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胖與瘦

凌風

 

  人過中年,對於腰圍很敏感。
  朋友久未見,如果說:“您怎保持這樣苗條!”或說:“您減肥了!是怎麼作的?”似乎是稱讚一項成功。有次我僅是對朋友的尊腹,無意的看了一眼,就引起了反應:“看甚麼,我自己知道腰圍增加了!”當然,到用餐的時候,他借詞推託少吃。
  在二十世紀中以前的中國,胖人不多,說:“清減”,等於說病。相反的,對於胖人,稱為:“發福”!仿佛是“腰纏十萬貫”的外在表現;不僅是稱羨,簡直等於敬畏。
  有本論語,不是講孔夫子之道,是多載幽默文字的雜誌。後期的主編,已經不是林語堂(1895-1975),是邵洵美(1906-1968)。曾看到有人發起組織“胖子會”,刊登了啟事,徵求會員,以胖重為尚,“得享胖譽,可免瘦譏”的人,有資格參加,並列有一群名人,為發起人,以資號召。
  在1948年某期,論語刊載過一幅豐子愷的漫畫,標題“布袋僧與鐵羅漢”,畫中人物,一胖一瘦對陳,還有打油詩:

快哉快哉真快哉,接收之品滿布袋;
我今跳出禪空門,索性來個大開齋。
笑爾無能窮骨頭,餓死凍死活應該;
千載難逢好機會,何不大發勝利財!

  這畫的背景,是諷刺當時中國的怪現象:1945年,美國勝利了,遠在中國西南山地逃難的國民政府,跑出來湧向沿海城市;發“勝利財”比勝利更實惠。“接收”的意思,是接受“敵偽財產”;“敵”是指日本說的,“偽”是南京汪精衛政權,政權可以偽,但財產不偽,接收大員強取豪奪,放在自己口袋裏,所以成了腦滿腸肥的新貴,就是“布袋僧”。另外還是有不貪不污,清潔廉正,持守原則的君子人,只好就作甘於挨餓瘦硬頑固的“鐵羅漢”了。


宋子文

  不過,當時的文化背景,是肥重瘦輕。有位瘦小的宋嘉澍牧師(1863-1918),生了個兒子叫宋子文,是非常有名的財經專家,根據大英百科全書記載,宋子文(T.V. Soong, 1894-1971),是全世界最富的人,好像是有名貧窮中國的光榮。“眾人皆貧我獨富,眾人皆瘦我獨肥”,該是超過足以自豪了。其實,宋子文自然不瘦,但算不上過肥;雖然不窮,但比不上孔祥熙(1880-1967),至於世界最富,更頗有距離。可惜的是,即使負太富之名,也有些欠方便的地方。在國民政府窮途末路的時候,遠道向美國請求五億美元貸款;所獲反應十分冷淡,還有人說:“何不返求諸己?”


塔福特 William Howard Taft

  政商顯要中,難得見苗條輕盈的身材;一餐萬錢,要保持不肥,需要有超群的克制力。當然,有人應酬太多,吃出胃病,要不變瘦也無可奈何。傳統的說法:“食言太多,焉得不肥”,卻未必盡然。美國的好總統之一塔福特(William Howard Taft, 1857-1930,第二十七任1909-1913),此公體重三百五十磅,應該算夠“偉大”了,但以規矩守法知名,自然少有說話不兌現的。他在退休後,受任首席大法官,他自己很快樂,也作得不錯,是史上唯一的總統轉任大法官。

  印度的“聖雄”甘地(Gandhi, 1869-1948),其有名的照片,是一副半赤裸枯瘦的形象。其實,他在英國學成,到了南非,不僅該能吃得很飽,還很有經營律師發富的機會;爭取印度獨立,他也有飛黃騰達的可能。但他不能作的,是吃飽肚皮,任良心饑饉。甘地說:“如果世界上有一個人沒得吃飽,我任意浪費,那就是罪!”
  豐肥,不僅是看現在,還要顧念將來。


甘地 Gandhi

  聖經記載,約瑟為埃及法老圓解異夢。尼羅河七隻肥壯的母牛,被七隻乾瘦醜陋的母牛吞吃;七個肥美的麥穗,被七個乾弱的麥穗吞吃。約瑟得到神的指示,解明是先有豐年,後有荒年;並且受法老任命,主管建立倉廩,聚斂糧食,積穀防飢。(創世記41:15-36)這仿佛“常平倉”的制度,不僅救了埃及饑荒,也保全了以色列家,成為日後昌大的民族,能夠成全神的旨意。
  法老的異夢,也給我們一個教訓:我們無法看到,明天的情況如何,或順或逆,或豐或歉,只有仰望神,倚靠神。
  在上一世紀,中國慘經連年天災人禍,許多枯瘦的年代,人民死亡也不少,瘦弱的人更多。感謝神的恩典,“病夫”終於站起來了,而且成為健人,加以三十年來的經濟豐收,人民脫離了貧窮,中國的肥人,自然也在繼續增加。
  在1980年代,中國個體戶經濟的開始,說起“萬元戶”,有些了不起的感覺,現在早已經過時,丟到垃圾箱裏去了。今年的世界紀錄,中國有最多的百萬富翁,連十億以上的富榜,也列有三十七名,還在繼續上升,誰知道明年之域中,會是誰家天下!
  豐肥,不僅是身體的需要,更不能忽略靈魂。
  耶穌說:“叫人活着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福音6:63)以色列人蒙神恩典,領他們出了埃及,在曠野的路上,為了肉體的私慾試探神,神“將他們所求的賜給他們,卻使他們的心靈軟弱。”(詩篇106:15)“軟弱”,或譯“心靈瘦弱”,就是Sent leanness into their soul。這是說,食物只能夠填滿人的胃,卻不能使人真箇足,更無以使人有力量,奔走錫安大道。
  現代人已經曉得,肥胖會有心病的危險。摩西在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之先,就作歌教導他們,要防止心病的重要:“耶書崙漸漸肥胖,粗壯,光潤,踢跳奔跑,便離棄造他的神,輕看救他的磐石。”(申命記32:15)這是多麼大,多麼嚴重的問題!看來神還是喜歡瘦的人,或說是“自我”損減的人。“祂必興旺,我必衰微。”是何等的心志呢!
  願我們在神面前,省察自己的內心,不要因蒙恩肥胖而自高,離開施恩的神,因為惟有祂,是萬福的泉源。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