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杜詩意境的隨想

謝順佳

 


杜甫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舶東吳萬里船”,詩人杜甫筆下空間多麼遼闊,能夠超越時間和視覺上的限制,給我們意境上的享受。多美!
  從建築來看,這門窗引來這許多的情懷,也不失“有了建築,人類才開始有文化和文明”之旨。沒有建築,和沒有身體之蔽體物,人類還是活在曠野,飽受大自然的摧殘。
  攝影家看了這兩句,肯定拈鬚自喜,馬上可以想到攝影的造型,進而想到,該用長鏡或短鏡的技術性問題。器械的限制,不論是“長火”和“短火”,甚至收集力極強的廣角鏡,也難以把“千秋雪”和“高里船”,盡收在相片上。這常是攝影家的苦惱。
  北宋畫家李成擅寫寒林暮靄,“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其境界自與詩人冥合。寫具象的,畫家告訴你時間地點方向距離久暫等現實性的資料,寫抽象的,便依賴觀眾再創造了。沒有現實性的共通“言語”,畫家與觀眾的溝通實在困難。
  說遠一點,今日所看到的現代國畫,總提上道佛十足的名稱,唬人得很。令我退避三舍。先抓一句詩來寫抽象畫,這畫實不易寫,寫了抽象畫,再抓詩,也是苦事。怪不得洋人寫畫,常看到“無題一二三”,或“山水五六七”這類名字,有些乾脆沒有名字,也是了得!
  做買賣的,喜歡意頭,故要避諱十足,“窗含西嶺千秋雪”,白茫茫一片,好像“門前冷落車馬稀”一般,不好辦。“門泊東吳萬里船”,管他是貨櫃船或是渡海輪,有水的味道,自加喜愛。今日的酒家,懂得掛上從日曆撕下來的鏡框畫,已屬有文化之列,否則頂掛水晶燈,四壁絲絨牆紙,鮮紅色地毯,身穿高叉旗袍的女侍應,這樣配搭,便是今日高檔的海鮮酒家。“千秋雪”的雪山,雪崩之際,冷風呼呼。海鮮酒家的冷氣設備,氣槽小,風速大,尤其是坐在回風櫃附近,真的,像雪崩般的澎湃。
  除酒家外,亦難看到詩文懸掛的公共場所,甚至書店學校,常見的文字,多是實用性的多,如“出路”,“男女洗手間”“開放時間”等,地鐵大堂兩壁,有文化味海報,也具廣告招徠的動機。
  神思在飛馳之際,叮叮叮叮……的火警響不停。同事走來說:“喂,老謝,別發夢囈,這是練習走火的警鈴,不可用升降機,徒步下行至三十樓之走火層,排隊聆聽本大廈之走火設備。”
  思緒馬上從朋友送的書法對聯,“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跑回來…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