wolsey, c.1471-1530)的私邸,絕不寒酸,才敢獻贈與英王,或許嫌其太大,算夠慷慨吧!此公出身卑微,獲英王亨利八世的寵信,湔任英國國教會首職,轉仕首相,權傾當世。威尼斯駐英國的大使寫信報告:如果誰在英王及烏爾錫二人中必須得罪其一,可莫得罪大主教!又說:在幾年前,如果求他辦甚麼事,他會說:“我想,陛下會同意如此作。”又過了些時間,再有事請託。他的答覆:“陛下和我會商酌答應這件事。”後來,找他的時候,他直接說:“我可以辦得到!”最後,當多人參辦他的時候,英王並沒照他所想的庇護他。結果,在莎士比亞筆下,烏爾錫說:“我若以事奉王一半的忠誠事奉神,祂絕不會讓我到這樣面對眾敵,無所倚靠的地步!”權臣專擅,下場如此,可以為神僕人的鑑戒。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