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奧古斯都和羅馬帝

史直

 

  古羅馬,史記稱它為“大秦”,是譯音,確有根據。
  上古時代,地中海沿岸的居民通用希臘語和希臘文字。羅馬人的拉丁文於公元前一世紀的前後才完備了。那個時代以前的事祇憑口傳,而無當時的文字記述。
  在拉丁文形成以前,相傳公元前五百年以後共有七王。其中第五和第七王名Tarquinius。父子兩人統治古羅馬約半世紀。顯然“大秦”兩字是取其譯音。


凱撒

  凱撒(Julius Caesar, 100BC-44BC)和奧古斯都(Gaius Julius Caesar Octavianus, 63BC-14AD, 簡稱Augustus)要明確的分開。莎士比亞巨著中的“凱撒大帝”一悲劇翻譯人只取了主角的姓,將名字省略了。繼任的皇帝奧古斯都乃是前任凱撒帝的外孫,所以他承襲了前任皇的姓名作了他自己姓名的一部分。此後“凱撒”便成為羅馬皇帝的尊稱,好似稱呼“陛下”一樣。基督教的聖經裏面凡提到羅馬皇帝的時候總忘不了加進“該撒”(凱撒)。例如路加福音二章1節或三章1節。寫這卷書的路加是位醫生,學者,羅馬人,書又寫於暴君尼祿的時代,不會甘冒危險將皇帝的尊稱給漏掉了。直到第一次歐戰,德國和奧匈帝國的皇帝仍以“凱撒”稱之,帝俄亦同。
  公元前五世紀拉丁民族一向散居在意大利半島過着部落社會生活。不幸地中海的各海島之間時常發生戰事,人民乃移向意大利半島。語言和習慣的不同造成許多摩擦和爭執,如同素來平靜的湖水掀起了波浪一樣。不久有北方的武裝移民和鄰近的馬其頓人來犯。繼之,北非洲的迦太基人為爭奪附近的制海權便發動海陸兩軍對羅馬作了鉗形的攻擊。在縮小包圍的景況下,雙方戰爭僵持了八,九年,終於被以逸待勞的羅馬人打勝了。
  戰爭的折磨使一向淳樸的拉丁民族變成矯健的勇士。東面的馬其頓人和敘利亞人加強聯盟,並準備去征服埃及。對於戰爭敏感的羅馬人這是件不能容忍的事。羅馬先發制人,終獲勝利。
  經過了近四百五十年的大動亂,羅馬帝國的江山總算在凱撒帝的時代奠立了基礎—西至西班牙,北至英國各島及德國邊境,東至波斯和高加索,南至北非沿岸。疆域之廣和國勢之強只有前期馬其頓人亞歷山大,或後來蒙古四大汗國的兩個龐大局面可以與之比擬。
  俘虜是征服者的戰利品,羅馬帝國也不例外。俘虜反抗壓迫,社會便不安寧。某次用十字架苦刑處決了數百奴隸。征服戰爭帶來的財富使生活奢侈荒淫,和道德淪亡了。雖然在國家昇平之時,內部卻爭奪不已,放逐和暗殺,在皇親貴族間頻頻發生。至於好的方面也有:例如美術,建築的發達,共和民主和法治精神的建立等。直到凱撒時代由人民賦予了他特權以後,政治制度才有了改觀。


維納斯石雕像

  凱撒沒有他繼任皇帝奧古斯都的運氣好。他在短短地五十八年的歲月之中,婚變兩次,大半時間又過着戎馬的生活。等到五十多歲才將一切政敵打倒。方集軍政大權在一身,只因好大喜功,重革新,除貪污,操之過急,被同僚們懷疑他是個野心勃勃的獨裁者。結果被刺倒在其生前政敵龐培大將石像之前,身被創傷二十三刀。
  奧古斯都由凱撒一手提拔起來,是凱撒指定的承繼人,那八面玲瓏的個性,很得元老們的歡心。史學家形容他是個循法理而明是非之人,只是他的一生為家庭間的那些骯髒事不勝其累。
  奧的母親是凱撒的外甥女。凱撒兄妹出身貴族,祖先出自朱麗亞一系,這一系被認為古羅馬貴族中至貴的。原因是在若干年前某一輩的老祖母就是羅馬神話中的愛神維納斯(Venus)。據說維納斯原是半仙之體。她的裸胸石雕像是人人所熟識。多年前我經過巴黎時曾在羅浮宮博物館看過它一眼。世間石像的傑作多得很,怎會叫這已斷了臂的維納斯石像出了風頭呢?


奧古斯都

  奧於凱撒被刺後便做了羅馬的皇帝,他登基時年方十九歲,在公元前44年,正為我國西漢末年王莽一干人發動篡漢陰謀的時候。
  奧古斯都字義是“偉大”“莊嚴”,是羅馬帝國的元老們決定賜給他的名字。
  奧幼年喪父,由繼父撫養。成人結婚之後不久便與妻子仳離,另與里維亞(Livia)結婚。他的前妻生得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名叫朱麗亞,由奧領養,在宮中長大,結過三次婚,性情淫蕩非常,終迫得她父親下令把她放逐了。
  奧的妻子,美麗,兇狠,野心勃勃,想叫她與前夫所生的兒子提庇留(見路加福音第三章1節,原名Tiberius Claudius Nero)承繼大統,不惜把奧心目中屬意做繼承人的外甥毒死。後來她又把朱麗亞的第二任丈夫毒害了,而奧卻愚不加察,任其而為。
  奧與里維亞未生得兒女,到了老年,親信中只剩下提庇留是最可靠最有資歷的一個。雖奧衷心看不中他,但違拗不過他妻子里維亞的執拗,只有順水推舟地答應了。
  奧古斯都是個承前啟後使羅馬帝國發揮最大光輝的皇帝。他熄滅的戰爭的火焰,取了獨裁與民主自由的中間路線,使國泰民安,東西南北的“藩屬”人心歸向,駐在各方的羅馬遠征軍不再是佔領軍,乃是守衛和安靖地方與司執法任務的軍隊。羅馬帝國人民幸賴他才享受了五十年昇平的日子,是以前所未見的,也是以後所無的。
  奧古斯都也將基督教的歷史揭開了新的一頁。
  倘若不是他下令叫天下的人民(見路加福音2:1)—天下應作羅馬帝國,而實非天下—來報名上冊(普查戶口)耶穌的父母應不會在寒風刺骨的冬天從猶太北部的拿撒勒城向南走七十多英里的路來到伯利恆城的一家馬棚之中,因為當時旅店中已擠滿了人,夫婦兩人無處可以棲身。拿撒勒屬猶太王希律安提帕的管區,伯利恆一帶是羅馬巡撫的管區。登記要向羅馬巡撫管區去辦,況且耶穌的父母都是大衛一支派的人(直系血裔),所以必須回到所稱“大衛之城”的伯利恆去登記。

  耶穌實在是和平的君,救世的主,倘非祂的誕生,今日的世界,特別是西方的國家,還陷在黑暗的深淵裏和停留在瘋狂時代中。宗教改變了人性,賜予人們以希望和安慰,給人類帶來了曙光,與一般用暴力推行的政治思想,完全相反。
  若是沒有奧古斯都下的命令,也許耶穌不會生在“大衛之城”中,先知彌迦的預言也不免成了“懸案”,而當日千里迢迢來朝聖的三博士必然失望而去。
  奧古斯都享年七十七歲。一天,他在宮中忽然倒在他妻子里維亞的懷中,悄然和她永別。羅馬皇帝中得善終的少,能“壽終正寢”的更不多見。
  聰明絕頂的里維亞終如願以償地見到她與前夫所生的兒子提庇留接了皇位,時在公元15年。耶穌在三十歲開始傳福音,恰為新皇統治羅馬帝國的第十五年(見路加福音第三章)。羅馬史與聖經對照,年代正確無誤。
  1977年九月在內蒙古發現鑄有Octavian字樣的金幣。這是公元前27年奧古斯都帝所訂立的年號。公元前一世紀漢武帝時張騫曾通西域,結烏孫。相信當時敦煌等驛站已經成了對外通商的要隘,雖然石洞在公元二世紀才開始興鑿。光武中興後,東漢時第二代皇明帝派遣班超再度通西域,時在張騫時代之後約一世半。西方史記述張騫通西域之後曾令專使到安息(Parthia),即古波斯國的一部分,也是羅馬帝國最東方之邊境。羅馬商旅第一次到洛陽在公元166年。
  繼承奧古斯都的皇帝提庇留(42BC-37AD),是他的養子,是皇后與其前夫所生的。後來他娶了奧古斯都與前妻所生的朱麗亞,等於和奧古斯都親上加親。朱麗亞做提庇留的妻子是第三次出嫁。提庇留本來已婚,且兩相恩愛,無奈奧古斯都下的命令難違,不得已才與妻子離異後娶朱麗亞。天下哪有這麼荒唐的事?
  奧古斯都的妻子,也是提庇留的母親里維亞繼續做羅馬皇帝的幕後人,操縱她兒子的國家大事。生活在這種宮廷環境之下的提庇留大半生中過的是鬱鬱寡歡的生活。等到他母親里維亞八十四歲壽終,便大過放浪形骸的生活,十年之間半理政事地在地中海的羅馬別墅中作穿梭式的巡行,過着海上悠哉遊哉的生活,終被人謀殺,窒息而終。
  接位的是提庇留乃弟的孫子卡利古拉(Caligula, 12-41),患有神經病,浮華奢侈,幾乎挖空了羅馬的國庫,做了四年皇帝便被人謀殺了,他的妻子和女兒同時遇難。
  皇叔革老丟(Claudius, 10BC-54AD)接位。他有先天上的缺陷,口吃,少年多病,性情狐疑多變。只做了十年皇帝。沒甚建樹。即有,也只能說有平定英國之亂的一功。所以今日英國人取了他的名字者不在少數。革老丟一時痛恨猶太人,便由羅馬城逐了他們出去(見使徒行傳第十八章2節)。可嘆他天性懦弱倒討了兩個妻子,等於作繭自縛吃盡了河東獅吼的苦頭。一個妻子卻是他侄女,潑辣兇狠,曾把第二任丈夫毒死以後便嫁了革老丟,只圖將她和第一任的丈夫所生的兒子尼祿扶上皇帝的寶座。等到她見革老丟老而不死,便不耐等待,一不做二不休,下藥把他毒死。


尼祿

  凡看過暴君屠城記那影片的對於尼祿(Nero, 37-68)血腥的一生不會陌生。他差人放火燒羅馬,卻嫁禍於基督徒,當時慘死於他魔掌的何止千百?耶穌最信托的門徒彼得是羅馬城基督徒的首領(Bishop)被尼祿釘了十字架,而且是頭朝下腳朝上倒釘的,對待一位上了七十歲年紀的人何至如此殘酷?事發生在公元64年。過了三年多,又有一位周遊地中海各地傳揚基督教的保羅被害。保羅出生於猶太名門,卻是羅馬公民,受的是希臘式教育,精通地中海各國文字,羅馬法,哲學,猶太文學和歷史,是個基督教史空前絕後的人才。他每經過當時文化之都的雅典便與當代哲學界權威的群儒們舌戰。他不但建立了基督教的中心思想,對於人生倫理觀念許多地方與我國孔孟兩大賢的學說相去不遠。倘若尼祿早死一年,保羅也許不至受害。

  1960年代,我到過羅馬兩次。一次特選一個觀光路線看了猶太人的墳場。猶太人相信復活之說,所以屍身都完好保存。經過了尼祿時代之屠殺和歷史上多次的變亂,如今墳場卻是空空如也。墳由山上向下掘,整個墳場由砂岩石層掘出,洞分三層,可容上千的屍體。到了中間一層可通四面八方,若沒人領導,準會迷了路。裏面沒有電燈,大家用手電筒照着,看了約半個鐘點,一路陰森森地,只想早一點出來。導遊人說:在尼祿大屠殺時期有數百基督徒和猶太人在此避難三個月。
  尼祿的殺性連那苦心孤詣扶他做皇帝的母親都未放過。等到惡貫滿盈的時候,他的屬下反叛了。第一次不成功,卻枉死不少親信,等到發動第二次的時候他自知挽救無望,遂仰藥而終,真是天理昭彰,因果循環。
  尼祿死後羅馬帝國來了一次大動亂,四方的軍隊統帥們爭奪皇位。韋帕薌(Vespasian, 9-79)本是羅馬軍近東區的大將,庶民出生,只一回合便在軍事和政治兩方面取得領導權,進入羅馬接做皇帝,時在公元69年。他的兒子提托(Titus, 39-81)在近東接了他的軍職,平猶太人之亂,竟把耶路撒冷夷為平地。今日在羅馬城裏有他的紀念坊一座。後來提托繼其父做了羅馬的皇帝。聖城的毀滅對於猶太人是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正應驗了耶穌的預言說,耶路撒冷聖殿的石頭將來沒有一塊不被拆毀的(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2節)。羅馬士兵為了尋找金子,才不憚麻煩逐塊的石頭來察看。耶穌的預言終於應驗了。
  此後耶路撒冷荒蕪了約五百年,直到伊斯蘭教徒在建寺尊為聖城,才逐漸繁榮起來。約五百年後,十字軍佔領,旋被伊斯蘭教軍奪回。又過了約五百年耶路撒冷由奧吐曼(Ottoman Empire)軍佔領,直到第一次歐戰英軍佔領。除了末次的四百年,每次的大變動都是五百年左右,算是巧合。
  不曾到羅馬和地中海一帶去看古羅馬的遺跡,便難以想像到羅馬人當日的氣派。祇以那距羅馬遼遠的英國而論,羅馬遺址今日還保留了二十五處。
  今日看羅馬城,觀光人的興趣都集中於那“城中之城”的梵蒂岡(Vatican)。至於教堂和多神教時代留下來的廟宇,加上有名的古堡大小一共四百多處,看也沒法子看個遍。在遊羅馬之前,先讀一點羅馬史,所見所聞必然把你帶到一個較深的領域之中。另一方面看那些古跡堆的殘柱敗石頹垣,又老又舊的街市,大理石似乎也沒有甚麼價值了,建築物永遠是灰黃色的,好多窗子還鑲着漆黑或者生了鏽的鐵柵,使人意味着這個古老之城,曾經歷過羅馬人最光輝的歲月,也曾渡過一些陰晦悲慘和恐怖的日子。帝王的富,淫,驕,奢,英雄戰士的血汗,基督徒和奴隸們的血淚和性命,在羅馬歷史中互相交織着。
  暴君尼祿被除之後,羅馬的新帝和貴族們的覺悟似乎祇是曇花一現。十年以後,羅馬鬥獸場(Colosseum)完成。在這裏曾經有人與獸作生死鬥。在羅馬人的節日,一天可鬥死好幾百人—武士,奴隸,犯人和基督徒…


羅馬鬥獸場(Colosseum)遺跡

  我那次遊羅馬曾緊隨導遊員在他的背後傾聽他侃侃地解述羅馬史。那天陰雨,我曾站在鬥獸場看臺的第一階上,似乎聽見八萬觀眾在獅子將人撕碎的剎那歡呼的聲音,又好似聽見無數的冤魂在空中哭泣。
  兩世紀以後內戰使羅馬帝國一分為二。東邊的一半以君士坦丁堡為京都(今日的伊斯坦堡)。
  但是西羅馬的人依舊在貪安逸,講享受,酗酒狂歡,浮華淫亂,家庭制度解體,社會道德破產,立國時期吃苦耐勞和愛國的精神俱已消失。那“言而有信”“高風亮節”羅馬人應有的精神(莎翁在凱撒大帝那悲劇中描寫羅馬人在凱撒的時期以不失信,重氣節自豪,並以此為標榜。)都已消失無蹤。
  西羅馬人並未因君士坦丁皇帝做了基督徒從厄運中挽救過來。等到他去世,內戰又起。北面的蠻族(包括匈奴)來襲,羅馬軍隊大敗,如秋風掃落葉。敵人便長驅直入,羅馬城被毀,西羅馬也完了。短命的西羅馬帝國,如同中國的東西兩漢相加一樣,不過四百年,且發生在同一個時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