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繁星之夜

吟螢

 

  星,在天上。
  我,在地上。

   我默默地接受着星星們用了幾千年才給我䀹亮了的眼睛。而我只用了一秒鐘,便回敬了它們一個悒鬱的眼神。不,我不欲使它們傷心,它們已經等待了無數個漫長的世紀了啊!我歉然地回報它們一個微笑,而當這個微笑傳遞到那遙遠的星球上去的時候,我將早已從這個地球上消逝了。那將是一個孤獨的,永遠的微笑了。想到這裏,我臉上的微笑的表情僵硬了。但這僵硬的笑意旋即綻開了,我笑得更開朗了些。一個人想得太多太遠是傻的,就這樣,星星向我䀹䀹,我回報它一個帶笑意的眼色,就是一首很美的詩了。在這樣的夜裏,還能再希求些甚麼呢!
  當我再凝神仔細看的時候,我發現今夜眨着眼睛的星星,竟如此之多,在這麼多美麗的眼睛逼視下,我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它們彼此眨呀眨的,一定有甚麼秘密在傳遞着;這使我想到孩子們集體玩“猜茶壺”遊戲時的狡猾,神秘的眼色。他們先定好了一個謎底,讓猜的人一個個不着邊際地去問,當屢猜不中時,其中會有一個孩子噗嗤一笑,接着,全體便爆出了一片笑浪。笑聲與笑聲相撞擊,擁擠,而使猜的人更手足無措,我現在就是這樣的角色。
  我侷促不安了好一陣,終於我釋然了。我知道它們在傳遞着創造的奧秘,但實際上連它們自己也不知道這謎底。
  蒲松齡是可愛的,他不但會說鬼狐的故事,也會講美麗的童話,記得在聊齋志異中,他寫了一個非常可愛的故事,人可以伸手將星星摘下來,放在屋裏當燈燭照亮。若是我的手夠長,我也想摘一個。可惜近代的科學將這些美麗的童話都扯碎了。星星不再是一個晶瑩剔透的小發光體,而是粗糙的石頭。連月亮的美麗印象,也讓“阿波羅”計劃給破碎了。本來月亮裏有桂樹飄香,小白兔搗臼,廣寒宮裏的嫦娥仙子,現在一下子變成了一片凸凸凹凹的死寂岩石,多麼煞風景,科學實在不能給人多少幸福。
  但我寧願接受蒲松齡的幻想童話,我真希望有一天可以伸手摘一顆星星放在案頭,照着讀詩,照着寫稿,照着捕捉飄忽的靈感。
  古人說每人都有一顆星星,當這人去世時,星星便隨之隕落。我一直相信這個美麗的傳說。然則每一個人都在天上有一顆星星的知音啊,於是我迫切地抬頭去搜尋那茫茫星海中的我的知音。啊!找到了,我看到一顆特別明亮的星星,在閃爍着向我招呼,那該是我的生命的象徵吧!啊!動了,喲!它畫了一條美麗的光的弧線,曳着一條長長的光芒的尾巴,落到天那邊去了。多麼美麗的死亡,如果我也能以全部的生命來畫一條美麗光亮的弧線,也就不虛此生了。
  我躺下來,仰臥在草地上,凝視着滿天的星斗,我忽然覺得宇宙倒了過來。是的,那是真的,我高踞在星星的上面,星星在我的身下,我不再是仰視,而是俯瞰了。我俯瞰着一抹星海,我不自覺地笑了,雖然星星沒有聽到我的笑聲。
  今夜沒有月亮,滿天繁星,居然也能照亮了這個靜謐的夜晚。若是每一個人都能發出星星似的人性微光,不是也能照亮了這個黑暗的世界嗎?唉!我又接觸到現實問題了,但我寧可停留在詩的意境裏,在這個沒有雲,也沒有月亮,只有繁星滿天的晚上。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