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無中生有

劉炯朗

 

  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口渴的時候,一杯乾淨的白開水,清淡的新茶,濃郁的咖啡,冰涼的汽水,香醇的紅酒,不但可以解渴,也是難得的享受。灰頭土臉,一身臭汗,的確難受,沖一個冷水澡,泡一個熱水浴,身心頓為舒暢泰然。衣服弄髒了,用水來洗;桌椅沾塵了,用水來抹;澆花增艷,沖廁除穢,我們生活中每時每刻都要用水。在今日的文明社會中,有了自來水的供應,每時每刻都有水可以用,自來水龍頭一開,清澈的水源源不絕,自來水龍頭一關,馬上就寂然無波。可是,自來水龍頭常常會出點小問題,水龍頭關不緊,水就會點點滴滴流個不停,雖是小事,也饒生趣。
  水龍頭關不緊漏水的時候,讓我想起“青年守則”裏面的第十二守則“有恆為成功之本”。一點一滴的水,一絲一毫的力量,一分一秒的時間,累積起來,就可以成海成河,就可以撼山動地,就可以延續至萬載千年。數學裏有一門叫做“微積分”的課程,那是學理工的學生的大一必修課,這門課程裏面最基本的觀念可以說為:“把無窮小累積起來,可以變成大,很大,甚至無窮大。”滴水穿石,磨杵成針,愚公移山,精衛填海,一點一滴的努力,持之以恆,便是成功。
  水龍頭關不緊漏水的時候,讓我想起朱熹的詩:“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一滴一滴的水,來自龐大的水庫,水庫的水來自河川雨雪,實在可以說是一個無盡的源頭,有了源頭,一滴一滴清澈的水自然不竭不盡。自來水如此,生活上其他資源亦是如此,修身為學更應該是如此。
  水龍頭關不緊漏水的時候,讓我想起鄭板橋六十歲生日時,為自己寫的對聯:

常如作客,何問康寧,但使囊有餘錢,甕有餘釀,釜有餘糧,取數頁賞心舊紙,
放浪吟哦,興要闊,皮要頑,五官靈動勝千官,過到六旬猶少;
定欲成仙,空生煩惱,只令耳無俗聲,眼無俗物,胸無俗事,將幾枝隨意新花,
縱橫穿插,睡得遲,起得早,一日清閒似兩日,算來百歲已多。

  自來水一滴一滴地漏掉,不必計較,大雅無傷,帶來一份有餘的感覺。板橋先生曾經說過“難得糊塗”,其實他真是難得的聰明。“囊有餘錢,甕有餘釀,釜有餘糧”那就是口袋裏有用不完的錢,酒甕裏有喝不完的酒,飯鍋裏有吃不完的飯,一切都是綽綽有餘,夫復何求。“耳無俗聲,眼無俗物,胸無俗事”那就是有餘情,餘興,餘心,去聆聽絲竹之音,去觀賞花月之美,去懷抱幽情雅興,壯志豪情。“五官靈動勝千官,過到六旬猶少。”“一日清閒似兩日,算來百歲已多。”那又真是“有餘,有餘,又有餘”了。
  水龍頭關不緊漏水的時候,讓我想起“嫁得瞿塘賈,朝朝誤妾期,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的詩句。聽慣了自來水一滴一滴的聲音,可以機械性地預知下一滴水滴下來的時間,有信有約,絲毫不爽。從古代的銅壼滴漏,到今天可以準確到一天只差一百億分之一的原子鐘,都讓我們以時間為共同點,作為行事的準則。元宵佳節的“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七夕良辰的“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到今天的文明社會裏頭,開會,上課,觀劇,赴宴,乘車,坐船,都是像由一滴一滴的自來水來規劃一般,有序不紊。
  水龍頭關不緊漏水的時候,讓我想起“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和“多情卻似總無情,唯覺樽前笑不成,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的詩句。一滴一滴的水,聽似無情,但是有無之間,還不是“滴者無心,聽者有意。”盡在不言中嗎?
  不久以前,我寫了一篇短文,描述水龍頭漏水的時候所引起的一份無能,無奈,無窮,無憂和無情的感覺(“當水龍頭漏水的時候”)。但是水龍頭漏水的時候也引起了一份有恆,有餘,有源頭,有約,甚至到底是無情還是無情的聯想。識者會說這篇短文的確是狗尾續狗皮,實屬無聊。只盼知我者會覺得舞文弄墨於有無之間,還算有趣。

(原載於聯合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