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守望者和啞巴狗

馮虛

 

  有人家被賊偷了,搬運去很多東西,包括傢具和電視機。問起:“你不是有狗看家嗎?”他笑笑說:“我的狗是名副其實的看家狗(Watch Dog),甚麼人來都歡迎,賊在搬東西,它只是看,在那裏看着,看着,甚麼都不作。”
  人以狗為最好的朋友,對狗期望甚高。狗,一般是以忠誠著名的,關心主人的利益。

  不過,有另外一種教牧,是“啞巴狗”,只知為了自己的利益打算,貪心肥己。不要以為這是誰對今天的教牧不敬,這是神藉先知以賽亞,說到當時牧人的情形:

田野的惡獸,都來吞吃吧!
林中的諸獸,也要如此。
他看守的人是瞎眼的,都沒有知識;
都是啞巴狗,不能叫喚;但知作夢,躺臥,貪睡。
這些狗貪食,不知飽足。
這些牧人不能明白,
各人偏行己路,各從各方求自己的利益。
他們說:“來吧!我去拿酒,我們飽飲醲酒,
明日必和今日一樣,就是宴樂無量極大之日。”
(以賽亞書第五十六章9至12節)

  神設立先知,不是只要他們講美妙動聽的道理,也不是要他們預言有甚麼事故將要發生;而對他們有重要的付託,也有很高的期望,就是作守望者,看見危險將來,神的刑罰要到,就發出警告,警戒人悔改。
  當然,叫人悔改是不受歡迎的消息。
  不盡職的牧人,不傳出對當世警告的信息,只顧自己,實在是很可哀的事。不過,對羊群來說,卻是真實的咒詛。
  看家狗不盡職,賊來了不叫不咬,只是會帶來主人財物的損失;神家的牧人不忠心,任由“田野的惡獸,林中的諸獸”進入羊群,破壞教會信仰,是更嚴重的事。
  使徒保羅在以弗所,“天天冒死…同野獸戰鬥”(哥林多前書15:31,32)。在保羅工作的記載,並沒有住在荒野,需要與獸搏鬥,也不是他性喜狩獵;所說的,是他如何的愛主所託付的會眾,竭力保衛教會,不要羊群死亡。他離去之後,情形不同了;保羅說:“我去之後,必有凶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使徒行傳20:29,30)缺少了忠心的牧人,有多大的差別!
  在以色列地,畜牧人家,有時養牧羊狗,照管羊群。看見過的就知道,牧羊狗非常機警,勤快,一會兒跑在羊群前面,一會兒跑在旁邊,有時還走在最後,從不停止,好像它知道環境,要日夜保護羊群的安全。先知說到當時牧人的情形:
  1.瞎眼沒有知識:通常養狗人家,當狗眼睛瞎了,也不遽然丟掉,還是照常養活他們,把食物送到他們跟前。不過,這樣的狗已經失去主要作用了;如果耳朵還好,聽到主人的腳步聲,還可以熟悉的搖搖尾巴。這仿佛是描述老先知以利暮年的淒涼景象。有的更像以利的二位公子,根本就“不認識耶和華”(撒母耳記上3:3,2:1)。
  可憐有些教職人員,他們不一定老到感官失效,只是沒有異象,佔個地位,應付時間,自己不認識主,也不竭力追求認識祂;並且看不見時代的需要。他們所知道的,不過是自己身邊的利益。但神興起時代的僕人,是對主完全忠心:“耶和華將自己的話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這話傳遍以色列。”(撒母耳記上3:21)
  2.啞巴不能叫喚:狗叫是不受歡迎的事。作盜賊的,知道先對付狗,免得它喚醒主人或守衛;有時,深夜熟睡中,狗叫了起來,連主人也不喜歡,以為它多事惹厭。人家都在作大太平夢,狗叫起來,是多麼殺風景!所以有時候狗的工作,是盜賊恨,主人也不支持,兩不討好。以色列有一個先知米該雅,就是這樣的不識時務。當亞哈王要去反攻基列的拉末,所有的“先知”爭先恐後的表示愛國,熱烈擁護;但那個米該雅,偏是老毛病不改,“不說吉語,單說凶言”。結果,挨了打,還被關監牢(列王紀上22:1-38)。只是如果亞哈肯聽他的警告,就不會去送死。
  假先知和識時務的先知,都知道誰的手會餵他,甘心作啞巴狗:領袖犯罪他不講話,表示擁護;窮兵黷武作不義之戰,他也靜默不出一言。不過,在神面前,難免失職之罪。
  3.貪吃而且好睡:吃多了,胃需要血液去消化,腦就缺少氧,容易疲倦睡眠。有人說:在客西馬尼園中,三個門徒跟主最親近的門徒,不能夠同主儆醒禱告,可能與逾越節吃得太多有關。這自然是純出於推想,可能遠了一點,而且只有一次;悔改以後,經過五旬節聖靈的澆灌,他們都成了忠心的使徒,傳揚福音,為主殉道。
  不幸,有些不盡責的先知,不敬畏神,也不愛人關心人的靈魂,只是為了飯碗混日子;他們不讀經,不儆醒,貪愛世界的物質,為肚腹生活。這樣的雇工,對於神家不僅無益,而且有害。
  如果誰弄來個狗看羊,有這三樣毛病:不知,不叫,不儆醒,會有甚後果?

  在美國獨立戰爭的時候,有名的“Black Regiment”,發揮了很大的威力,立下了戰功。不過,請不要誤會以為那是黑人軍團,實際上是“黑衣軍團”:因為教牧人員都穿黑衣。他們當中,有人在教牧的黑袍裏面,就穿着戎裝,甩掉長衣,就實在親身參戰,躬冒炮火;但更重要的,效果也更大的,是他們忠於神的呼召,傳出時代的真理,激勵人心,完成獨立的目標。(Francis Schaeffer, The Complete Works of, vol.5, p.490

  願今天的牧人,仔細省察自己:是否忠心服事神,討神的歡喜,還是因循敷衍,求自己的利益?願神興起屬祂的人來。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