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青春之美與人生之夢

—九把刀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石衡潭

 

  青春美在哪裏?就美在新鮮,朝氣,透亮,還包括它的青澀與莽撞以及行色匆匆。
  初戀美在何處?就美在純潔,朦朧,靈動,還有對神秘未來的希冀與憧憬。
  十多年前,一曲同桌的你打動了無數人的心,讓我們回眸以往,聚焦青春;十多年後,一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再次撩起我們久已塵封的心靈。
  這部電影首先觸及到了如今做父母的很敏感的問題:早戀。當然,這個詞不是很準確。因為在影片中所描寫的那段中學生生活中,所謂的戀情只是一種朦朧的情感而已,它直到大學時代才逐漸明朗。可是一下子也找不到別的詞,就只好用它了。

  青春期,少男少女內心中萌動着種種情愫,是自然而然的,老師與家長大可不必如臨大敵,嚴加防範,重要的還是如何智慧地加以引導。一般來說,強強聯手,優優合作,應該是再好不過的了;秀外慧中,品學兼優的女生遇到質樸尚存,可供雕琢的男生也不算糟;怕的是兩個差生因情感關係湊到了一起,這樣的結果大部分是越來越差。沈佳宜是一位大家眼裏的好學生,她的優秀主要還不是在儀容外表和學習成績,而是她有一顆助人為樂的溫潤之心;柯景騰本來是一個讓老師和同學都頭疼的差生,對學習沒甚麼興趣也沒甚麼信心,按說,對於這種人,應該是避之惟恐不及,千萬別粘上自己。可沈佳宜並不這麼想,她願意下功夫來幫助他,激發他的潛力與熱情,特別是在柯景騰用一本英語書解除了她的危險與尷尬之後,這就是她的過人與動人之處。首先,她摧毀了他不愛學習還自以為是的觀念:“我沒有瞧不起功課不好的人,我是瞧不起那些不認真念書,卻又瞧不起認真念書同學的人。”隨後,她對他有切實的幫助,不是大而化之,點到為止,而是一題一批,日復一日。柯景騰最初可能是應付,可後來他越來越感受到了學習的樂趣,就真的改變了。這還是可信的。在中學生的成長中,同齡人的影響有時候會超過老師與家長,因為他們有相同的處境,相同的心理,而這個年齡,又恰好是反權威,反大人的叛逆時期,也是春心萌動,春意蕩漾的時期。優秀女生的話對於他們不啻於一支令箭,讓他們義無反顧勇往直前。沈佳宜對他說:“我又不喜歡比我笨的男生。”柯景騰頓時心潮澎湃:“從此以後,努力用功讀書,竟然變成一件非常熱血的事!”就是說,少男少女的情感,如果處理得好,運用得當,會有助於他們的學習與提升。當然,這種情感,應該是引而不發,含而不露的,這需要雙方的自制能力,也需要良好的環境氣氛。在影片中,柯景騰的家境一般,可不乏愛與寬鬆;沈佳宜的背景沒有交代,應該是教養很好的家庭吧。在中學時代的這段情感中,沈佳宜顯然處於主導地位。

  高考之際,沈佳宜作為女生的弱點表現了出來,受生理與心理不穩定的影響,她在考試現場發揮失常。考完之後,她十分沮喪:自己原來只會讀書,別的甚麼都不會,而現在連書都沒有念好。這給她的打擊非常大。這時候,柯景騰在她面前第一次充當了安慰者的角色。其實,這應該成為他們角色定位的一個轉換點,可是,柯景騰還根本沒有意識到這種轉換時刻已經來臨。他的最終失敗,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於他沒有及時完成這種角色轉換。沈佳宜憑着她扎實的功底,還是考上了在臺北的國立師範大學,而柯景騰則去了外地的一所學校,差距依然存在。即使這位佳人已經陪伴了他一整天,他也不敢相信這就是約會;即使這個女子已經在孔明燈上寫了“好”,他也不願意去看這個答案。他嘴裏說是想追她追得更久一點,可骨子裏其實是不自信。他想借自由搏擊比賽來贏取芳心,可沒有想到,這在她眼中,更成為了一個幼稚的證明。“是啊,我就是幼稚,才會喜歡你這麼久。”是啊,幼稚行為背後是一個單純的心,真誠的心。“成長,最殘酷的部分就是,女孩子永遠比同年齡的男孩子成熟。女孩的成熟,沒有一個男孩招架得住。”這是多年以後柯景騰對自己失敗愛情的感悟。只是他不知道,那時候那個女孩也不成熟。她在說他幼稚的時候,自己的心也被傷透。那是又愛又恨,無可奈何,不能自已,那是恨鐵不成鋼啊。

  從這個角度說,柯景騰的失敗在於他不知道一個女孩子的心。沈佳宜此時的這些話並不是拒絕,而是一種提醒。他沒有接受到真實的信息,也就沒能做出正確的決定,在最需要堅持的時候,他反而卻步了,把陣地拱手讓給了別人。雖然他還內心一直愛着沈佳宜,包括在地震發生時,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她,知道她沒有危險了,心才安穩,但他沒有鼓起勇氣來繼續追求。這說明他還沒有擺脫青春期心態,還沒有進入成熟。他的想法似乎還停留在這個地方:“我想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讓這個世界因為有了我而有一點點的改變,而我的世界,不過就是妳的心。”這種話作為一種愛情表白,或許會打動一個情竇初開女孩的心;可是,若將之作為行動指南,那她最終還是會離你而去。因為,女孩最終需要的不是一個把自己當作世界的男孩,而是一個在世界上有所作為的男人。愛情的悖論還不在於女孩永遠比同年齡的男孩成熟,而在於一個男孩如果僅僅把追上一個女孩作為終點,他就永遠不會到達終點;也就是說,一個男孩如果不超越愛情,他就永遠不能收穫愛情。
  我們說,真正如火如荼的愛情只能是初戀或者說在愛情的初期,此所謂“樂莫樂兮新相知”,“人生若只如初見”。而沒有希望的愛情會燃燒得更熱烈,更瘋狂,就像柯景騰在沈佳宜的婚禮上狂吻新郎一樣,因為新郎說:想怎樣吻新娘,就要怎樣吻新郎。這一行為成為了柯景騰的愛情表達,可惜那是在絕望的背景下,更是在不合適的時間與地點裏。這說明他沒有超越愛情,沒有粉碎偶像。就是說,柯景騰愛情失敗的最深刻原因在於他把愛情當作了生命最高目標,而把沈佳宜當作了心中偶像。

  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對於這場愛情的失敗,沈佳宜本身也負有很大的責任。她一直被眾多男孩子當作偶像追求,她也一直享受着這種追求,以致於不願意失去它。她認為戀愛最美的時期,就是曖昧不清的階段,也就是說在達到頂點之前。有一次,她對柯景騰說:“不讓你追到,你就會喜歡我久一點。”這是她的真心流露,其中有女孩子的自私與自戀,如果將這種願望保持在適當程度,是可以理解與接受的,可若任其一直發展下去,就會成為自我崇拜。還有,憑她的聰慧與領悟能力,應該知道柯景騰對自己的情感,但她沒有給他更多的機會,更沒有像當年幫助他學習進步那樣的主動與耐心。好女人是一所學校。其實,在情感方面,男孩更需要相對成熟的女孩幫一把。影片中,在那場成為柯景騰滑鐵盧的自由搏擊比賽之後,似乎沈佳宜再沒有主動聯繫過柯景騰,於是,他們漸行漸遠,最後終於出現了另外一個男人。這種結果多少也是由於她有意無意的放棄。快要結婚了,沈佳宜打電話過來說:“柯景騰,謝謝你喜歡我。”,柯景騰回答:“我也喜歡那時候喜歡你的我。”此番對答看似平常,可其中都有自我欣賞自我陶醉的成分。
  其實,柯景騰心中也已經放棄了。如果真正愛一個女孩,就應該不屈不撓,堅持到底,而不是一遇到挫折,就馬上退縮,裹足不前。只要一個女孩心中沒有真正厭棄你,那麼,不管她嘴上說甚麼,你都永遠還有機會。一個人全力以赴了,就不會有遺憾,至於那最後的結果,無論怎樣,都勇敢地承受好了。在婚禮上的最後瘋狂,實在顯幼稚與可笑,他真的還沒有成熟。憑他此時的心態,即使沒有那個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新郎,他也還是得不到自己的夢中情人。他的這一場戲演得過了。瘋狂屬於失敗者,成功的人永遠淡定,永遠勇於接受現實,無論它多麼殘酷。如果一個女孩已經錯過了,那麼,就應該珍藏自己的情感,把它獻給那個真正珍惜它的人。不要在青春年少時就輕易地說誰是我的最愛,當你已經與他/她攜手經歷過幾十年風風雨雨之後,才會知道誰是你真正心上的人。
  影片中有些場景過於寫實,破壞了全片的美感,屬於敗筆。人生許多的卑瑣,沒有必要在銀幕上特別是如此展現的,這也是不夠成熟的緣故呀。
  青春的魅力不在於它的情感都是真的,而在於當事人想像它都是真的;夢想的魅力不在於它是最燦爛的,而在於做夢者想像它是最燦爛的。其實,當美夢成真的時候,一切又復歸於平淡了。青春的主題是成長,成功,快樂,歡笑是成長的內容,失敗,痛苦,淚水也是成長的底蘊,不要去計較得與失,輸與贏,成與敗,要把真誠的祝福送給你念過,想過,愛過的人,更把時間,精力與熱情投入更偉大的事業,理想與使命。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