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不強不知為知

余卓雄

 

  某年十月,在我們教會舉行主日崇拜的時候,有一隻金絲雀飛進我們的聖殿,當時會眾起了一點騷動。大約牠是從鄰近人家脫逃出來的,因為牠的腳上,還繫有銅牌子。
  由於歸還無處,這隻金絲雀就這樣在我們家裏住下來。為了養活牠,買了一些書籍來看。人鳥之間,栽培出感情。女兒嘉靈彈琴的時候,牠也唱歌。書本說金絲雀快樂激動時,心跳每分鐘一千次。如以人的心跳每分鐘有一百次相比,不免有點不可思議。
  從輪迴學觀看,鳥真的有思想嗎?動物有靈魂嗎?人的獸性和動物的人性,到何處為止?還是各從其類,以人為萬物之靈?美國科學家年會宣稱,二十五年後可以製造生命。如果把一個狗肺狼心放在膠製的身體或血管,這“人”的道德良知觀點又若何?還是僅屬一個行屍走肉?
  在我每天接觸的人群中,對其本人身世心事,有很多問題急欲解答。“如果上帝存在,為甚麼…?”
  小孩子總是喜歡窮追道理,非得到立刻的解說不可。當我們漸漸長大,才知道有很多事物,根本(至少現在)不能答覆。反對有神者說:“在此境地,信徒往往把一切推給上帝,更算交代清楚。”
  文明常使我們自大,其實人的知識只是無數的小塊堆積而成。許多還未找着的零碎,仍在我們不斷的摸索之中。只有最愚蠢的人才說:“我甚麼都知道了。”因為不論我們所知的如何廣博,宇宙的神秘仍然存在,上帝的偉大就在此處。
  我寧可勇敢地承認“不知”,套句老話,“只有上帝知道”,但也不會盲從附會。我願意把世上某種“神秘”的榮耀歸給一位主宰,但決不會說地球或人是偶然而成。最可歌頌的是,人的智慧,就在這種謙卑的情況之下,發出奇異的火花,使生命更新,歷史前進。因為昨日的聰明,今天看來,還真是滑稽不過。
  明乎此,我們便不會不停地問“為甚麼”了。因為對上帝的信念增強,對困難挑戰的勇氣也隨着堅定不移。

  有一次,耶穌對幾萬人講道,祂說:

“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裏,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馬太福音6:25-26)

  以後我常把金絲雀放出來,任牠在屋裏自由飛行。直到牠疲倦的時候,自動地回到籠裏去,不再把我的保護看為侵略。我想人如果明白上帝的法律原是寵愛,他內心的寧靜與安穩,當可獲致,不會流蕩無主。
  可憐的是世人強不知為知,放棄了學習,還說是與自我尊嚴有關。一旦自傲譏評真理,這人就在糊里糊塗中浪費一生。赫魯曉夫在聯合國脫鞋擊桌,希特拉在三軍之前揮臂狂舞,可見一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