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狗東西頌

余仙

 

  法國故總統戴高樂將軍(Charles-Andre-Marie-Joseph de Gaulle, 1890-1970)說:“在認識了人之後,我更愛狗。”這自然是有些憤世嫉俗,仿佛是說:“識透人心冷透心”。
  法國人愛狗,可能跟戴高樂沒有多大關係;全國的狗,每年所吃的牛肉總量,比西班牙全國的人吃得還多。


  美國人愛狗。他們與中國人不同,不食狗肉。卻很關心狗的健康。狗食品是大生意;狗醫院,狗醫生是專業;狗的宅邸要講究,自不在話下,還加空調設備。等到狗崩逝之後,盡孝極哀,還建立宏壯的狗陵狗墓,以資永垂紀念。
  中國古時以為事父母“色難”,要比“犬馬之養”更孝敬。實際上一般美國人,除了對其“尊犬”說不上敬之外,愛是不缺的。有的比對父母更好。
  中國古有“畫虎不成反類犬”的話。其實,畫犬更賺錢,何必畫虎?
  有個攝影家,生意不好,存活困難。朋友建議他,捨人像而攝狗像,結果生意興隆,正是所說的交了狗運。
  不過,要是觀察夠細,確能發現狗德可風。古人云:“雞有五德”;狗同屬家畜,雖說“馬牛羊雞犬豕”,排名在後,實在是不公道,沒有理由比雞低。狗有六德:

智能

  到現在還沒有誰測試過狗的智商,但其靈敏程度,比起人來會高出許多。
  官感有缺陷的人,會用狗為嚮導,就不至於迷失。警衛機構,豢養狗來檢查追蹤,有時要重金禮聘,但效果很理想,絕不是冗員閒職可比,更不會造假濫言。
  如果對狗加以重用,相信狗對伊拉克核子武器的檢查,就不必“先發傷人”,禍國殃民,借詞出兵侵略了。

忠誠

  一般都相信,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據說:有些人家,在家道衰落之後,就門可羅雀,往日的勢利朋友,再也不肯上門了;但那位忠心的狗,卻跟定主人,不肯就去。
  狗的可靠,是歷經考驗的,不因艱難困厄而變節,從無倒戈叛逆,投靠反對陣營的紀錄。
  1587年,蘇格蘭瑪莉女王被斬首。據載:

她身首分開之後,嘴脣還翕張一刻鐘。…一名劊子手,拉下她的袖帶,發現一隻小狗在她的衣服裏,必須用力強把它拖出來。不過,那狗不肯離開主人的屍體,去臥在女王被斬下的頭和肩之間。

  還有忠犬當主人遇難的時候,冒險營救,往往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有的竟以身殉。不少這類的故事,十分使人感動。
  古時羅馬的凱撒,中國的皇帝,常會遇到禁衛軍奪權,禍起宮廷,養狗可以少這種顧慮。

順服

  人養狗,是因為其順服。人稱唯命是從的人為“走狗”,表明其不加分辨,只為主人服務。
  狗連主人家的小孩子,認識了之後,也會順服。一隻大的牧羊狗,會聽小孩子的使喚,絕不違背。不由得你不信。
  人會起野心,兵頭成為軍閥,專橫跋扈,割據抗命,有的時候,還要取而代之。養狗就安全多了,不論其年資多高,仍然會順從。

勇敢

  狗是勇敢的動物,常為了保衛主人,敢於面對比它大,比它猛的敵人。熊比狗厲害得多,但狗奮勇敵擋龐然大熊,絕不肯退縮。也許,真的搏鬥起來,久戰還會是輸的成分多,但狗敢於挑戰。
  比起人來,許多的軍隊,有守土衛民之責,當敵人來了,將領先行向後轉,再前進,差勁得多了。
  因此,狗是可靠而忠實的好衛士。我們常見巨宅華邸,或不甚巨的家屋,寫着:“內有猛犬”,是很有效的防衛。

廉正

  狗能耐苦,隨遇而安,甚麼生活都能適應。
  從來沒有狗因為主人家敗落貧窮而轉投他人,另入別黨;更沒有發生過貪污情事。

  從前的人以“狗生活”(Dog's Life)為簡單艱苦。希臘古哲學家,有一派名為“犬儒主義”。
  迪奧真尼(Diogenes, 412?-323 BC)住在木桶中,生活極為簡單,於世無求。亞力山大對他極為景仰;但他不慕榮利。亞力山大希望他能去參加他的加冕禮,但失望了。亞力山大去看他;垂詢有何所求。他說:“站開些,不要擋我的陽光。”亞力山大說:“我是亞力山大王!”回答:“我是迪奧真尼,一條狗。”
  人不一定都有人格;這以“狗”自稱的哲學家,還真有自尊的“狗格”,絕不搖尾乞憐。

忍辱

  “狗彘不如”,“狼心狗肺”,明明是人與人衝突,這些罵人的話,都用在狗身上,是不公道的事。但狗有涵養,能夠忍辱負冤。譬如:人歧視輕視它,從不懷怨;被枉打了,它也不勃然變色,或掉尾逕去。
  據說:有人在出門的時候,他的愛犬牽衣不容主人去。主人不耐煩,以為是不吉之兆,用腳踢它走開,狗仍然來咬住主人的衣裳;用鞭子抽打,還是如此。最後,暴躁的主人拔劍斬下了狗頭。卻發現是前途有危險。後悔誤會了忠犬善意警告。
  猶太人罵同性戀者為狗,更是沒有道理。其實,狗的性生活殊少隱密,從未發現有那種下流行動,可見是誣妄。當然,狗不會嘵嘵自辯。
  反觀我們同類,有名的是:“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利米書17:9)如果知恥自勉,莫甘落後,沒有理由相信人不如狗。

  這些狗的好處,可以使人反躬自省,自己檢點,不妨謙卑效法狗的長處。但狗總歸是狗,不可過分抬舉它,像衛靈公愛鶴過於愛人,就不好了。
  聖經說:“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珍珠丟在豬前,恐怕它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馬太福音7:6)可見耶穌不尊狗而輕人。祂也說:先讓兒女吃飽了,再照顧狗的需要。
  我們總應該先注意同類的人,同有神形像的人,才愛護狗及別的動物。這才合真理,是適宜的輕重之分。
  歲次丙戌,值狗年,爰作狗東西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