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劉炯朗

 

  罵人用口,打人用手,也可以用巴掌,用拳頭。嚴師用 戒尺打學生的手心,峻吏用竹板打犯人的屁股。薄情郎要用棒來打,宋元話本小說“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裏面,金玉奴用來打薄情郎莫稽的棒,按照射鵰英雄傳的記載,就是丐幫至高無上的信物,晶瑩碧綠的打狗棒。阿 Q先生愛唱紹興戲,動不動來一句“龍虎鬥” 裏面的“手執鋼鞭將你打。”記得“在那遙遠的地方”那首民歌嗎?“我願她拿着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有一首菩薩蠻

牡丹含露珍珠顆,美人折向庭前過。含笑問檀郎:花強妾貌強?檀郎故相惱,剛道花枝好。一面發嬌嗔,笑捋花打人。

嬌嗔突發,居然還可以用花來打人。其實這首詞有另外一個版本,最後兩句作“花若勝如奴,花還解語無。”捋花嬌蠻,解語機黠,一樣可人。
    除了打人之外,景陽岡上,武松用碗大的拳頭去打老虎,西遊記 裏面,孫悟空用金 剛棒去打火焰山上的牛魔王,豬八戒用釘鈀去打盤絲洞 裏的蜘蛛精。打蛇用棍,因為“打草驚蛇”然後“打蛇隨棍上”。在“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的詩句中,用長長的竹竿才能打到高枝上的黃鶯兒。“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只是吶喊一番,不知如何打起。
    但是“打電話”不是要把電話敲打稀爛,“打電報”是發電報,計算規劃就是“打算盤”,“打火”用“打火機”。“打毛線”是編毛衣,“打魚”是捕魚,“打歌”是推銷新歌,“打麻將”是玩麻將,“打車”是乘車,引伸為“打的”,那就是乘的士。 其實在這些詞彙中,“打”字都作“使用”或是“做”的意思,與英文中的 do 字及日文中的する有極相似之處。 Do some exercise 就是做運動, do me a favour 就是幫我一個忙。體操する就是做體操,野球する就是打棒球。
    在戰場上,打個你死我活;在球場上,打得流水落花;在交際場合,打屁,打手勢,打眼色,還可以打情罵俏,乃至打得火熱;在商場上,打交道,打馬虎,打聽商機,更得精打細算;在政治圈子 裏,大官呼喝打道,小民作揖打躬,打點籠絡,打拼出頭,誹謗栽贓,官司不可不打,打壓異己,務求一網打盡。
    一“打”玫瑰有十二朵,源自英文 dozen一字,“打令”是darling,“蘇打餅乾”是soda cracker,“打狗脫”是doctor,那是我從柏楊先生的雜文裏學來的。
    不過,“打油詩”一詞卻另有出處。話說唐朝有一位以打油為業的張師傅,人稱張打油,他興致來的時候,喜歡寫歪詩,風趣而通俗,不計平仄韻律,這種詩就統稱打油詩,在此以“打麻將”為題打油一下:

打吃碰槓胡不了,
輸贏知多少?
上家死扣東南風,
雙聽白板青發吊紅中。
絕張一餅應猶在,
手氣真難改。
問君還有幾多籌,
唏哩嘩啦一直往外流。

  再不就此打住,那就是該打,該打了。

(原載於聯合報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