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哈同與上海的猶太人

史直

 


哈同(Silas A. Hardoon)

  1931發生了一件震驚國際間的事件,日本侵略我國東三省,揭開中日之戰的序幕。“抗戰八年”,實際是十四年。同年,在中國民間互傳,各地報紙競栽的另一證要新聞是:上海富豪猶太人哈同逝世,送葬的行列長達數里,參與者數千人,備極哀榮,前所未有。是年,我正讀高中,家鄉報紙將它列為頭條新聞。
  哈同(Silas A. Hardoon)於1873年即清同治十二年自印度來華,定居上海,經營五十八年,逝世時八十四歲。

   哈同成為中國當代的名人,不但由於鉅富,實在因他娶中國女子,從中國習,醉心中國文化,上交官吏,下交販夫走卒,與青,紅幫為友,興學,立獎學金,效紅樓夢的“大觀園”建設了哈同花園。據傳當年英,法租界的某些地區,三分之一的財產為哈同所有。南京路敷設雙軌電車路,他慨捐自外灘到西藏路以柚木鋪路的全部材料代價,作為對上海市民的餽贈。猶太人在上海久為嫉羨對象,在英治環境的場合有一條“哈同路”來紀念他,事非尋常。
  清末民初,上海全市有三間猶太教堂,創自己的報紙多種,猶太人數約七百人,其絕大多數來自伊拉克的巴格達(Baghdad)。這個古老民族大多聰明絕倫,好學,能寫作,有語言的天才,或精於工藝,繒畫,音樂,剪裁,服裝設計,甚至原來業醫,教授,有從事工業的經驗,加上善於理財。初來上海,一副難民姿態,不出數年,買樓置業,迅即小康。因此中國民間流行一句話:猶太人騎駱駝坐英國RR轎車而去。“騎駱駝”,顯然是指中東沙漠地區,較近事實,但騎者絕非都是貧窮,例如至少莎遜家族早已馳名孟買,甚至整個印度。莎遜係攜鉅資前來東方,投資英國侵略下在華的企業:發電廠,碼頭,倉庫,製造業,建築業,房地產,上海外灘最輝煌的“莎遜大廈”即屬一例。
  今日圖書館裏有“猶太百科全書”可查,上海猶裔共六個著名家族:Sasson(莎遜),Kadoorie(嘉道理),Hardoon(哈同),Izra,Shamoon,Barougkh,其中莎遜最出色。嘉道理財團迄今在香港的事業尚存,哈同的財產僅限上海,其他三名固不聞於中國民間,今日也無資料可查。六大家族皆Sephardium,意即來自西葡進入巴格達的移民。


莎遜集團的創業人
David Sasson

  莎遜集團之投入印度開發與工商業始於1832年,時值東印度公司經營印度時期,內部各地時有戰爭。1858年,英政府向東印度公司取得統治權,內陸仍有六個土王(Maharajah)未曾降服,英國祇有任之。莎遜集團的創業人,亦公司名稱,為David Sasson(1792-1864)。其父是巴格達猶太社團的領導人歷四十年,正職是奧吐曼帝國當地政府的財務官。全家人員於反猶運動時出走,先到波斯灣,次入印度,設紡織,麵粉,榨油等廠於孟買地區,徐入印度內地,在飛黃騰達,人財兩旺後添設醫院,圖書館,博物館,義學,獎學金,孤兒院等文教,慈善事業。創業人故後,長子領導,次子則於1867年成立新公司,E.D.Sasson,旨在中國及遠東各地。莎遜集團於1870年進入香港及上海。哈同則較遲三年始抵上海,初時擔任華俄道勝銀行司閽,不久加入莎遜洋行,時已結識羅姓交際花,或謂專接西賓操神女生涯的女子,名叫莉莉,西名Liza Lo。哈同迷信中國風俗,莉莉七月七日即七巧出生,與他本人生日時辰相卜為吉,遂訂終身。
  猶太教徒若改信他教或與異邦女子結婚,乃屬大逆不道,等於叛教,不再為猶太社團所容,因此在本地圖書館裏找一般有關猶太人的書籍,哈同此名稱總是不見蹤影。唯猶太百科全書列舉上海猶太人的六大家族,其一為哈同,是僅有的例外,他算是同霑雨露。
  哈同投身莎遜集團作為進身致富之階確是一明智決定,因為莎遜並非一般普通財團可比。創業人有八個兒子,其中老大,老二各在孟買坐鎮,另一名在上海主持,共同參與倫敦與各殖民地的經濟通路,還有兩名,恃其優學語言之才,進入英王愛德華七世(維多利亞女王的長子)宮廷,成為朝臣,餘者向猶太教,社團,報界,文化或慈善業上發展。結果,第三,四代膺任議員,副部長,先後獲英王賜爵者共六名。
  莎遜集團在上海對於政,經上的動態有舉足輕重之勢,一般英商和租界當局人員決難等閒視之。事實上,猶太人對英王室和政治的影響力早在莎遜集團之先。女王維多利亞時代有保守黨員,猶太人底色羅列(Disraeli)先進入議會,三度財長,兩任首相。經他的努力,議會始冠維多利亞以“印度女皇”(Empress of India)的尊稱,故在他逝世前女王寵賜他“伯爵”之銜。1949到1952年我工作於香港,每見“皇家重地”那一類的招牌便感到詫異,原來那“皇”字是從印度移植而來,和香港同屬一脈相承的殖民地。誰會想到統治大英帝國六十三年的維多利亞與才幹出眾的智囊猶太人底色羅列會有錯算?七十年後印度首先獨立,又過了五十年香港卒能回歸中國呢?
  當年相傳哈同夫婦每次購地居奇,必先到虹廟去求籤,吉則出價購之,而廟的主持有地利之便,介紹附近荒地,廉價而成,並取佣金。每次有占卜之舉,是否如此,姑妄聽之。其實上海舊地南市,跼躅一隅,向北發展循黃浦而下,乃所必然。哈同供職莎遜,消息靈通,必增預見,又值築南京路,其兩旁及西去,地價步升,捷足先登,多年後乃成鉅富。至於何年哈同自莎遜請辭,設哈同洋行及興建花園均無所考,今不欲望風捕影,任意假設。


“哈同花園”於1909年建成

  哈同花園及哈同夫婦身後的一切值得記述與考訂。
  哈同成鉅富之後,學士文人多萃其階,尊稱羅莉莉為“迦陵夫人”,就其家居附近效紅樓夢上的大觀園興築一座大花園,經建人為程姓僧人,自名為“鳥目小僧”。完成後有三堂,二樓,十八亭,六橋,各式軒館,石船,石塔,水池,溪流,假山,珍花異草,不勝列舉,佔地數百華畝。
  程姓僧人,本為秀才,出仕未竟,自感懷才不能展,一時灰心喪志,削髮為僧。乃至築園成功,哈同待以上賓,則易西服革履,並有小沙彌隨身。那小沙彌本姓潘,江蘇睢寧人,自幼聰敏,具黠智,頗得女主人的歡心。及長,取名“姬覺彌”。姬本古姓,小沙彌既不姬,古其字作女臣解。沙彌為梵語,男子未成年,受十誡尚未入僧位者為沙彌。不知為何,程僧後來被解僱,工作由姬覺彌代。此時,園中生活形態一如王侯府第,並私用太監,尊哈同夫人如慈禧太后,姬覺彌任總管,自感地位如李蓮英。民初,前清遺老,騷人墨客,恒以哈同花園為歡聚之所。每屆她七巧生辰,有園遊會,仿效古人行飲,射,婚冠之禮。更設學院,教授經書,說文解字,美其名為倉聖明智大學。
  1916即民國五年,應華洋義賑會所請,哈同花園開放多年,從此那亭台樓閣,林園名勝始為國人所曉。可惜國人陋習不改,隨意吐痰,拋棄廢物,折花踐草,卒使花園狼藉,舊觀不再。為此哈同夫婦時生齟齬,幾至決裂,使後園門長閉。
  迦陵夫人終生不育,夫婦遂廣收中西兒女,據傳有十三太保,八姊九妹,無非是極言其多。
  哈同在園中設孤兒院,並收納義子,後來出色的青年有徐詠青,專畫有關宗教和聖經名像;徐悲鴻由哈同資助留法,卒成中國的名畫家;周創雲司本花園之京劇團,後來與張百川,鄭正秋合創“明星公司”,為中國電影界之先導。
  1920年代有估計:哈同財產時值一千萬美元以上,事實上決不止此數。總之,當時被譽為遠東第一富豪。
  哈同立有遺命,遺產悉歸夫人,倘夫人亦逝,某些財產為六名收養子女均分,餘產則由西血裔領養子大衛(David George)得七成,魯賓(Reuben Victor)得三成。奈何哈同在巴格達及印度的至親紛紛提出訴訟。其間,哈同夫人出錢若干做為緩兵之計,外間不得而知。七七事變後,及1937年九月,夫人立下新遺命,西裔的大衛和魯賓與她領養原為羅姓的五名侄輩應視同一律,廢除哈同厚此薄彼的原有分法,並於每人滿二十五週歲時各先得十四萬元,做為安家之資。不料在珍珠港事變前,即1941年十月,哈同夫人遽逝寓所。大衛提出訴訟,旨在恢復哈同原有遺命。訴訟尚未及審理,日軍便進入租界,將哈同財產加以接管。
  大衛結交日憲,獲得部分處理權,對夫人的羅姓侄輩時加接濟,直到勝利。
  戰後英國法律已不適用,羅姓侄輩反對大權在握的西裔大衛,但出不起律師及訟費,乃由上海當時聞人杜月笙等出面調解,邀請浙江法政畢業滬上名律師無錫人秦聯奎,作為雙方和解的公正人,將先,後兩遺命條件折衷而論,時上海參會有提案將哈同花國收歸市府,闢為公園,然人算不如形勢,江南吃緊,秦聯奎匆匆南下香港,不久共軍渡江,餘產當然全歸公家所有。今存的舊建築有上海延安中路一千號的中蘇友好大廈,後改做展覽中心。今日懷舊的人大可在此憑吊一番。
  前面提到名聞中國之間的其餘兩大家族:莎遜集團遠避中國,於1948年遷往巴哈馬群島(Bahamas)。嘉道理集團在香港投資較多,例如在九龍的“中華電力”,“半島酒店”,“淺水灣酒店”等等,對社會公益事業總是慨解義囊,例如對香港大學的贈予及新界的難民救濟等工作。早年,嘉道理集團在“白牛石”地方購買了一座荒山,開闢營之,其對於改良蔬菜,家畜,難民小額貸款,改良居住環境,修築三路等工作貢獻良深。今日在新界該地見水泥築路上印有K.A.A.A.即 Kadoorie Agricultural Aid Association 的縮寫,可為證明。
  猶太人大多聰明,膽大,猛狠,善營,生財有道,但亦有樂善好施,如莎遜和嘉道理兩集團在印度和香港做出的工作。至於對自己的社團和他地的善行則非本文範圍。哈同夫婦似乎缺乏高瞻遠矚,倘與莎遜和嘉道理相比顯然相差多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