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靈芝

余卓雄

 

  秦始皇好神仙,派童男童女去尋靈芝草,以求不死,不是他愛生存,而是他作惡多端,不敢死!
  相傳有個皇帝,當術士為他捧上一杯長生玉液,旁邊一位諫臣卻把杯搶了過來,一飲而盡。皇帝下令把他斬首,諫臣道:“此藥倘是靈驗,雖斬也不死。如果是假貨,不斬也死。皇上何必動怒?臣寧可冒君,也不願後世笑皇上被人愚弄!”真是一針見血,可圈可點。
  基督教為時四十天的大齋節,英文稱LENT,是記念耶穌受難,到復活節前的星期五為高潮,商業也停頓一小時,供人追思。中國人的清明掃墓,恰在此時。且又是黃花崗流血的一月。我們不禁又被“死亡”兩字驚醒。
  古今人類最大的紛擾,就是死亡。有謂前世種因,今生受報,卻把人的奮鬥和愛心抹殺,因而一切災禍,不過係前生作為。中國萬家百姓,連年飽受折磨。如按因果,便是應得。想下去,奧士華殺死甘迺迪總統,當是除害了。那些貪官污吏,飽餐民脂,該是受報了。正是“冤冤相報何時了”。矛盾的是做人既苦,卻又不願捨人而不做。幸而世上沒有靈芝草,專供豪門顯貴享用,否則老百姓苦上更苦了。
  長生之道,不是我們能偷生多少歲月,而是你有否替自己的良心獲致和平。歷代暴君強逼百姓高呼萬歲,是封建社會中一種精神虐待。某些人如行屍走肉,雖生猶死,豈屬公平?
  人老了,生理退化,死是肉體的需要,沒有值得可怕的地方。但是死亡決不是滅亡,也非生存的終結,所以是人類考驗最嚴肅的一關。
  由肉體進入靈魂的永生,或永死,是生的另一形式。在心理學上,靈魂是不會熄滅的。在邏輯學上,認為既在世上不可能予靈魂應受的幸福,那末另一個世界的延續是合理的。在辯證論上,人不經常受到平等的待遇,如果死了即是完了,不能使罪惡得到適當的處罰,實在違背公義。所謂善惡到頭終有報,也是指死後的情境。我們豈可因今生受了冤枉,便存心來世吃喝一番,把別人奴役?
  若干年來,每逢復活節,我看着上教堂去的擠擁人群,感觸殊多。他們不應是為湊湊熱鬧而來,因為復活節的故事,最容易使人感到生命的脈搏,大家都探索生命中最奇妙的一個問題:“人死了,還能再活嗎?”
  耶穌的答案是“能的”。祂不是說過“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嗎?這便是天國的靈芝了。古今聖賢庶民,都有像秦始皇求不死的渴望。比方徐福和他的大隊人馬,藉名求仙,決心不作回程之想,是求生的另一方式。這並非過錯,錯的是他們只求在地上不死。但是,一粒種子,不埋在泥土下,豈能發芽開花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