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十一)

婚前需知

李卓民

 

  “軍牧,你願意為軍人證婚嗎?”年輕的見習軍官(Cadet OfficerK走來我陸軍醫院的辦公室查詢。“當然啦,這是我職責的一部分嘛。你這樣問,一定是打算不久之將來要結婚了,是嗎?”我笑着回答這愛爾蘭裔青年,並以問題觀察他的反應。在他點過頭後,我又繼續說下去:“不過,找我證婚可要有條件的。”“甚麼條件?如果費用不太大的話,我可以負擔的,不成問題。”他急忙地查問着。我告訴他不是金錢的問題,而是要為他及未婚妻子上婚前須知的課程,即婚前輔導。
  在軍牧的裝備上,輔導是其中重要的課題,因為軍人生活不同於平常人(Civilians),他們面對更大的心理與環境上的挑戰。除了基本的婚前輔導內容,如性格差別(Personality Differences),男女角色(Sex Roles),家庭背景(
Family Backgrounds),性的教育(Sex Education),家庭計劃(Family Planning),經濟處理(Financial Management),社交生活(Social Life),姻親關係(In-Law Relationship),宗教信仰(Religious Backgrounds),管教兒女(Child Rearing),並婚禮籌劃(Wedding Planning)等等外,更加上分離心理(Separation Psychology)以及重聚溝通(Reunion Communication),因為軍人家庭常被調派而有搬遷,分隔,作戰,受傷,陣亡,被擄,團聚等等情況出現。這種婚前須知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明瞭體驗到的,也不是局外的心理輔導員所能夠處理的。
  沙漠大戰後,南加州某部隊一名軍人返美與家人團聚,但發覺感情與關係上的重建出現了很大的障礙,家庭衝突接二連三出現。結果那年輕軍人開槍把妻子及幼女殺死,然後舉槍自殺。當一友好軍牧為這家庭作喪事禮拜時,那情景使人傷心欲絕,茫然失措,嘆息不已。許多軍人與家眷在分開前是依依不捨,分離後是惦念非常;但分隔太久,加上生活壓力多方面臨到,於是產生一種恨惡的心理,最後這種壓抑的心理就會在重聚的時候發洩出來。久別重聚開始雖然是十分開心愉快的;但重建過程中,如果沒有得着支持以及適當的輔導並溝通,分離時的反感,厭惡與埋怨就會像一個睡火山般慢慢地燃燒起來,一發不可收拾。婚前輔導中,最花時間的是處理個人的不成熟(Personal Immaturity)以及雙方面價值觀的差異(Discrepancy of Value Systems),這與家庭背景影響及成長過程所發生的事件大有關係。雙方對婚後生活的期望(Expectations)也是重要的課題。
  某個訓練週末(Drill Weekend),K帶着他年輕貌美的未婚妻A小姐到來,找我上婚前輔導的課程。在未開始時,我先打破僵局(Ice-Breaking),與他閒談生活的情趣,其實這也是輔導的一部分,藉以觀察他們的個性與彼此的配搭。A小姐是在美國出生的意大利人,與K有一般美國青年的爽朗善談,而且因兩人的學歷背景接近,生活方式相似,故此很快便可以了解他們的性格,志向,及對婚姻的觀念了。經過基本的問卷式測驗後,我們可以進到更深入的問題了,主要是與K的軍人事業(Military Career)有關。K仍在大學中修讀第三年級,打算讀完大學課程後,在儲備軍官兵團(R.O.T.C.─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中晉升為少尉(Second Lieutenant),加入正規陸軍中服役。A小姐十分贊同他的計劃,並樂於全職工作去支持她未來丈夫的學業與志向。
  在第三個輔導的階段中,我們面對一個較頭痛的問題,就是上一代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所造成兩個家庭的一些誤會,甚至引起了一些磨擦。K的愛爾蘭父母與A的意大利父母有不同的家族傳統,尤其是這未來的意大利岳母對這對青年及他們的將來家庭提出諸多要求,弄得這對男女大感麻煩,不知如何應付這個姻親之間的衝突。
  在我二十多年的教牧輔導工作中,我觀察到一件事實,東方人的姻親問題大多產生於婆媳之間的誤會與衝突,作兒子及丈夫的常常變成關係三文治(Relational Sandwich)。西方社會中姻親問題卻大部分發生在岳母女婿之溝通與相處的難題之中,所以女婿經常都不喜歡岳母拜訪,特別是要求同住一個時期。美國年輕的家庭都樂於保存其隱私權(Privacy),不喜歡別人或家長親戚去“侵襲”他們的二人世界;有了孩子以後,卻又不同看法,因為盼望有老人家作托兒(Baby Sitting)服務,以便可以往外面去享受二人世界的社交生活。
  我這個東方人軍牧提供了不少姻親關係上建立友好的良方,特別是以我們中國孝道與敬老的基礎去引導K與A。當然他們並不一定完全了解華人的禮教道統;但一些實際的生活提示總可以避重就輕地減少不必要的衝突。
  兩個月後,我在南三藩市的一個社區會堂內,為這對新人舉行軍方儀式的婚禮(穿藍禮服及設佩劍的儀仗隊),那意大利岳母與我拍照時,更盛讚我為他們雙方家長教導新人有方。

  “主啊,你造男造女,又為他們設立婚姻的制度,願人皆尊重這個制度,得享琴瑟和鳴之福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