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我的空中花園

靈犀


  從小就很羡慕那位皇后,有那麼一位寵愛她的皇帝,給她在無綠洲水草的城樓上,建了一個空中花園,讓她在其中巡遊而減低其思想之苦。可惜這世界七大奇觀之一巴比倫的空中花園未能有機一睹,因這已不存在的世界奇觀只令人嘆息!
  七年多前的冬天,風雪中我從芝加哥搬到紐約來工作,所有的行李,傢俱都順利到下,可惜的是幾盆心愛的花在搬運途中給凍死了。只剩下一盆我抱着上飛機的“蟹爪蘭”仍然好好地活着。
  這些年,這盆花隨我放它在家,或搬到辦公室,它老是靜靜地承受這一切的改變,有時一年偶爾開兩三朵花,不管我多細心施肥,換泥,它卻依然故我!
  那位老牧師種了一盆Christmas Cactus,放在窗口上,它和我的那盆相似,也是蟹爪蘭的一種,她不理不睬,不施肥也少淋水,在聖誕節前卻開了滿樹花,我真羡慕得不得了!我揀了它掉下來的一片葉帶回家去種在盆裏,期望也有滿樹春華的一天。

  我的辦公室內有一盆非洲紫羅蘭,是前任秘書留下的,我將它重新整理了一下,每天控制氣溫約華氏65度(或攝氏18度),像照顧嬰兒一樣,把百葉簾的光斜射到它身上,繁殖了十多盆,分給了許多愛花之人,今年又種了八盆新的,都長得挺好的。

  朋友曾醫師,很會跌打療傷,他也養鳥種花,我去看手傷後,他送了我一盆“指天椒”。這指天椒好神氣個個都是“朝天闕”的倒立椒樹梢,挺拔而光鮮。嫩的微紫色,然後,略白色,再就粉白,然後淺黃,橘黃,紅色而大紅。每一輪椒的生長期早晚不同,所以這一樹指天椒有不同的高低位置,大小尺寸,顏色變化,我好喜歡細細地觀賞,尤其看那小小的花落,花蒂成果,成熟可供觀賞或食用。

  我在植物公園買得一棵像藍草的植物,只有葉子沒有花,但這葉子似心形,有白有綠,又會長出一些鬚鬚往下墮,放在高高的地方真好看,因為它很“嫵媚”。哦,我還有一枝Ivy(長青植物),我把它放在一個透明的圓形玻璃缸中,它隨着玻璃圈長得蠻好看的,因為玻璃罩着它,所以它的形態,顏色經過光線之折射而特別動人。


紫羅蘭每盆都樹頂開花十幾朵


大的一盆蟹爪蘭開三十幾朵,
小的一盆十幾朵

  最近,我把這些寶貝花都搬回家來,唯一可放的地方就是我的洗澡房,那日光正好可照顧我的花花,想不到這一搬遷,每日數小時的日照,空氣流通,三個多月下來,我的八盆紫羅蘭,每盆都樹頂開花十幾朵,大的一盆蟹爪蘭開三十幾朵,小的一盆十幾朵。那指天椒多的採摘不羸,只好留下作“乾辣椒”。我每天早晚都來看看剪剪我的每一盆花,感謝造物主給它們的顏色和生命,讓我能在這小小的室內享受我的空中花園,賜給我無人能給的欣喜和快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