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萬事如意

余卓雄

 

  我們有一位教友來做禮拜,汽車剛到教堂門口,在下車的時候,新穿的鞋子有點蹩腳,三藩市的山坡既斜又滑,她不幸跌倒,斷了一根棵骨,這件意外使她在醫院和家中躺了五個月。談話中有人譏諷上帝,為甚麼殘忍令一個到教堂去的人受苦難。所謂上帝保護,何以自圓其說?
  問題似乎是上帝的兒女應該列為特權階級,萬事如意。我不禁聯想到數十年前,救世軍一架專機前往倫敦開會,在越過大西洋時失事,全機七十四人喪命。某年暴風,吹塌了一間教會學校,裏面幾百學童,正在作早禱。又以前三藩市最古老的聖瑪利堂,被人放火焚燒。我們僅舉一二,災禍往往不請自來,人求庇之心迫切,是值得同情的。然而如果對上帝的愛懷疑,信念一經輕撞便搖搖欲墜,其缺乏鬥志,恐懼,軟弱,乃屬必然。
  太陽光照好人,也照歹人。意外之事發生,一是我們事前疏忽,一是上帝的容許,也常是福分的另一形態。“塞翁失馬”的故事,就是此意。鞋子既新,路又滑,當是環境使然。退一步來說,病床中往往迫使我們啟發深省,平日營營逐逐,每忽略了上帝的好處。所以災禍降臨,夜深人靜,正是檢討和數算恩典最好的時光,以備東山再起。上帝對“保護”的看法和人不同,比如小孩子吞了一根魚骨,做母親的在他背後拍擊,這種拍擊是有益的。那位跌斷了踝骨的朋友,安知如非上帝保護,她恐怕還要跌斷整條腿,或者早已送命?過了五個月可以復行,不感謝還埋怨甚麼。


George Washington's Prayer at Valley Forge
by Henry Brueckner

  意外又常帶來幸福,此例至多。正是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不要只看自己和目前。朋友們常笑說讓我們祈禱晴天,以利野餐進行,那麼渴望雨水的農人怎樣?記得在中國時看榕樹頭的善男信女叩頭燒香,禱告盡為本人亨通利達。而基督教禱告的中心是:“他人”和“神旨”,不是“人意”。沒有人應求一己榮華安樂,萬事紛至沓來,皆有益處,只要看你的態度如何。人經過憂患,反變得強壯了。我們對“平安”更看為至寶。
  連尼夫人患了絕症,自知要死。在最後的幾天,我和內子常去探望,她的鎮靜和勇敢,使我難忘。
  十字架本身不是鎮命符,卻是救贖的表記。因為曾有無辜的血,在此流出。火燒後重建的聖瑪利堂,將為以後世紀希望的象徵,原來破壞就是創造的前奏!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