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平安夜

余卓雄

 

  有一首聖誕歌流行大江南北,在夜班的火車上,在四星級的大酒店以至小巷間的食店,你都可以聽到它的旋律從卡拉OK,收音機中傳出來,這首歌就是無人不識的“平安夜”。噢,我幾乎忘記有些音樂盒子,也少不了這首曲。
  “平安夜”的流行,在中國比在西方更令人陶醉,它早已超出了聖誕歌的領域,在大地回春的時候唱,在炎日當頭的季節也唱,在落葉蕭索中與秋日相和,也沒有人感到不合時宜,也許他們根本不知道“平安夜”的背景和意義。
  其實,要唱就唱,那就是合時,是一首好歌。“平安夜”的調子帶給人一種美麗的傷感,它那簡單的旋律,誰都能一學即會,像那首“生日快樂歌”一樣。一曲乍起,人的血壓馬上降低,進入一個動中思靜的世界,在緊張中鬆弛,在追逐中休息,在繁俗中甘心樸素,在戰爭中望見和平,使仇恨分為愛,在短暫中感到永恆…這樣的歌,如果只等到聖誕才唱,那實在是一個浪費。
  歌能抑制社會的怒氣,變為祥和,“平安夜”有一股平淡幽美的力量,呼喚良知的蘇醒。沒有人愛的需要愛,願意愛的人把愛與別人分享,浪子想回家,老年人振開雙臂,擁抱夕陽,“平安夜”有這樣的魅力。
  不知在何時開始,聖誕前夕被稱為“平安夜”,這是一個新的冠號。“平安夜”的原詞是“靜寂的夜,聖善的夜…”(Silent night, Holy night),描寫耶穌在伯利恆的降世: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Round yon virgin mother and Child.
Holy Infant, so tender and mild,
Sleep in heavenly peace,
Sleep in heavenly peace.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Shepherds quake at the sight;
Glories stream from heaven afar,
Heavenly hosts sing Alleluia!
Christ the Savior is born,
Christ the Savior is born!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Son of God, love's pure light;
Radiant beams from Thy holy face
With the dawn of redeeming grace,
Jesus, Lord, at Thy birth,
Jesus, Lord, at Thy birth.

平安夜,聖善夜,
真寧靜, 真光明,
光輝環照聖母聖嬰,
聖潔嬰孩純真可愛,
靜享天賜安眠,
靜享天賜安眠。

平安夜,聖善夜,
牧羊人,在曠野,
看見天上榮光照下,
天軍齊唱哈利路亞,
救主今夜降生,
救主今夜降生。

平安夜,聖善夜,
神子愛,光皎潔,
這是救恩黎明光芒,
救贖恩典降臨四方,
主耶穌今降生,
主耶穌今降生。

  1818年聖誕前夕,在奧地利二十六歲的青年神父莫爾(Joseph Mohr, 1792-1848),在一個信徒家中看了一集聖誕劇的演出,心中甚受感動。當晚在月色下散步於白雪皚皚的阿爾卑斯山,靈感澎湃,半夜回家就寫成了這首歌詞,第二天交給好友,琴師格呂伯(Franz Gruber, 1787-1863)作曲,真想不到它成為一首流傳天下不朽之歌。


Joseph Mohr

Franz Gruber

  小時候,在廣東鄉下過聖誕,那是十分東方式的,平日我母親不給我們孩子任何零食,唯有在聖誕大開食戒,家裏有又紅又大的廣柑,其汁如蜜,還有花生,糖果,晚餐桌上當然是豐豐富富的一大餐。
  聖誕前夕,我們也不用守平時的宵禁,可以挨到半夜。我父親帶領一家人在燈下祈禱讀經,特別為中國抗日勝利祈求。到了半夜,我們才拖着疲乏的身體上床,但是精神似乎愈發興奮,因為再過一會,教會的唱詩班就要來“報佳音”了。
  “報佳音”的傳統,是接續第一個聖誕夜半,天上有天使唱歌,報告耶穌要在伯利恆降生那一回事。教會的詩班結隊去到教友家的門前唱,屋裏的人也以歌回應。
  聖誕日回到教會,聖誕樹上的小蠟燭早已點亮,崇拜慶會的人陸續到來,好不熱鬧。我七歲的那年,在聖誕慶會中和比我大一個月的表姐一同唱歌,上了講臺,我害怕得啞口無聲,臺下笑聲哄起,我母親急忙把我接下來“光榮撤退”,留下表姐一個人獨唱。
  聖誕節日的神聖氣氛,如同“平安夜”那首歌,帶給人一種瑰麗安祥的感覺,不進教堂的人,都想到應時敬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