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那一汪濃郁的色彩

音凝

 

  費城(Philadelphia, PA)的春天頗像故鄉北國,一個長長冬季裏埋藏在冰雪下的花草,都一齊鑽出來,一片鮮艷的彩色立刻塞滿了人的眼睛,家家門前鮮綠的草坪上都燃亮了一簇火紅的杜鵑。我居處的後園,剛剛遷入時還是滿地荒草與一架枯藤,經我花了一個上午整理,才露出枯葉底下的嫩綠,但不消幾日,這荒涼的後園便整個改觀,一架葡萄,三株小桃,以及各種植物都用深淺不同的綠色出現了。此後大批大批的花朵便不斷地綻放,桃花,杜鵑,蝴蝶蘭,玫瑰,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輪流地展出,春風吹過,便落下一陣花雨,到最後那兩排玫瑰綻開了一片花海,紅的,白的,黃的…記得在臺北時,院中植的幾株玫瑰,要小心翼翼地服侍,不斷地施肥,除蟲,剪枝,澆水,才會開幾朵花,而現在後園的這片玫瑰花,我簡直沒有理會它們,但卻豐收了這一片美,以至每當我站在這片玫瑰花前的時候,心中便不免泛起一陣不勞而獲的歉疚。
  不久前有朋友邀遊費城的長木公園,據說這座龐大的植物園,收集花木之多,為世界之冠。我們在一年中最美的五月造訪了這座在費城市郊的大花園,長木公園為美國杜邦公司所建,而捐獻給國家,公園之設備管理極為完善,其經常之維護費用,仍由該公司負責,免費供遊客觀賞,並免費供給行動不便者以輪椅,及嬰兒用的手推車。公園內按植物的性質分成許多不同的花園,園中有天然的湖水,也有人工的意大利式噴泉,每一個花園都有它的特色,迎向你的是一畦畦,一塊塊炫目瑰麗的色彩,許多花都是罕見的品種,種植在一條條長方形的花圃裏,乍看上去好像用刷筆整齊地塗上去的一塊圖案。遠遠望去幾乎使人不相信那是真的。

  由公園入口迂迴一個大圈子,才到達那座高聳巨大的玻璃花房,花房中又另有一個世界,各種奇花異卉燦開成一汪鮮艷的水彩,一眼看去以為到了塑料花店,但用手觸摸一下才知道是真實的鮮花。屋中高大的石柱與牆壁都長滿了爬山虎,各種奇幻的顏色使你眼花繚亂。每一間花屋培植着一種特別的花卉,有一間專養蘭花的花房,使我誤以為進了士林的園藝所。也有各式的中國盆景,布置都巧具匠心。隨着不同的花房,氣候也各異,每一房中都有精密的儀器控制氣溫。因之由寒帶,亞熱帶到熱帶的植物,你可在極短的時間內一起欣賞。一下子看到了臺灣的各種植物,如同到了寶島。一下子又看到熱帶沙漠上美麗的仙人掌,在這個龐大的花房內走一周,等於參觀了世界各地的植物花卉。

  長木公園的特點是色彩濃郁,而且濃得化不開,使你一進去便迷失在顏色的世界裏,好像讀一篇富麗的駢體文,堆滿了華美的詞藻,甚至使你看了有脹得膩膩的感覺。記得在加拿大參觀過一個園藝學校的花園,他們用各種顏色的花剪裁種植成不同的圖案,美是的確很美,但太多工藝的味道。我道經日本時,參觀過東京的幾個公園,花卉都極少,只是一片純淨的綠色,而以亭台,曲徑,小橋,流水的布置取勝,有濃厚的中國風格,如國畫中的山水小品,感覺又自不同。而長木公園的花卉則是標準的美國作風,太多的儀器控制,人工多於天然,而且是大量的生產,濃濃的一片紅,鬱鬱地一抹黃,鬱鬱地一塊紫,塞得你眼睛都容不下,正如你進了美國的超級市場,觸目都是大量的各色食品一樣。長木將一切奇異鮮活的色彩都一次呈現給你,當我遊罷歸來時,這太多的色彩久久留在視覺裏,像吃了過量的美味一樣,很難一下子消化掉。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