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替天行道的故事

田立柱

 

  文化大革命後期,有“批判水滸”的“運動”,其中水滸傳之中的“宋江”即這“運動”的主角。好像為了這次的批判,“宋江”被“復活”了一般,各樣的宣傳材料,充斥着宋江那些被重新改編的事蹟,漫畫當中的宋江,顛覆了傳統文化中宋江的正面形象,成了一個“小丑”。這個古典小說人物,被影射到“政治領域”的真實領域,整個社會被帶到政治的洪流之中,確實是“轟轟烈烈”的熱鬧嘈雜。宋江其時被指稱是革命的叛徒,他的一番革命,只是為了向當政的宋朝皇帝,邀功邀功的籌碼而已,他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替天行道”,自然這裏的“天”,就是宋王朝的皇帝,他就是天子,是天的代表。所以當被招安的時候,宋江是那麼的激動,大有一番“感恩涕零”的味道。

  其實,那時候真正的“替天行道”者是這“運動”的操盤手們,他們的天既不是傳統文化的“天道”,也不是那個時代的政治領袖,而是為了自己的遠大前程,是郭沫若所說的“篡黨奪權”者,這只是他們“黃粱美夢”大戲當中的“過場戲”而已。他們最後的倒臺,是可以證明他們的“天道”的虛空實質,只是他們自己的一番“美夢”,如同“浮雲”短暫的出現後,又短暫的“消失”一般。“一切都是浮雲”的說法有些極端,有許多事情,確實是“浮雲”,是“過眼煙雲”的現象,一陣大風之後,被滌蕩得“空空如也”了。天是不需要被人去替祂做些甚麼的,基督信仰告訴我們,上帝坐着為王也就是這個含義。祂有充分的主權。不需要人為的“額外作為”。古人說“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想來我們今天的不少人,也有點“替天行道”的意識,他們意識裏的“天”似乎如同我們人一樣,對任何事物會相應的價值判斷那樣,如果沒有自己的感覺的情況出現,他們就會不自覺的出來表現一番,這樣的表現,是含有“替天行道”意味的。這是人的錯覺而已,雖然不能就此下個甚麼的定論,卻也不能排除人的這樣直覺的衝動,自然有時候這樣的衝動並非一己之私,但是卻在人與人關係的領域,帶來不少的麻煩,給他人帶來許多的困擾,約伯記裏面的那三個朋友,就有些這樣的意識,本來是要安慰約伯這個朋友的,但是到了真正“探討”人生意義的時候,卻變了味道。他們那一番的勸慰本意,反倒成了一劑毒藥,給約伯帶來無限的苦惱,雖然約伯最終還是超越了這些“好言相勸”的苦毒。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給別人帶來“好處”,會“造福於人”,但是卻需要注意,在人生的舞臺上,每一齣戲碼當中,你僅僅是個配角而已,主角永遠是當事人自己。沒有人可以代替他自己和上帝的關係,雖然我們確實應該做到幫助的責任,但不能沒有“界限”,超越這個“界限”,便有幾分“僭越”的意味了。你不能把自己的角色轉變為其他形式,我們所說的不自覺,大部分時間就是出在這些方面,明明是件容易的事情,因着我們的“超越界限”,導致出現了“錯謬”,出現了人與人之間的諸多困擾,所謂的“吃力不討好”,大約此類的事情佔多數。“替天行道”好像是件好事,卻是一件極其需要謹慎的事情,我們只是“配角”,只是神事工的僕人,不要忘記了,這些極其重要的事項,否則是容易出問題的。那就即不討人的喜悅,也不討神的喜悅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