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全球化”使世界末日提前報到

殷穎

 

  “全球化”為今人引以自豪的“成就”,由於現代科技之超速發展,已將我們居住的這個地球縮小了。航空業使昔日僅靠舟車,要成年累月之行程,縮為朝發夕至。衛星的電子通訊更能將世界各地發生的新聞,在分秒之間傳遍全球。因此地域文化之區隔,均相對減縮。全世界都能緊密地連在一起。從前遙不可期的距離,都已消瀰於無形。所以從前巨大的地球,今日已變成了一個地球村了。


畫家筆下的巴別塔

  其實人類這種想法,要結合融鑄在一起,共謀發展的願望,古已有之,而且這種願望幾乎達成,那便是“巴別塔”之建造;當時的人語言相通,極易團結,便決心要建造一座城與一座塔,使塔頂通天,以傳揚自己的名(創世記第十一章)。若非神變亂了人的語言,使彼此無法溝通,使所建之塔功敗垂成。若能成功建構,其結果便會因人之叛離上帝,早已覆亡。如今在伊拉克境內尚可找到昔日“巴別塔”的遺址,可作為今人之鑑戒。
  今人所建構的航空航天事業,可上達月球,可觀測一些星球的實況,便是繼承了昔日“巴別塔”時人未竟的意願。而今“全球化”的“成就”,更可以傲視古人,使全球的六十餘億人口,可以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人定勝天的理想,已跨進了一大步,成為可傲古人的志業。這些“成就”確實為人類帶來了許多方便與財富,促使世界空前的發展與繁榮,但這種“全球化”的無法阻擋之勢,卻也為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而這些毀滅性的災難,人根本難以阻擋與抗拒,只能眼看着讓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加速走向滅亡,使世界末日提前報到。痛定(其實才剛剛開始)思痛,與人類由“全球化”獲得的利益相較,是得不償失,且得失完全不成比例。這些毀滅性災難,以人類目前的能力,根本無法自救。這不禁使我們想到,當初如果神不阻止“巴別塔”的建造,人類便早已在這個地球上消亡了。


如今在伊拉克境內尚可找到昔日“巴別塔”的遺址

  “全球化”為人類直接與間接帶來的災難,主要的有以下幾種:

一.地球暖化帶來的天災與環境破壞

  全球化最主要的動力是靠工業的超速發展,而世界幾個超級工業大國幾乎已耗盡了地球上可用的能源。在製造工業產品時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將地球的溫度不斷升高,溫室效應的結果,則造成地球的暖化現象,使兩極的冰帽逐漸銷融,冰架相繼坍塌,海水不斷增高,許多島嶼都將淪入海中。由於地球溫度的增加,導致的颱風,水災與旱災正在肆虐世界各地,進而造成地震與海嘯,在一瞬間可以奪去數十萬人的生命。由於生態的嚴重破壞與失衡,許多動植物都瀕臨滅絕。而工業的廢氣廢水也將空氣水源污染,舉世已很難找到清潔的空氣可以呼吸,純淨的飲水可以維生。人類因此罹患了許多怪病與不治之癌,且超速惡化,醫藥無效。多少生命都在危殆死亡之中。


地球暖化使兩極的冰帽逐漸銷融

二.“全球化”使新病毒擴及全球

  “全球化”使全球六十五億人口在同一時間內相互傳播,全球人口幾乎是同一脈搏,同一呼吸,乃至同一命運。舉世人類都粘在一起。而由於工業後遺症所製造的各種污染,在世界各地陸續發生,並且迅速蔓延全球,無人無地可以倖免。在往昔雖也有過可怕的黑死病,但多半集中在一個地區,不會無限地向外擴散;如某一地區發生了瘟疫,將這個地區封鎖了,便不會外傳。可使疫情在一個地區內局部化。但如今世界早已“全球化”了,交通便捷而頻繁,疫情便不可能再被局部封鎖,一旦有了疫情,便會迅速傳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近幾十年來所發生的疫情,如幾年前的“非典”(SARS)與禽流感(H5N1)以及新近的甲型流感(H1N1),無不所向披靡。由高科技的國家到落後的地區,瞬間都會淪陷。而此類新病毒的產生正方興未艾;為人類造成的恐懼比恐怖攻擊還要可怕,而此皆拜“全球化”之賜。

三.“全球化”造成全球的經濟大災難

  南亞的大海嘯奪了數十萬人的性命,但由去年(2008年)爆發的金融大海嘯,卻能在瞬間席捲全球;使今日全球的六十五億人口,無人不受其害。以往如世界某地區發生經濟衰退,多半限於一隅,如1930年代美國的經濟大蕭條,僅僅限於北美地區,最多使附近的少數國家受到波及。但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影響便十分有限,但如今世界已“全球化”了,紐約華爾街(Wall Street)大亨們闖下的金融災難,便會立刻擴及全球,使人人受到危害,無人無地可以倖免。“全球化”的人造怪獸一發威,舉世在頃刻之間便會為它吞噬。

四.恐怖攻擊“全球化”

  “全球化”最早向舉世擲下的一顆炸彈,始於2001年911的美國世界貿易大廈的恐怖攻擊。此後防恐的口號便傳遍了全球。原本只發生於中東地區的人肉炸彈自殺攻擊,自從紐約的雙塔高樓在舉世注目之下,被攻擊爆毀之後,防恐已成為全球的課題。接着便是連年在中東地區,迄今仍在進行的阿富汗,伊拉克戰爭,舉世之人無不受其影響。無論您在世界任何一個機場中登機,所受到的嚴密防恐檢查,都會使您產生一定的心理壓力。而人肉自殺炸彈,也隨時會在世界任何一個地區引爆,血肉橫飛的場景,也隨時會在不定時不定點發生,“全球化”已使舉世活在恐怖陰影之中。

結語

  由“全球化”引起的災難,使我們想起了“葉公好龍”的故事;新序雜事中提到葉公子高好龍,以鉤寫龍,以鑿寫龍,將其居室也雕上龍文,好龍成痴。便引起天龍下來顯身於葉公;天龍在其門前出現龍首,在室中顯示龍尾,葉公見了真龍便五內無主,棄而走避,且失其魂魄。新序雜事中記述:“葉公非真好龍也,好夫似龍而非龍者也”。葉公根本不知真龍之模樣,他平日所好龍者是他自擬的似龍非龍的臆測之圖。一旦見到真龍出現,便嚇死了。世人企求的“全球化”,原以為好處多多;遠自始祖們,在築“巴別塔”時,便為自己描繪了一幅美麗的圖像。等到今天人們使其實現了,才知“全球化”的真像。它根本是一個人所不能控制的惡魔與怪獸,它雖為人類帶來了不少經濟效益,但其後患卻貽害無窮;使今天舉世之六十五億人口,都在這個巨獸之前戰慄恐懼,不知何以自處。
  “全球化”是物質主義的結晶,好像當初亞當在伊甸園中伸手摘食的禁果,一旦服下,死亡立至。當全球人類在憑恃人之有限智能向此目標冒進時,早已將神的誡命與律例拋諸腦後了。要群策群力,便能人定勝天。但當人類闖下這個大禍後,卻無法善後。今天舉世的六十五億人口,若能及時悔改向神認罪,俯伏在基督恩典的十字架下,仍可得到拯救。只有十字架的救贖,才能力挽狂瀾。除神以外,別無救法。“全球化”當然也可以使福音信息在瞬間傳遍全世界,更可在同一時間讓舉世的信徒,一同向上帝禱告。呼求救恩的赦免。亟盼今日的教會能及時反省,善用不多的時間,向全球傳揚福音以拯救失喪的靈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