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姓名團團轉

黃彥燊

 

  我曾經看到一個十分奇妙的字,它是香港一個地方名,叫“列拿士地台”,位於香港半山,接近中環至半山的登山電梯那裏。香港的地名大多是通過音譯而來,例如砵甸乍街,就是從“Portinger”繙譯過來;又例如堅道,也是由“Caine”這字音譯過來。“列拿士地台”的名字也是一樣,英文是“REDANXELA TERRACE”,有見過這個字嗎?會唸這個字嗎?相信這字很難發音吧!而且這個字不管怎樣唸,也唸不出“列拿士地”的讀音。想知道是為甚麼有這字嗎?可能在這世界上已經沒有人可以告訴你是甚麼一回事了,但是,在“故事重組”的思考下,事情可能是這樣的:

這個地方名本來應該是:“Alexander Terrace”,當年負責製造路牌的工人是不認識英文的,一時錯手,把名字“ALEXANDER”的英文拼字次序反過來造,結果便成了“Rednaxela Terrace”。

工人們沒知識沒辦法,但最值得詬罵的是當時負責繙譯的官員,竟然不求甚解,胡裏胡塗的就把街名譯作“列拿士地台”了。我的媽呀,高官們,多些出來走走,看看民間疾苦,不要老是坐在辦公室裏了。你相信這是事實嗎?如果不信,可以馬上到網上查查香港的地圖,以“Rednaxela”或“列拿士地台”都可以找到。

  官員們坐在辦公室裏面作威作福,草菅人“名”的例子屢見不鮮,在我身邊還有兩個實實在在的例證:

  有一個朋友,他的英文姓氏很奇怪,姓Dar,與他的中文姓氏“謝”完全不符合。朋友問他為甚麼會這樣,他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因為祖上幾代都是這樣拼寫,他也照跟不誤。後來有好事者為他百般推測,“故事重組”,結果有這樣的說法:

這位朋友的祖上幾代來到香港,要到當時的人民入境事務署登記身分證。那裏的公務員一向官威凜凜,盲字不懂的小市民站在他跟前,早已雙腿發抖,有點魂飛魄散,那裏敢大口吭氣。我們那些公務員口裏叨着一根香煙,懶洋洋的坐在靠背椅上,架起二郎腿,左三搖,右四擺一會兒,才開腔問:“姓甚麼?”小市民答:“姓謝。”官問:“哪一個謝?”小市民怯懦着說:“多謝的謝。”官兒坐直一點身體,取下口中的香煙,拿起筆來:“是多謝的謝嗎?”口中這樣說着,手中卻不經意地寫上“多”字的英文拼音,而且還是不太準確的拼音Dar。

結果Dar先生數代下來都是姓這個別出心裁的姓,最近他的兒子也長大了,不久就會有另外一位Dar夫人出現了。

  幾年前我在內地的一家工廠工作,負責管理行政,還兼帶領一隊保安員。其中一個保安員的名字很有趣,叫“馬春爛”。會不會他的父親替他取身分證的時候,告訴幹部是“燦爛的燦”,而我們那位幹部卻又不經意地寫成“燦爛的爛”呢?後來經過這名“受害人”親口承認,事實真的是那樣。他父親因為不認得字,當時不知道出了亂子,後來經別人解釋才知道闖了個不小的禍,但也祇好嘆一句:“沒辦法,孩子也祇能‘春爛’一輩子了。”

後記

  朋友讀罷拙作,寄來了一個團團轉的故事:

某個新來的老師到小學一年級班裏代授課。她先唸名字發作業,當發到一本上面寫着“林蛋大”的作業簿時,連喊了幾聲“林蛋大”,居然沒人舉手。她很生氣,然後就把作業簿放一旁。等到所有人的作業簿都發完了,她便問有誰沒有拿到作業。這時,果然有一名小朋友舉手。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叫甚麼名字呀?”老師生氣的問。
“知道呀,我叫‘楚中天’!”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