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牧師都是騙子嗎?

殷穎

 

  以近代中國小說史一書,將張愛玲在華文世界中定位為文學大家的美國學者夏志清教授,2013年以九十二歲高齡過世。海內外紀念夏公的文章不斷,其中王鼎鈞先生便一口氣寫了三篇;有一次鼎公與夏志清及幾位友人餐敘,席間鼎公離座時,夏志清冒出了一句“牧師都是騙子”,因夏教授知王鼎鈞為基督徒,故在其離席時才說出此言。夏志清無宗教信仰,但也不宜對基督教所有牧師下此斷語,是否夏老師曾受過牧師的欺騙,不得而知;但基督教的牧師真如夏老所言都是騙子嗎?我們由日常媒體報導中多次得知,基督教的牧師中確有騙子,如數年前一位美國牧師康平,數度聲言2013年某月某日為世界末日,且在傳媒上大肆宣揚,前後皆以槓龜道歉而告終,但人們多半也不會去深究。夏志清並未指出特定對象而聲言牧師都是騙子,卻有一竿子打翻一條船之嫌,令人遺憾。
  但“基督教的牧師真的都是騙子”嗎?其言值得基督教人士的深省與反思。
  首先,我們應知牧師與傳道人亦為常人,而且也都是蒙恩的罪人,與一般信徒並無特殊,保羅甚至自稱為“罪人中的罪魁”(提摩太前書1:15)。教會傳統將傳道人稱為“聖品人”(Clergy),一般信徒則稱為“平信徒”(Layman),這樣無形中已將教牧人員的品格地位推升了;教牧既為教會的領導人,當然應有高尚的品格,為信徒自然的要求,但如一旦發覺教牧也會犯罪,便會十分失望,對其人格會比一般人犯罪更為貶抑,應可以理解。


霍桑


紅字
  美國知名小說家霍桑(Nathaniel Hawthrone, 1804-1864),有本十分著名的小說紅字Scarlet Letter),霍桑寫故事的背景為十九世紀初期的英國,當時一般人的道德觀念頗高,他寫一個老醫生嚮往移民美國,先獨自去美兩年做好種種準備,再回英攜家帶眷同去,但在他離英兩年中,妻子卻與人通姦生下一女,按當時的風俗,這位出軌的婦人衣服上要繡一個紅A字(Adultery即通姦),這當然為十分恥辱的字樣,而婦人卻忍辱負重從不肯透露誰為其姦夫,後為老醫生發現姦夫即其牧師,故思殺之復仇;但這位牧師在漫長的七年中,備受良心的折磨,竟在一個公開場合公然認罪後氣絕身亡,死在他情婦懷中。這便是霍桑以渲染與驚悚的筆法。撰寫的一部奇情小說。
  這位牧師不但是騙子,且犯了嚴重的姦淫罪行,假如在今天,他可能會有不同的結局,因時代變遷,社會道德標準驟降;即使在媒體的報道中類似行為時有發生,教牧犯了姦淫,甚至強姦罪也不會令人驚奇,而司法多半也對姦淫罪行輕判或不起訴(如雙方你情我願),便草率了結。   二十世紀末,美國有兩位知名的電視佈道家(屬同一宗派)各擁有數百萬觀眾,其佈道節目透過電視向全世界播放,無人不曉(台灣也曾播過)。然而這兩位牧師佈道家也都犯了相同的罪行,即姦淫(其一曾嫖妓,另一還有同性戀行為)與貪瀆,二人甚至互鬥,互揭瘡疤,鬧得沸沸揚揚,舉世皆知。其中一人觸法判罪入監,另一位卻在電視節目中向觀眾認罪,尋求人的同情與神的赦免(是否真心,則無人可知)。後來二牧皆為其教會開除,但公開認罪後,其一仍有觀眾支持,自闢節目佈道,又持續了一陣子才在節目中消失(CNN曾有專題報導,名為奉上帝的名In the Name God)。
  無獨有偶,教會的貪腐不僅為西方教會,東方教會也不遑多讓,前不久爆出消息,韓國擁有八十萬會眾的汝矣島純福音教會著名牧師趙鏞基,因貪污(數百萬億韓幣)瀆職被判三年徒刑,五年緩刑,並課五十億韓幣罰金。趙鏞基與純福音教會在過去數十年間出盡風頭,台,港許多華人教會都紛紛前往學習取經。趙牧師也多次赴台,港主持傳道特會,兩地華人教會都對趙牧師極為崇敬,認為他是教牧界的典範人物。事件爆發後各教會極度震驚,神學佈道家唐崇榮牧師認為撒但投資很深,很厲害。難道撒但的投資只限於少數教牧嗎?撒但如吼叫的獅遍地遊行,尋找可舌吃的人,獅子既不忌口也不挑食,教牧固為美食,信徒更是牠的家常便飯,當初連耶穌也被列入了牠的菜單,可惜舌不下去,鎩羽而歸。
  如今已進入二十一世紀,這種事已不是新聞,天主教的神父性侵事件不斷,有些教會還認同了同性戀婚姻,一些同性戀者甚至還可當選主教之類的聖職,不知今夕何夕,教牧與信徒竟能公然違背聖經教導倒行逆施,教會的道德防線早已為撒但攻陷了,這樣,人對神職人員要如何看待呢?
  再回到夏志清所言“牧師都是騙子”,這話雖以偏概全,但他所講的也不是全無道理。“騙”就是撒謊,不誠實,都為基督教信仰的大忌,人犯罪即以說謊開始,而說謊者最後的歸宿,便是第二次永死的硫磺火湖(啟示錄21:8)。
  世上有哪位神職人員終生從未撒過一句謊嗎?所有的神職人員包括傳道人,牧師,主教,神父乃至教宗,千古以來應找不出一個人未曾撒過謊。按天主教的傳統,聖彼得為第一任教宗,他曾當着基督的面詛咒發誓,三次不認主(馬太福音26:69-75),那不就是欺騙嗎?另外他也曾無意中騙過人,且載之於聖經,保羅曾指責彼得偽裝與外邦人隔離,是因怕受割禮的猶太人說他的閒話;原本他與外邦人共餐,但看到猶太人來了,便假裝與外邦人割席,保羅直指這是不應該的(加拉太書2:11-19)。彼得在這裏沒有以口說謊,但行為卻是欺騙,這根本違背了基督的正當教義。這是一個活生生的傳道人(聖品人)迫於現實作騙子的實例,也是一個標準的傳道人撒謊的慣例,因為怕得罪某些教友,寧可違背良心而講一些假話或偽裝,“是不得已也”。十二使徒中的大弟子都淪陷了,遑論其餘,所以牧師說謊的機會恐怕比一般平信徒更多一些,夏老言之有理,“牧師都是騙子”。
  其實,騙子的例子還輪不到彼得,基督時代最大的騙子集團是當時的法利賽人與律法師,主說:“你們律法師也有禍了!因為你們把難擔的擔子放在別人身上,自己一個指頭卻不肯動。”(路加福音11:46)
  對行為不良的傳道者,主有獨特的看法:

“那時,耶穌對眾人和門徒講論,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馬太福音23:1-4)

在這裏基督為我們(特別是夏志清教授)解決了一個難題;牧師在講台上所講的,自己不能實踐或是故意犯罪(如美國二位電視牧師),這樣,他講的道能聽嗎?還有用嗎?主軌釘截鐵地說,只要這些騙人的傳道人,牧師講的是聖經上的真理,不能因他個人的行為而使之道失效。記得那位電視佈道家的醜行揭露後,曾因他們的講道受感而歸主的人都十分困惑,不但質疑他的講道,也懷疑他們施行的洗(浸)禮是否有效。主已在聖經中回答了這個問題,教牧所講道與施行的聖禮是神的話和神的聖禮,講道與施洗(浸)者是代神執行,執行者是聖潔或污穢,影響不了神的道與聖禮,聽者與受洗(浸)者因基督的寶血得救,與講道及施行聖禮的人無關。牧師個人的行為如騙了你不了緊,寶血的救贖仍有功效。實際上,我們在此世根本找不到一個完完全全聖潔的人(包括牧師)。
  “牧師都是騙子”此話可能不假,但他若真的“騙”你信了耶穌,這種“騙”的結局也很好,雖仍覺得有些遺憾,但他“騙”人得救重生卻是真的。可惜在紐約地區沒有一位牧師能“騙”夏志清信耶穌,得到永生,還是頗令人遺憾的事。
  不論夏老之言是褒或貶,牧師與傳道人都應自省,保羅說的好:

“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林多前書9:27)

這句話與夏老之言,都值得傳道人深刻警惕與反省。

補記

  我寫此文是因讀了王鼎鈞先生世界周刊專欄中的記述,他由夏志清教授生前之言,而引發我寫此文之動機。他擔心此文會引起一些人的誤解,或對夏公令譽有損,而致函要我謹慎處理此稿。但我文中並未對夏公之言有異議,反覺其言對教牧自我反省有益。初稿投教會二種刊物均被拒,再投北美世界周刊,該刊物之常主編表示:文很精采,但她無膽刊登。後投世界副刊,編者來函要刊登並要求勿再投其他刊物。但鼎公顧慮夏公新逝,不宜以其片言而導致議論。為尊重鼎公所慮,因函世界副刊要求撤稿。如今夏公逝世已兩載,夏公當時所講或為戲謔語,我卻視同諍言,認對教會應有積極與正面效用,因收刊本書中,用以自勉,亦為教牧同工共勉。至盼鼎公能鑒而諒之。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