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06-04-01


談散文寫作(三)

殷穎

 

散文的境界

   散文的境界,也就是散文的國度,散文的領域,散文的世界,與散文的天地。
   王國維(1877-1927)在人間詞話中釋“境界”一詞說:“境非獨謂景物也。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寫真情物,真情感者,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
   王國維舉例:“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寒波澹澹起,白鳥悠悠下”,“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霧失樓臺,月迷津渡”,都說明詩人心中的境界。其實,境界就是詩人心中的感動。有了這種感動,寫出來的詩文也才能感動人。而最真切的感動,便是要心中有愛,沒有愛便沒有文學。世上所有的文學經典,都是一部愛的史詩。
   人的愛源於神的愛,人間最高境界的愛,正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犧牲的大愛。故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中寫的愛篇,才是最高境界的愛。
   信是一種境界,望是一種境界,而愛才是最高的境界。
   文章中有了愛,才是有境界,沒有愛,便是無境界。

 

散文的音樂性

   散文大家梁實秋(1903-1987)說:“詩要在文字本身上求音樂之美。而文字之音樂成分不外音韻與四聲。散文不押韻,但平仄還是不能完全不顧的。雖然沒有一定的規律可循。精緻的散文永遠讀起來鏗鏘有致。賦,介於詩與散文之間的一個型類,是我們中國文學所特有的一項成就。晉孫綽(314-371)作“天臺小賦”,很是得意,他對朋友說:‘卿試擲地,當作金石聲’。這個比喻很妙。文字而可以作金石聲,其精美挺拔可以想見。”
   古文八大家,沒有一篇精心傑構不是可以琅琅上口的。大抵好的文章,必定簡約,字斟句酌,期於至當。
   散文不要排偶,但有時也自然的有駢驪的句子,不必有一定的格律,然有時也自然有平仄的諧調與聲韻的配合。使用文字到了純然的化境,詩與散文便很難清楚的劃分界限。我們朗誦古文有時也就和朗誦詩歌的腔調頗為近似。
   散文能寫到可以朗誦,便展現出它的音樂性,這要有很高的功力,才能達到此種境界。
   現國內外教會,幾乎普遍都採用的國語“和合本”聖經,便具有此一特性。“和合本”聖經在1912年出版,聖經中使用的語言,已將近百歲。這期間中國語文有過很大的變化,按說這種語言早已過時,但如今教會卻還在鮮活地使用它,便是由於這個版本的文字具有音樂性的關係,因其適於朗誦,信徒們唸了,可以琅琅上口,不容易忘記。而且書中許多篇章,都已譜成詩歌,可以吟唱。故能歷百年而不衰,便是由於這個優點。
   自五四以來,許多學者與文人都肯定“和合本”聖經為一種特殊而優美的文體。我們今天寫見證性的文字,不要去師法“和合本”的古老文體,但這種特殊的文體卻可以供我們研究,並從中擷取它音樂性的特徵,作為寫作的參考。

 

陽剛之美與陰柔之美

   姚鼐(1732-1815)在“復魯絜非書”中,論文字的陽剛之美與陰柔之美。他說:“其得於陽與剛之美者,則其文如霆,如電,如長風之山谷,如崇山峻嶺,如決大川,如奔騏驥。其光也,如杲日,如火,如金鏐鐵。其於人也,如憑高視遠,如君而朝萬眾,如鼓萬勇士而戰之。其得於陰與柔之美者,則其文如升初日,如清風,如雲,如霞,如煙,如幽林曲澗,如淪,如漾,如珠玉之輝,如鴻鵠之鳴而入寥廓。其於人也,漻乎其如嘆,邈乎其如有思,煖乎其如喜,愀乎其如悲。觀其文,諷其音,則為文者之性情形狀舉以殊焉。”
   陽剛之美,可以蘇東坡(1037-1101)的赤壁懷古“念奴嬌”作為代表: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蘇氏將赤壁景物,配置在縱深幽邈的歷史中,以浪漫的情懷,追溯赤壁水戰的雄偉悲壯景象。此謂之“駿馬秋風冀北式”的壯美。
   文字的陰柔之美,可以柳耆卿寫離情別愫之作的“雨霖鈴”為其代表:

  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以眼前景象,抒心底情,即興而發,具濃郁的傷感情緒;心情悲涼。讀來有秀雅柔弱的風韻。是謂“杏花春雨江南式”的淒美。
   這是美學的兩種境界,在中國藝文中,李白,杜甫的詩;韓愈,柳宗元之文;蘇軾,辛棄疾之詞;柳公權之書法與北派的畫,均偏向陽剛;王維,李商隱的詩;歐陽修,曾鞏之文;柳永,李清照之詞,趙孟頫的書法與嶺南派的畫,則趨向陰柔。這兩種美學的境界,或令人驚嘆其雄奇,或使人低迴其婉約,各擅勝場,無分軒輊。

  在聖經文學中,所羅門的雅歌與傳道書,屬於陰柔之美。摩西的五經與保羅的書信則屬於陽剛之美。(下期續)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作大丈夫 ✍亞谷

談天說地

最高領袖的傾倒 ✍于中旻

談天說地

領袖的言語 ✍于中旻

藝文走廊

大衛的獨白 ✍凌風

談天說地

神的命令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從黑奴到反奴者 ✍史述

藝文走廊

安瑟.亞當斯 ✍和英

寰宇古今

維也納常在我夢魂縈繞中 ✍鄭國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