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21-08-01

以利亞的獨白

凌風

 

在迦密山上
忍耐的看完巴力假先知的把戲,
輪到我,向以色列的神獻祭—
在地上果然有群眾未向巴力屈膝,
我重修以色列的祭壇齊來助力;
祭牲擺在壇的柴上面不曾點火,
我叫人上面澆足水,越顯明真實;
我仰天禱告:“耶和華永恆的神啊!
求你今日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神,
也知道,我是你的僕人,又是
 奉你的命行這一切的事!”
火,從天降下,燒盡燔祭,又燒盡
 壇腳溝裏的水,
全能的真神行神蹟果然如此容易!
我號令屬神的人拿住巴力的假先知,
 把四百五十人推到基順河邊,
 宰殺,河水盡赤;
凶惡的亞哈王全無膽阻止無力護庇,
全能的神果然使祂的民回心轉意。
俯視海上有片雲彩如手掌升起,
恩雨大降原野回綠—復興遍地。

耶斯列宮内大淫婦耶洗別預備逃避,
她先派人試行送達以利亞一封通知—
給你足夠時間先準備好;明天此時,
本后將向你討還血債,叫你身首分離!
要殺人先訂約送帖可是算得新奇,
不難想知其實是她心裏沒有底氣;
即使她敕令御營全軍集體出擊,
也未必群眾會同心同德貫徹到底!
偏我以利亞有餘暇卻沒能推究仔細,
成功和榮耀對神的僕人成為危機。
膽壯如獅的大先知竟然不畏笑譏,
我放棄了對抗背向仇敵以全速奔馳—
從北鄙到南疆,在別是巴不敢停止,
留下了僕人,自己孤身越境進入荒漠,
 在羅騰樹下坐下來,為逃生現在求死!
疲倦和沉悶,鬆弛時使我容易睡去;
天使竟眷顧敗兵,及時送水和餅供給。
我吃喝完畢,如同從廢墟中重新得力,
我再跑到何烈山洞穴中靜修深密—
我沒有像摩西看到神差遣的異象,
曠野不乏林木,卻沒有焚燒不毀的荊棘!
在洞中風帶來神的聲音,給我不同的信息:
“以利亞啊!神的僕人,誰叫你來到這裏?”
“我為萬軍之耶和華大發熱心,主,你知道
耶洗別和亞哈卻拜假神與你為敵;用武力
殺滅所有神的僕人,只剩下我一個人,
 他還要追索我的命!我逃命是
為了保存正統和正義,不至於被清洗無遺。”
“以利亞!錯了!你眼光淺,心地窄錯誤算計,
我為自己留下七千忠心的人你怎地忘記?…”

耶和華神宣佈祂新的使命:—
“我差你往大馬色膏立哈薛作亞蘭王;
再膏立基列邊防的耶戶作以色列王;
並膏以利沙—看哪!他正在耕地—
 作我的先知代替你自己;
外邦人,宗教,和政治,在地上
像三股合成的繩子,成全我的旨意!”

我在世上的年日將完,事工將畢,
行到了約但河邊,以利沙跟隨始終如一。
迎接我的火車火馬,從雲端將至,
“我兒啊!你有甚麽心願可以求祈。”
以利沙對世俗事物早已淡泊輕棄,
他說:“我惟願聖靈
 加倍的感動我,如感動你!”
“果然你糞土萬事,着意在最好的東西,
你所求的難得,除非你不受塵霧蒙蔽,
 專一注視;
我確信你善自緒承忠心無疑!”
我不明白為甚麽神選定我現在被提,
想或是不願意我受人崇拜入迷。
看哪!火車火馬悄然凌空駛來,
變化進入超越時間空間的新域,
 我必須脫卸物質的外衣。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施洗約翰的獨白 ✍凌風

點點心靈

鄉居瑣憶 ✍余仙

談天說地

從美國撤軍阿富汗談起 ✍林向陽

談天說地

起初神創造 ✍亞谷

談天說地

蘇俄一文一武援華 ✍于中旻

談天說地

誰是中心 ✍于中旻

談天說地

讀書軍 ✍于中旻

點點心靈

那一匣清麗的音詩 ✍音凝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香港印象 ✍郭端

點點心靈

文字工作者身上的一根刺 ✍殷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