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蜀有重山之險

鄭國輝

 

  自從小學時入迷於三國演義,我對四川省便非常嚮往,大概“演義”後半部的故事現場多在四川。巴蜀為天府之國,足以閉關自守,乘時崛起者,都竊踞稱雄,像西漢末公孫述,三國劉備,東晉李特,南北朝蕭紀,唐劉闢,五代王建,孟知祥等。縱觀中國歷史,華夏有變,四川先為兵鋒,有“天下未亂蜀先亂”之號。李商隱寫了一首詠巴蜀的七律,囊括了四川特殊地理環境,兼涉及其歷史:

井絡天彭一掌中,漫誇天設劍為峰,
陣圖東聚夔江石,邊柝西懸雪嶺松。
堪嘆故君成杜宇,可能先主是真龍,
將來為報奸雄輩,莫向金牛訪舊蹤。

古蜀主建都於天彭(即在成都北約五十里的彭州市),分野廣大的巴蜀地處青藏高原向平原,丘陵過渡的地帶,東,西,北三面環高山,幾條大河從北向南流,注入長江,詩的次句用劍喻高峰的森嚴,三句謂諸葛亮在白帝城邊留下的八陣圖,江流石轉,氣壯山河,紀東川之險也。1984年我乘“東方紅”輪渡從重慶,穿三峽而下江陵。見到了瞿塘峽的夔門天險,灩澦迴瀾,深悟到杜甫詩:

  眾水會涪萬,瞿唐爭一門。

這“爭”字確是神來之筆,是使全詩躍然紙上的眼睛。去年在黃山西海飯店前和闊別了四十多年的初中同學龔懷京倚松夜話,他說:“我知道你足跡遍天下,但你還沒有到過我的家鄉四川省。”我立即作辯:“我曾到過重慶,涪陵,和萬縣,難道不算數?”他向我作神祕一笑:“你當時以為到了四川,今天我告訴你,你其實沒有。”我恍然大悟,1997年三月十四日起,川渝分治,重慶繼北京,上海,天津後,成為中國第四直轄市。巴東地區全部撥給重慶市,所以和懷京一夕話後,便暗自許諾,要目睹李詩第四句描寫的雪嶺青松,扼陝西,甘肅,西藏之隘的一部分。這夙願終於在這次“培正輝社中國西南遊”得償了。

  這是輝社第三次舉辦國外旅行,我們同學間交誼深厚,情好密切早是有口皆碑。從總角直至現在的黃金時代,數十年如一日,同窗共硯的情懷未有因時空分隔而有所沖淡。年事漸高,身在天南地北,藉旅行作兩三星期的聚首,實人生樂事之一也。“歲月行如此,江湖思渺然。”況且上次蘇,杭,黃山,張家界之遊,故國山河的壯麗秀逸,常在夢魂縈繞中。正是“舊國經年別,關河萬里思”,再動重蒞神州之念,於是和翁希傑及嫂夫人葉秀瑜磋商,安排此中國西南遊。蒙他們不辭勞苦,數次和中國青旅社接洽,兼頻頻和同學電話和書信聯絡,一行二十六人,終於在四月初出發。團員中有鄺乃良老師,我的多年好友梁桂培,及低我們十級的恆社周榮超同學。
  我們從張家界飛抵成都的雙流機場已是晚上七時多,在入居錦江賓館之前,在城南一餐館晚飯。總領隊鄧桂峰和四川導遊闞波考慮到我們這批老華僑,寓居外國多年,可能抵受不住道地四川菜的滋味,所以這星期內,吩咐所有廚師手下留情,免放紅辣椒作料。何汝顯立即抗議:“不行,我們有些人遙遠趕來,目的是品嚐川菜。”於是“麻辣席”臨時產生了。席友包括何汝顯,蔡煒國夫婦,鄧鎮郛,鄭惠安夫婦,王曦光,鄺淑芬學長(鄺老師的二姊),梁桂培,周榮超和我。黃秉權的大嫂黃蕙馨亦能吃辣的,因為陪同家人,不便和我們同席,所以碰上精彩的菜式,我們一定分她“一杯羹”。在成都過了一夜,翌晨匆匆踏上征途,長途汽車赴九寨溝。我這次旅行唯一的遺憾是成都只是一轉折站,我未能痛快淋漓地觀摩這歷史名城的文物。這是參加集體旅行“鴨仔隊”一大缺點,幸好回程時尚有大半天在成都,總算作了一走馬看花式的巡禮。
  從成都往九寨溝需要近十個鐘頭車程。途經灌縣,汶川等古鎮,都是風馳電掣,過而不入。沿着岷江北上,公路迂迴曲折,時而盤山而上峰,時而繞河而入谷。李白詩:

  山從人面起,雲傍馬頭生。

信然也。蜀中之棧道峽江,雄奇甲海內。高峰拔地,當人而立,山勢奇險卓絕。萬山環合,處處生雲,車前數尺,即不辨途徑,為雲霧掩隔也,仰望山峰已插入穹蒼,而更上猶有巍然大石,山之高可知矣。俯視不見山足,但見岷江滔滔白浪向南流動,雲根深插水中,山之峻峭可見矣。所以杜甫詩云:

入天猶石色,穿水忽雲根。

李白和杜甫都在四川生活了一段很長的期間,所以以如椽大筆,寫四川重山疊疊的險要,如此筆力,狀雄奇的景物,足以凌駕百世也。
  車程遙遠,曾在路邊小站停下數次,給我們憩息。洗手間收費人民幣五毛,沒有碎幣的只有緊跟着別人作“白食”。鄧鎮郛即席揮毫,先付守門人五元,對我說:“你寫遊記時,切勿漏掉我豪氣干雲,請九人如廁也。”車停在茂縣,在茂縣賓館內午餐。“麻辣佬”中的何汝顯,王曦光,周榮超都是美食專家,臨時多點了一大碗擔擔麵,叮嚀要下齊原料,果然吃完麻得唇舌也痺了;不能吃辣的咄咄稱奇,欽羨不已。第二大站是近九寨溝口的達基寺。帶我們觀光的圓悟和尚,是一四十上下的彪形大漢,口若懸河,宛然一在商場上打得瓜滾爛熟的賣貨員。這喇嘛寺藏在深山中,不算雄偉。別開生面的是寺旁一連串的翻經盤,是一長筒釘了很多活頁,圓悟解說藏人多是文盲,只要心內禱告,將長筒撥動一周,就等於讀完了活頁內的經文。我心想有如此速成辦法,可以解除求學時“開夜車”默記之苦了。參觀完了寺內外,圓悟要求我們放下些香油錢,足二十元的送白絲巾一條,足五十元的送黃絲巾一條。他的徒弟帶來一大束,果然其門如市,轉瞬間已售空。我頗懷疑這喇嘛僧是否入錯行?
  離開達基寺,汽車沿蜿蜒的山路跨越岷江源頭的山嶺,盤旋下山,谷內深處便是九寨溝。山路死角頗多,斜坡傾度很大,司機是鄒師傅和他的徒兒申師傅。後者是廿多歲的年輕小伙子,老師嫌他膽色不夠,師徒時生齟齬。鄒師傅雖技藝嫻熟,他在輪盤後時現出藝高人膽大,坐車前的同學觸目驚心,車子似乎衝向懸崖或和迎面車輛相碰,鄒師傅都輕輕帶過,似乎險象環生,變故出於俄頃,全是有驚無險。我全神貫注於路邊風景,見到了紅軍長征紀念碑群雕,是有坐有立的軍人銅像,原來此是當年二萬五千里長征所經過的路線。此地已近甘肅省邊界,三國時屬陰平,熟讀三國史的一定知道鄧艾偷渡陰平襲取成都滅蜀的典故。
  公元263年,司馬昭大舉伐蜀,遣鄧艾絆住姜維於沓中,鍾會分兵漢中,取漢,樂二城。姜維腹背受敵,首尾難兼顧,遂用棄卒保將計,讓魏兵全據漢中,取道陰平回師劍閣,列營守險,抗鍾會大兵,扼劍門蜀道的咽喉,魏軍不能飛越。糧道險遠,師老無功,魏兵欲引還,鄧艾突生奇計:繞道劍閣西百里,

自陰平行無人之地七百餘里,鑿山通道,造作橋閣。山谷高深,至為艱險,又糧運將匱,瀕於危殆,艾以氈自裏,推轉而下。將士皆攀木緣崖,魚貫而進。

先破江油。成都的前衛綿竹守將是諸葛亮的兒子諸葛瞻,忠有餘而謀不足,臨陣殞身,綿竹遂破。成都震怖,後主劉禪不經此嚇,開城門求降。姜維諸將在前線苦戰魏兵,料不到腹心先潰,咸怒髮衝冠,拔刀斫石,於是假降鍾會,巧施離間毒計,借刀殺人,使鄧艾功高被疑受誅,且推波助瀾,速成鍾會作反之謀,圖混水摸魚,恢復蜀漢。後雖奇計不成,和鍾會同死亂軍之中,其心可憫,其志可嘉,無慚諸葛亮知遇之恩也。

九伐總無成,心師武侯,能繼祈山六出志;
三分不可恃,計誅鄧艾,終復陰平一敗仇。

終成了姜維的蓋棺論定。我這次乘車往九寨溝,看到岷山的峻峭崚嶒,想到李白“蜀道難”的描述:“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方鉤連。上有六龍迴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迴川。黃鶴之飛尚不得,猿猴欲渡愁攀援。”不覺駭然興嘆!
  抵達溝口,已是涼風習習的晚上。此處賓館林立,旅店餐室的霓紅燈星光熠熠,宛若是一小賭城,那有點兒荒山野嶺的痕跡。居停處新九寨溝賓館只有一年新,但當晚停電數次。有些人在沐浴,黑暗中模索肥皂或毛巾,有些人在“出工”,黑暗中模索草紙。其狼狽情景可以想像得到。此是僅存的原始氣息罷。原來溝口沒有總電廠,各賓館自行發電,供應線未臻完美也。1994年何汝顯夫婦初到貴境,住的是藏族土著辦的招待所,夜間在床上可以從破屋頂的隙縫仰視月亮,星星,夠浪漫未?九寨溝的現代化和商業化何其神速也。
  九寨溝位於四川西北部岷山山脈的南段,四面為雪山包圍着,是長江水系岷江源頭的一條支溝,以藏族九條村落而得名。景區內則查洼,日則,樹正三條溝構成丫字型。黃山,張界家奇秀,突兀,飄逸的景色一看便使人沉迷陶醉。九寨溝驟然看下,似乎不是太特別,如此風景,北美洲有很多。回憶追索下,我覺得九寨溝像夢魘般,附擾着我的靈魂,很詭異,很奇幻,很美!那些水光浮翠,倒影林嵐,色彩繽紛的風景“似是舊時相識。”想真一點,別處景物未必是一樣。好像一支繁雜的交響樂曲,分拆開來,每一音符都是熟悉的,但併起各種樂器合奏產生出音調,旋律,和聲,數調齊奏Counterpoint… 這便構成一獨有的藝術作品。九寨溝美的精華是水,在這兒,湖,瀑布,灘,泉,急流,一應俱全,宛若三條長長的翡翠鍊,穿了些明亮的水晶,多粒璀璨的鑽石,和一塊塊瑩潤的碧玉。這百多個被當地人稱為“海子”的大小湖泊鑲嵌在雪山森林深處,成了童話世界。張家界的山景,我已作詳細的報導了。九寨溝的水景,亦值得我大書特書。雖然我凡庸的筆墨未必能寫得出這“山色四時碧,溪光十里清。”的神粹。

  九寨溝的湖泊大異其他地方的,原因是水質含有大量的碳酸鈣,形這成了湖底和湖堤的結晶體。這些沉積石在太陽光照射下,呈現各種顏色,絢麗奪目,供應各海子的森林流泉來自雪山溶冰,再加上經過不同高度之梯湖的層層過濾,晶瑩的湖水孕育著各種苔蘚,所以碧藍是基本的顏色,藍天,綠林反映在清澈如鏡的水面上,如詩如畫。鏡海就是其中炯炯者。當風平浪靜,水波不興時,鏡海像一大塊恬靜的明鏡,反影出四周景物。鳥飛在水內,魚游在空中,水天不分.當微風拂過水面,吹皺了一湖錦緞,水內的山,雲,樹也隨之搖搖晃晃,一切靜物都動起來。宋理學家朱熹有詩詠這類的水景:

半畝方塘一鏡開,
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誰那得清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

  中國人很有畫家的眼光,文字亦頗含詩意。很多景物經品題後加以美名,確能令遊人產生遐思。臥龍海湖心有條碳酸鈣形成的堤埂,呈乳黃色,給人印象是橫臥湖底一條長龍,在粼粼碧波內,視感中潛伏的長龍在擺動着。長龍上苔草和雜樹叢生,似長龍紅色的爪牙根鬚,隨浪舞動着,長龍張牙舞爪,有躍湖而出之勢。盆景灘離溝口不遠,湖中松蘿繞樹,苔蘚鋪地,各類小巧的柳,柏,樺挺拔在水上,是一精緻的盤景,散射出巧奪天工的靈氣。五花海生滿水綿,輪藻,水蕨,蘆葦,節節草,水燈芯等草本植物,含不同的葉綠素,所以在碳酸鈣質的湖水內,顯露出孔雀藍,翠綠,淡紫,素黑等不同顏色。大自然的斑爛,都被扭揉在這湖中了。


長海

  長海是九寨溝最大,海拔最高的海子,長七公里,寬約一公里,周圍的高峰常年素裹銀裝,原始森林從雪山延展到湖畔,山水之秀,林壑之幽,令人陶醉。雨氣寒凝,煙雲迷濛,嵐影波光,朝暉夕陰,氣象萬千。岸上有一株巨大的老人柏,左側光禿禿的,右側枝葉茂盛,傳說它是為救少女而被惡龍抓掉左臂的獵人化身。珍珠灘底有很多小洞,表面長着些水柳,杜鵑。當清澈的片狀水流順灘沿坡湍瀉,激起無數水珠,像珍珠在玉盤上跳動,是溝內的奇景。當我們遊覽時,紅日為濃雲阻隔,陽光微弱得如月華,看到的是“渚煙空翠合,灘月碎光流。”這景附骨銘心,怎能忘懷呢?當然我不能漏掉了熊貓海,這是翁希傑嫂葉秀瑜“接受洗禮”之處。相傳熊貓喜歡在此覓食,因為崖邊箭竹叢生,湖底大石遠望去似飽餐後在酣睡的熊貓。可惜這幽邃的境界被眾多遊客破壞無餘,很難再見到熊貓的影。秀瑜為了獵取佳的鏡頭不慎“下海”,弄得全身濕透,當時女團員如王端嫻等立即解衣相贈,我擔心她會着涼,幸好更衣及時,只虛驚一場而已。

  總結九寨溝之美,這是一將各水晶般的彩湖連串起來的白鍊。流水隨着地形的高低起伏,製成急流和飛瀑,聲色俱美,緩慢的水散漫成溪灘,千姿百態。雖然林景和山景也美,終讓了水景一籌,所以有“九寨歸來不看水”的口號。遺憾的是四川旅遊局設計欠妥善,公路緊貼各景點,觀景時隨時要避車。且遊客擠塞,沖淡了原野的氣味。但山水綜合的景色永在:

但覺水環山以外,居然山在水之中。

  闞波替我們安排了晚上民族大廳內的表演。舞廳中央有一寬大的舞台,四周設多層席座。入座後有苗條的羌族少女奉上奶茶,青稞酒,烤羊肉乾,並代客人掛上“哈達”(即類似我們在達基寺向圓悟和尚買來的白絲巾)。節目包括藏族青年男女奔放的舞蹈,激情的演唱,我最欣賞的倒是一羌族中年人吹出長達四分鐘的笛聲,悠揚,婉轉,兼雄壯:“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渡玉門關。”這音樂提醒我身在邊遠的四川省亞壩藏族自治州內,中國人包含了邊疆各少數民族,何等胸懷廣啊!表演者服裝奇特艷麗,節目中插有觀眾抽獎和脖子拔河比賽,不倫不類,使我覺得那二百五十元門票含了“搵丁”的成份,但一睹藏,羌二族風情,總算開了眼界。
  告別了九寨溝,回程時停在松潘作小息。松州古城樓,橫跨穿城大道,杜甫詩“野望”開句“西山白雪三城戍”,松州是三城中之一,是唐朝邊陲重鎮,曾被吐番攻佔了多次。明朝時在四川西北設松,潘二尉,鞏衛隴蜀。民國初將二州合併成了松潘縣。周榮超登樓拍照,我則穿過樓底,進入松潘鬧市,見到很多小店出賣乾牛肉,用各種香料泡製的,是本地名產。闞波宣佈:本來行程是遊覽黃龍風景區,因為冰封未開放,改赴牟尼溝瀑布,何汝顯詐顛扮用廣東話問我:“我地去乜溝瀑布?”語帶雙關,具有高度幽默感。他的國語勝我百倍,若說聽不清,沒有人相信。
  走完一條長長棧道,穿過叢林,方抵達瀑布。瀑布頗高,氣勢遠勝九寨溝的。上游是湖泊,下游為一連串階梯式,鈣化了的河床。層層疊疊沖擊成巨大白花,聲震如雷。鄺乃良老師的表妹夫婦關炎生,李詠慈問我:“又有甚麼詩句詠此景呢?”我抄下唐詩中七絕:

日照香爐生紫煙,
遙望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

旁邊一位從蘭州來的老太太瞧到,要求我寫一份給她,我只有遵命了。

  又一次欣賞岷江峽谷奇景,途經疊溪海子,是岷江邊一湖,本是農村,因地震陸沉中陷形成的沼泊,四周夾着高山,依稀是巫峽的翻版。車子行了兩天多,出現怪聲,我想假若在成都時不是蕭沛錕嫂張小桃斡旋換掉老爺車,未到九寨溝便拋錨了。這部比較新的亦出問題。鄒師傅停車在山上一空地修理,附近有一小店賣花椒,我買了一小包(值十元)。鄒師傅以為修理妥當,繼續前行,誰知怪聲再起,我們又再停下。見到一茅屋前擺上一檯雜物,內有一包花椒,我暗自思維,很難有機會碰到四川花椒,何不多買一包,於是付給那少婦十元,將花椒放在口袋內。少婦收了錢轉身回廚房炒牛片,用花椒配料,香味四溢,老饕王曦光站着看得垂涎欲滴,少婦頓生惻隱之心,在鍋裏用筷子夾了些牛肉片給他。汝顯嫂煒國問我:“這是她自用的香料,怎麼給你買去?”我拿回車比較第一包花椒,確實大包得多,冷手執了個熱煎堆。
  鄒師傅忙着修理汽車。我走向懸崖邊俯眺浩蕩的岷江,流水沖着江中的礁石,頓生回瀾景象。我有點疑惑,究竟水向南流?抑是北流?時已紅日西斜:“寒樹依微遠天外,夕陽明滅亂流中。”遠樹浮煙,餘暉照在濁浪上,隨着起伏不定的波流,閃閃生光,時明時滅,岷江夕照之景美極了,旅行能廣眼界,信然也。汽車經過第三次修理方勉強捱到茂縣,我暗自佩服小桃的先機卓識。到達茂縣賓館,見到工作人員穿了民族服裝在停車場內的庭院作歌舞迎賓。想不到鄉村小鎮洋溢着這樣的熱情。晚飯後結隊逛茂縣夜市,很多小店和小檔擺上琳瑯滿目的土產。秀瑜是講價能手,梁桂培,周榮超和我購買東西,都由她出面講價。見她和賣貨員喋喋不休一段很長時間,結果代我買了兩條川珠。我取笑她:“秀瑜,你講了半個鐘頭價,只省回美幣七角五分,你的工錢不是這麼少罷。”她回答得很有道理:“入鄉隨俗,我們現在回到中國。”可能四川人認為是寒流入川了,這些華僑太斤斤計較。

  從茂縣回程成都,途經都江堰。這是世界最古的水利工程碩果猶存者,建於公元前250年,築此堤壩是秦國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引岷江之水灌溉廣袤的成都平原,沃野六千多平方公里。幹渠三十八條是萬頃良田的生命線,所以四川亙古以來有天府之國的美譽。眾渠的龍頭分魚嘴,飛沙堰,寶瓶口三部分。魚嘴是形似魚口在岷江江心的分水堤壩,將江水分流入內外二江,外江是岷江的正流,內江經寶瓶口流入川西平原灌溉農田。寶瓶口是引水口,距魚嘴間築有飛沙堰,作用為泄洪堤,調節由魚嘴來的流量。三部分的自然配合,解決了分流,排沙,防洪的困難。今天的水利工程專家觀光都江堰後非常驚異中國古代科學的卓越成就。旅遊車(鄒師傅,申師傅夜間在茂縣趕修妥當)
  停在玉壘山的秦堰樓前。此玉壘山就是杜甫詩“玉壘浮雲變古今”提到的。不錯!世事如白雲蒼狗的變動,但偉大的都江堰,永恆地造福人民,和日月共存.從秦堰樓憑欄俯覽那奔騰不息的岷江,我領略到祖國河山的壯麗,深以做一個沾染了輝煌的中華文化的中國人為榮。這樣的感受是我平生感觸的第三次。第一次是在居庸關長城上遠眺山巒起伏的八達嶺。第二次是在洛陽龍門石窟前臨望伊河的磅氣勢。秦堰樓沿山而建,下樓梯級旁和牆角陳列歷代治水名臣的畫像和小傳。毗鄰二王廟是紀念李冰父子豐功偉績的建築物,正殿是楠木結構,殿柱有五六丈高,殿內有李冰父子的塑像,在宋朝以後,他們被封為王,紀甘棠遺愛,恩澤萬世之功也。觀瀾亭的石碑刻了治河的六字口訣:“深淘灘,低作堰。”二王廟在古柏,銀杏的枝葉掩映下,肅穆莊嚴,沿山一條蜿蜒石板小道直下都江堰,級數之多,不下於南京的中山陵。安瀾橋在內江和外江分水處,是橫跨岷江的索橋,溝通兩岸交通的孔道。踏上橋板,橋身左右搖蕩,恍如大海騰波.我到了江心的魚嘴,欣賞湧而來的一排排濁浪,秀瑜行近我身邊說:“很美啊!”我回答:“以後有何形容呢?”她說:“以後由你寫遊記作補充了。”她是此行的大功臣,有此命令,這四川遊記便如箭在弦上。鎮郛對我說:“如此大好河山,不能沒有照片留念。”於是嫂夫人鄭惠安代我們二人拍了一照,希望我能上鏡,不辜負了當前美景。

  當晚回到成都,晚餐是四川風味宴-麻辣火鍋,有分紅鍋(湯水用紅辣椒油泡製)和白鍋或鴛鴦鍋。有各式各類的原料。吃法是打邊爐式,所有菜餚自己在沸湯內灼熟。我不覺此餐是享受。(一) 人太多,空氣不通爽。(二) 桌子太小,四人一席,不夠地方“施展拳腳”。(三) 時間不充裕,囫圇吞棗般吃完便趕去看川戲。在此惡劣環境下,榮超中了招,因為吃了幾塊煮不夠熟的田雞,次日患上河魚腹疾。我倒欣賞當晚在加州花園旅館內的夜總會演出的川戲。曲文生動活潑,幽默風趣,充滿純樸濃郁的生活氣息。武打功夫亦頗有瞄頭,最精彩的是吐火和變臉,大師可一口氣變出九張臉譜,每次變臉,速度不到一秒。

  次日一早起來,早餐前和梁桂培一同沿着錦江漫步。江邊花園很雅緻,草坪上有很多打太極和作晨運的人,配上川樂,頗富地方情調。離錦江賓館不遠的城南大橋本是萬里橋。三國時諸葛亮派費禕出使東吳,送行時話別:“萬里之行,在於此矣!”所以橋以萬里為名。杜甫“野望”第二句“南浦清江萬里橋”指的也是此橋。1997年,政府為了紓暢成都市內交通,把古橋拆除建三合土橋通車輛。中國現代化犧牲了很多古蹟,時勢所趨,卻令憑弔歷史文物者惆悵黯然。

   成都最重要的景點當然是武侯祠。

 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
 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
 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這是杜甫詠諸葛亮的千古絕唱。諸葛亮的功業,氣節和悲劇都被這首七律一語道盡,但我認為他的真正悲劇不單止是“出師未捷身先死”,而是此師的不可能捷。以四川一省的物力人力抗拒強大的魏國有如螳臂當車,所以有後出師表的“才弱敵強,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這等洩氣話。諸葛亮以攻為守的戰略為很多史評家如明末王夫之洞識。他感劉備三顧之恩,“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知其不可為而為”這種精神,確實能震鑠萬世。武侯祠是紀念他的祠堂,是中國最重要的文物之一。祠宇坐北向南,紅牆環繞,翠柏掩映,殿堂宏偉,佈局嚴格,很符合他的身份。二門前右側亭內的唐碑述諸葛之勳,由唐憲宗時(公元809年) 宰相裴度撰文,書法家柳公綽書寫,石工魯建鐫刻。因碑文,書法,刻石都是上乘,被稱譽為三絕碑。劉備殿軒昂寬敝,東壁木刻了沈尹默寫的“隆中對”,西壁木刻了岳飛寫的“出師表”,都是筆走龍蛇,書法勁秀。偏殿有關羽張飛等塑像,東西兩廊分別塑有蜀漢的文官和武將。我驚鴻一瞥下,似乎文臣少了勸後主迎降鄧艾的譙周;武將缺了三國演義說他腦後有反骨的魏延。策劃祠堂者深受小說影響,因為歷史上的魏延乃蜀漢名將也,演義寫的不是實情。

  諸葛亮殿楹聯甚多,導遊闞波很有學問。擇其中之一解說,是他最欣賞的。未解時他先問我們:“此聯隱括諸葛亮生平中兩件大事,你們看得出嗎?”聯是清朝趙藩撰文: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
  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方鋒培催着我回答,我略加思索便說:“上聯指七擒孟獲,下聯指街亭斬馬謖。”闞波說:“全對!”其實我最欣賞是最簡單的“二表酬三顧,一對足千秋。”諸葛亮上二出師表,身在外督師伐魏,酬謝劉備三顧之恩,未出茅蘆,便知三分天下,隆中一對,顯出料事如神,憑此足夠千秋不朽矣!此聯是可以和杜甫的七律互相輝映的。
  在武侯祠殿宇西側是一磚牆環繞的古塚,這便是劉備墓惠陵,刻了一通石碑“漢昭烈之陵”。金皇室之後完顏崇實題詠惠陵之聯最有文采:

一坏土尚巍然,問他銅雀荒台,何處尋漳河疑塚?
三足鼎今安在?剩此石麟古道,令人想漢代官儀。

曹操遺骨不知下落,唯獨劉備在成都血食千秋。撫今追昔,極盡沉鬱蒼涼。
  杜甫草堂是成都另一重要景點,在浣花溪畔,佔地約三百畝,楠木參天,梅竹成林。杜甫避安史之亂,前後在這裏住了三年零九個月,寫下二百四十七首詩。從大門起,五進四院,大廨,詩史堂,杜甫祠排在一直線上。詩史堂東西兩側配有對稱的陳列室,經回廊和大廨連接,堂正中供奉杜甫全身塑像。堂後有小橋通柴門,進入工部(杜甫)祠,祠東側鳳尾森森的修竹叢中有一茅亭,刻上“少陵草堂”的石碑。荷池水檻,溪流曲橋,花徑亭榭反映出這是一大富人家的庭園。大不合隻身避難成都,憔悴飄零的寒士身份。杜甫妻離子散,寫了“片雲天共遠,永夜月同孤。”的情懷悽惋詩句,怎能有此閒情逸緻去享受晨風夕月,階柳庭花?且他貧窮潦倒,亦沒有如許經濟實力,所以草堂的歷史意味絕對及不上武侯祠。工部祠內有杜甫和北宋詩人黃庭堅,南宋詩人陸游塑像三龕。黃陸詩派師承杜甫,且他兩人亦曾流寓四川,同地異時,人物皆改,難免“側身天地更懷古,獨立蒼茫自詠詩。”
  何汝顯提醒我寫四川遊記不要忘記品嚐公館菜。這是旅蜀的尾聲,餘味無窮。告別成都赴昆明前的午餐,汝顯安排我們自費享用在科華北路的明月樓老成都公館菜。成都是人文薈萃的名城,舊時顯要雲集於此,這些富甲連雲的府第,通稱為公館。主人對烹調菜式很講究,製出膾灸人口的山珍海錯娛賓。於是“公館菜”包容着薰濃的西蜀文化精華,是川菜頂尖一絕。當午名菜包括(一)龜鱉魚王湯,全龜,全鱉,全魚,味道鮮美絕倫;(二)醪糟紅繞肉,用參湯烈酒煨燉,肉色紅亮,香氣撲鼻,入口溶化;(三)叫化子魚,用紙包着鮮魚片,用火烤,魚不沾紙,細嫩可口;(四)香橙蟲草鴨,由橙汁,鴨片,冬蟲草雜匯釀在鮮橙內,橙皮和了藥味,濃郁處令人飄飄然;(五) 清炖粉蒸肉,味道獨特,難以筆述。此外還有金銀臘腸,紅燒蟹等。讀者看了若食指大動,請立即飛往成都,追蜀主杜宇之魂,和效秦王遣力士開山,再訪金牛遺跡罷!(呼應開段李商隱詩後四句引用西蜀的典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