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22-01-01

第二次機會

馬可的獨白

凌風

 


St. Mark
by Frans Hals, 1582/83 - 1666

從前,我還正當少年時,
主耶穌率門徒在我母親家裏聚集,
我也跟着湊熱鬧,在一邊聽聽故事。
有個晚餐後的守夜禱告會,我參加了,
那是逾越節的前夕,
 在那熟悉的橄欖園客西馬尼。
主帶着三名門徒去遠處另個角落,
不知道為甚麼,我感覺
 夜寒的空氣沉重像是凝泥。
無論如何,已經春分了,醉人欲睡,
 我們習慣於拿外衣蔽身蓋體。

時間約摸在半夜吧,黑暗掌權
黎明的箭,卻飛得分外的遲滯。
忽然,雜沓的腳步聲,
來的人執火把,帶刀棒,是一群捕役!
從綺夢中醒轉進入噩夢,匆忙間,抓起
 一塊麻布遮身隱藏在橄欖林…
驀地覺得有人追抓,或是樹枝扯住,
我急忙赤身沒入樹的暗影裏。
我得勇敢,雖然面對烈日。

兩年多以後,我還沒有完全脫去幼稚,
我的表哥約瑟從居比路來,賣去田地
 參與了耶路撒冷的團契。
他信從了那道,與彼得,雅各那些人,
 常是在我家一同聚集。
後來,熱心的約瑟—
 他那麼有愛心,樂於安慰,幫助人,
使徒們愛重的稱他巴拿巴(意思是“勸慰子”)。
他還北上去敘利亞,又到了海港安提阿,
宣揚主的福音,教導門徒真理。
我愛聽約瑟兄歷險的故事,
還有掃羅的奇妙悔改近於傳奇。
我也嚮往宣教旅程和弟兄相愛,
特別是海上風光常存在我的胸臆。
終於有一天,這些浪漫的夢想,
 在我少年的身上都成為事實。

我參加了巴拿巴和保羅的佈道團,
好一陣子的快樂展翅欲飛;
好些時間工作在居比路島,小亞西亞,
少得周遊觀光新鮮就事與願違;
其貌不揚的保羅又少見他嬉笑,
再登大陸我就如倦鳥暮宿辭別而回。
又過了些日子,靜久思動我申請歸隊,
保羅堅持不允,與巴拿巴分爭使我羞愧。
巴拿巴帶我去了居比路在那裏牧會,
我雖然懊悔,但沒有誰能收覆水!

樹木枝繁葉茂是自然的發展,
教會的事工,也是由近及遠;
但歲月迭運人也會漸漸衰老,
我母親自然也需要人看顧照管。
在那裏,我常與大漁人彼得交談,
他一一指導我許多的屬靈經驗;
君子有過,如日月之蝕人都可見,
有過悔改,歸正後人仰望光明正圓!
仁愛的主,總是給門徒第二次機會,
使徒彼得也曾接受保羅的糾正規勸。
慈父般的諄諄教誨我,經日累年,
魯莽的孩子時霑雨化得許多訓言;
從所領受的,我寫下了福音紀傳,
痛苦的否認主使他更溫婉經練;
現在,我知道,保羅為傳使人得
 自由的福音,自己帶着鎖鏈;
在羅馬即將殉道被澆奠,
 他仍然希望,對我有希望,要
 見為最後一面;我放下了一切,
 放下了自己,回到那可愛可敬的使徒腳前。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覺醒行動 ✍于中旻

藝文走廊

神的榮耀(四)最初的應許 ✍凌風

談天說地

一國有慶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天、地同行 ✍謝錫命

談天說地

聖經怎樣看墮胎? ✍林向陽

談天說地

人間名利 ✍劉廣華

點點心靈

男人.上帝 ✍余卓雄

點點心靈

黃昏的玫瑰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