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舟自在行的意象

凌風

 


朱熹

  朱熹(1130-1200),字元晦,又字仲晦,本籍婺源(今江西)人,因父出仕,徙家建州(福建),是宋代的理學大家。
  朱熹在儒家的地位,相當於天主教神學家亞奎那(Thomas Aquinas, 1225-1274)。他從父親受基本教育;到十三歲的時候,父親去世,繼續在三位父執的指教下學習。據說:他天資穎悟;十八歲舉進士,剛滿二十歲,就出仕同安縣僉事。
  朱熹約二十歲時,步行數百里,往見已年老的李侗求教。一個少年得志的學者,能如此謙虛,誠篤好學,是他以後成就的原因之一。
  李侗(1093-1163),字愿中,世號延平先生。李侗學於羅從彥;從彥學於楊時;楊時學於程頤(伊川),就是以與游酢同以“程門立雪”知名的楊龜山先生,是二程正宗的傳人。
  1158年,朱熹再往晉見李侗。1160年,復去李侗家中客居了數月。朱熹少年時沉潛於佛教禪宗,因三度登門聆教,受李的影響,滌盪清澈,全心深研儒學。他的四書集注,成為以後歷代的正統注解,奠定了理學的發展基礎。
  當時佛教盛行,唐代的李翱,致力於融儒佛於一爐。至宋代的學者,更合儒家道家學說,混成禪宗,因有“宋儒非儒”之譏。朱熹等人,力闢佛禪的思想,特別以其談空避世,有違傳統的宗社道德,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而對於禪宗神秀的“修為”,與慧能的“頓悟”,或重坐禪,或談明心見性,都是空泛不切實際。朱熹的思想路線,似乎可以稱為第三路線,即儒家的“明明德”。朱子的主張:

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聖人千言萬語,只是叫人存天理,滅人欲。…人性本明,如珠寶沉溷水中,明不可見。去了溷水,則珠寶依舊自明。自家若得知是人欲蔽了,便是明處。只是這上便緊着力主定,一面格物,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正如游兵攻圍拔守,人欲自銷鑠去。

  朱子又說:“所謂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窮其理也。”(大學章句)又說:“格至也;物,猶事也。窮至事物之理,欲其極處無不到也。”
  “格物致知”,舊儒有幾十種不同的解釋。照朱子在這裏的說法,“格”是至,即是達到事物的至理。可是,我們看見大學的原文說:

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
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
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
國治,而後天下平。

  這一系列的進行步驟,似乎不是求知作為學,而是修德,進而治國平天下。這樣,“格”,似乎該是格除的意思,即成了摒除物欲,而後可以達到“智”(古“知”與“智”通)。

觀書有感

  半畝方塘一鑑開 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那得清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

  這是說,人為的修德,無論怎樣的拂拭,總不能使心無塵埃,而且會污泥渾濁,只有賴更高的“活水”自源頭來,才可以使方塘如鏡清,映出碧藍天光,潔白雲影。
  還有一首詩,寄意也同樣的深遠。
  他曾看見閩江或沙江,天旱水淺,行船辛苦,需要用人力牽挽;但到水漲的時候,情形完全不同,舟楫可以揚帆疾駛,水力與人力有何等的不同!他作了七絕一首:

泛舟

  昨夜江邊春水生 艨艟巨艦一毛輕
  向來枉費推移力 此日中流自在行

  這兩首詩,雖然都有禪詩的意味,但有其不同處。這既不是自力修持拂拭,也不是頓悟的不認帳,說是從沒“明鏡台”和“菩提樹”這回事,就解決了問題。朱子的解決方法,非自救而是外求,藉源頭活水,春雨泛至。換句話說,是要仰賴他救。雖然朱子看到了塘清,舟行,而有所悟,但不能保證是否達到那理想的地步。
  朱元晦先生喜歡用水的意象。但不能知其是否得到。
  從歷史看來,幾乎可說沒有人能修養到心清如鏡的地步;據考證:宋朝偉大正直的李綱,在他的日記中,還要存意為自己文飾,其他小人就更不必說了。至如能否“自在行”呢?不僅很多人是有退無進,更不少是船破了;作領袖的,自己沉下去還不說,更連累國家也沉淪不復。可見說是一回事,能將理想付之實踐,到底是不容易的。
  在聖經中有水的意喻,是表示潔淨罪和污穢負疚的問題。慈愛的神應許祂子民說:“我必用清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以西結書36:25)
  耶穌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裏來喝。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翰福音7:38)這是應許祂的門徒要受聖靈說的。
  在許多事工上,人可能有理想,有抱負,有計畫,本來是靠自己努力掙扎,用人為的方法,以求組織有所表現,可總是力不從心,難有所成就,魴勞尾赤;但等春雨沛然下降,江河滿溢,就可“自在行”,前後有何等的不同!
  事似偶合,船也是基督教傳統的象徵。古時諾亞的方舟,代表基督是唯一的救恩。新約教會以船為徽記,十字架為桅,以愛連結在一起,張起信心的帆,盼望是確定的錨,靠聖靈大能的風運送,喜樂的駛向永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