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2-05-01

遠避世俗虛談 得着基督至寶

謝錫命

 

一.神奧秘的智慧無可取代

  聖經啟示,我們所傳講的福音,是“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物之神裏的奧秘”(以弗所書3:3,9);是“神奧秘的智慧,就是神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哥林多前書2:7)。
  這是壯嚴的宣告!多麼聖潔,多麼尊榮;無可取代,無可比擬。是來自獨一真神的“奧秘的智慧”!
  “這奧秘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以弗所書3:5),是神的愛子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救贖世人,流出寶血,三天後復活,將其彰顯出來了。感謝主,神又讓使徒,先知在聖靈的啟示下,在聖經裏將這“奧秘的智慧”寫下來。
  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以賽亞書55:9)。若不是藉聖靈的啟示,這“奧秘”過去,現在,是人的智慧不能企及,不能明白的。我們怎能在傳講福音的時候,摻雜“世俗的虛談”,“理學”,“虛空的妄言”,“人間的遺傳”,“世上的小學”之類的東西,去比喻,代替福音的“奧秘”呢?這是對“神奧秘的智慧”的神性,尊貴,聖潔的褻瀆呀!

  “信心之父”亞伯拉罕,他的“因信稱義”,絕不是靠上述東西的“曉喻”取得的。根據聖經創世記,希伯來書記載,他聽到耶和華的一聲呼喚,就離開舒適的吾珥,“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希伯來書11:8);神又應許,“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那以信為本的人,和有信心的亞伯拉罕一同得福”(加拉太書3:8-9)。
  聖經記載,彼得在五旬節的講道,也絕沒有講“世俗的虛談”,而是藉聖靈大能的神跡;先知關於彌賽亞的預言;主耶穌被釘十字架,三天後復活的神跡;呼召人悔改認罪,接受耶穌為救主。結果三千人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成了主的門徒(使徒行傳第二章)。
  使徒行傳第十七章記載,保羅佈道到希臘雅典時,與當時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Epicurus)和斯多亞(Stoic)兩門的學士爭論,他沒有引用以前自己諳熟的“理學”,他早已視此為“糞土”(腓立比書3:8),單單傳講耶穌與祂復活的道。他又到雅典城最高議會的地方,向那些議員,論證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不用人手服侍,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他大膽宣告,這位創造天地萬物的主,“要藉着祂所設立的人(即主耶穌),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祂從死裏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保羅所傳講的,就是沒有一點摻假的,純正的福音奧秘。因而在這拜偶像,講論哲學成風的雅典,也有人信了主。
  保羅表白,他講道時,並沒有用高言大智去宣傳神的奧秘;他定了主意,在被宣講的對象面前,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他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叫聽眾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哥林多前書2:1-2, 4-5)。
  縱觀保羅的一生,他是個忠心的,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摩太後書4:7)的神的僕人。他一發現哪裏有異端,哪怕是嶄露苗頭,他就嚴厲指責教導他們。保羅在第二次旅行佈道時,在加拉太發現有些猶太主義的假教師,主張信徒在信福音之外,還要接受割禮,才能得救。他就立即斥責他們:“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着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福音是神“奧秘的智慧”,是聖潔,尊榮,無可取代的!無論誰這樣做,“他就應當被咒詛”(加拉太書1:6-8)!
  保羅不但自己身體力行,謹守真道,在他知道自己快要殉道,不得再見大家時,他千叮萬囑同工:“我把你們交託神,和祂恩惠的道”(使徒行傳20:32)。就是說,他要求他們在傳福音的時候,至關重要的是要內心愛主,忠實於主“恩惠的道”。神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福音6:63),是絕對不容許以“世俗的虛談”之類的東西,來“把基督的福音更改”,這只能使人得不到救恩,喪失了生命。

二.要遠避世俗的虛談

  我們的主耶穌是“世界的光”,“生命的光”;這光要照在黑暗裏(約翰福音8:12),使魔鬼在“暗中所行的…可恥的…被光顯明出來”(以弗所書5:12-13)。
  以下兩段經文是“照耀在黑暗裏的神的光”:

“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遠避世俗的虛談;因為這等人必進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們的話如同毒瘡,越爛越大…”(提摩太後書2:15-17)

這段經文指出,散佈“世俗的虛談”,不“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是不蒙神的喜悅,有愧於主的。人若不識別而接受,就會心裏生“毒瘡,越爛越大”。另一段經文是:

“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歌羅西書2:8)


使徒保羅在眾人面前宣講基督

為了明白這段經文的教訓,目前我們必須查考聖經,並聯繫中華民族的歷史,以及當下的思潮,作認真的反省,思考。讓我們憑着神所賜的智慧,作一個福音的使者,把那些目前仍“在擄中”的人釋放出來;又擊破異端的欺騙,使那些本來不“在擄中”的,不會被“擄了去”。
  遠在主前七百多年前,創造天地萬物的主,獨一的真神,就藉着以色列的先知以賽亞,預言神的兒子主耶穌會降世為人,在十字架上流出寶血,洗清人的罪,拯救世人;祂要“作外邦人的光…施行[神]的救恩,直到地極”(以賽亞書49:6)。
  神又藉聖經裏的詩篇,指出了全人類通向幸福之路:“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現”。就是說,在地上的罪人,只要誠實認罪悔改,神的公義就藉着救主耶穌從天而現;而且,“耶和華必將好處賜給我們”,使我們得着神所賜的慈愛,公義與和平(詩篇85:10-12)。
  神為了讓世人得着祂的救恩,祂引導世上的萬國,要賜福與我們,“叫世界得知[祂]的道路,萬國得知[祂]的救恩(詩篇67:1-2)。神的大愛,又體現在祂的耐性上,聖經說:“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我]們”(以賽亞書30:18)。等候,就是說神等待着頑梗的世人認罪悔改,接受祂的救恩。
  在兩百多年前,藉着西方傳教士,這福音傳向我們這個有悠久歷史的民族,現在,逐漸傳遍神州大地!
  神願“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以賽亞書61:1)。我們中華民族,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其好的部分,在歷史上具有一定的歷史地位和價值。但究其實質,是聖經所指出,屬於帶着“罪性”的人的文化,即是上述經文所說的“理學”,“虛空的妄言”,“人間的遺傳”,以及“世上的小學”。歷史已證明,過去人在這種文化的薰陶下,是為罪所“捆綁”,是在被“擄”之中。現在,更是道德淪亡,世風日下。這是不容否定,有目共睹的歷史真實!
  神殷切地等候着中華民族的覺醒,等待着回轉歸向祂。可是,目前不少人,仍迷戀“世上的智慧”(哥林多前書1:20),藉着做“學術研究”,把傳統文化“永恆化”,“偶像化”。又通過“通俗化”,“故事化”,“趣味化”,“時髦化”,“古為今用化”,試圖“挖掘”古代文化的“精華”,以為拯救,醫治當今社會及心靈的“靈丹妙藥”;特別是一些青少年,本來對“孔孟之道”,“諸子百家”,“儒釋道”涉獵不多,認識不足,亦在這種“復古”風潮中,追慕之,仿效之,受其迷惑。若視此為“聖哲典範”,“金科玉律”,沉迷在這些陳腐東西之中,就失去了尋求十架救恩的動力,如不及早回轉,終成人生之大憾!而那些打着做“學問”旗號的誘導者,則是有意無意的,對青少年寶貴的生命,犯下了“誤人子弟”之罪了。
  聖經啟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3:23),即使世上沒有義人,神仍賜人有“良心”。當一個人“良心”沒有泯滅時,仍有“是非之心”,“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2:15)。所以,中華文化中,亦有所謂“聖人”的“聖言”,“聖訓”。但按照神的標準,他們不屬信而得救,“分別為聖”的人,他們仍是“罪人”。故他們的言行,沒有能力做到完全合一,正如聖經所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馬書7:18-19)
  而且,他們宣揚的“仁義道德”,與神賜給“信而得救”的人,藉着聖靈而有的神的“公義”,“聖潔”,“愛心”,是無可比擬的。信的人,就是神的兒女,得着永生,而且不斷攻克己身,必然會“與神的性情有分”(彼得後書1:4)。
  那些熱衷於在中華文化中“尋寶”,以求尋得治理社會,醫治心靈的良藥,顯然是天方夜譚。
  聖經阿摩司書裏,有一段經文,揭示了當前狂熱吹捧中華古代文明,是愚不可及的事,是一種虛幻的空想:“馬豈能在崖石上奔跑?人豈能在那裏用牛耕種呢?…你們喜愛虛浮的事,自誇說:‘我們不是憑自己的力量取了角麼?’”(阿摩司書6:12-13)(“角”即力量)。
  所以,為了這個歷盡千辛萬苦,艱難曲折的中華民族,能得到神賜的永福之樂,我們福音的使者,要以神所賜的智慧,排除萬難,破除一切舊文化思想的障礙,把福音傳給萬民,使“在擄中”的得釋放。我們也決不能上魔鬼,異端的當,以致自己被“擄去”。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一國有慶 ✍于中旻

談天說地

覺醒行動 ✍于中旻

藝文走廊

以利亞的獨白 ✍凌風

談天說地

教會行政管理新猷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真正的啟蒙運動 ✍亞谷

談天說地

忘與記 ✍劉廣華

點點心靈

完全的教育 ✍余卓雄

談天說地

保守根基 ✍區室

談天說地

時代先知靜默了—蘇忍尼真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甘雅各逝世周年 ✍亞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