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蘇軾悼亡詞

天涯過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


蘇軾畫像

  十年雖不算短,因生死相隔而引起的朝思暮想,這時間似乎被拉得更漫長。杜甫詩云:“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兩茫茫”點出陽關,陰府歧路,生死互不相通的悲哀。正面去看,“不思量”和“自難忘”意義似乎是相反的,其實對死者的憶戀,已到了揮之不去,欲罷不能的地步。這苦思的悽婉,用“不思量,自難忘”六個字表達,是最貼切的。而“兩茫茫”也不是真的,還有在夢中見到的機會啊!但不能忘懷的現實是“千里孤墳”。“千里”道出空間內何等遙遠!“孤墳”說出在感情上何等寂寞!這生死暌隔產生的淒涼,又從何處說起呢?作者悼念亡妻之情,躍然紙上。
  作者在這裏姑且作一假設。縱使和縈繞夢魂的她,偶然會面。十年的歲月飛逝,自己為俗務奔馳,風塵滿面,蒼老得多,年華早逝,鬢髮變白。愛妻又怎能認得出這漸趨遲暮,久歷風霜,煙塵遍蓋的人啊!
  於是神魂隨縹緲的夢,追回到新婚時的旖旎風光。“忽還鄉”的“忽”字現出無限的驚喜,是意想不到的。“小軒窗,正梳妝”顯露出魚水之歡的溫柔和甜蜜。回憶起來,恍如隔世了。“相顧無言”已隱含着往事不堪回首之意。“惟有淚千行”已取代了千頭萬緒,不能盡說的淒涼。這是可以和蘇軾另一首詞中兩句相照着:“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死者有知,當然了解作者蒼涼,落寞的心境。
  幽夢醒了,回到殘酷的現實:是千里之外,“十年露冷松林月”長照着這靜寂的山崗。十年來,日日夜夜,怎能不教人思之腸斷。而以後的悠悠歲月也是如此,直至作者本人同歸於這蒼茫大地而罷。此詞寫作手法,不是賭物思人,而是觸景生情,無處不真實,無處不自然,寫生離死別之痛,淋漓盡致。
  蘇軾精於詩,詞,文三絕,是中國文壇巨星。坊間“蘇小妹三難新郎”一類通俗小說,有所謂他作的文字遊戲,是近人杜撰,有失他的身分,只可供販夫走卒,婢女傭婦自娛。我們要引他的文句,自有宋史,東坡文集在,不必旁鶩。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