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敗壞的人性,在十架主恩下蛻變

殷穎

 

  關於人性,聖經中具體或抽象的記載極多,散見於新舊約諸卷中;歸納言之,主旨不外人性的善與惡。本文就依此思維順序與史實記載略作探討,以明神旨兼作警惕。
  對中國信徒而言,先哲於人性之善惡,各有一些不同見解;其中亦有不少思維,與聖經相合。先儒應均由自然與間接啟示中偶然得之,特列出供參考。
  關於儒家之性善論,孟子有“四端說”。所謂四端,即“仁,義,禮,智”四種德行。孟子說此四端,發自人之本心,人皆生而俱備,因人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例如見到小孩掉落井中,人人都會伸出援手。這種惻隱之心,並非因他與孩子的父母相識,或想沽名釣譽博取讚譽,而純為一種仁心之發端。即:惻隱之心,仁之端也。

“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孟子.公孫丑章句上)

  四端即言:“人之初,性本善”,其實此種思維源自孔子“性相近也,習相遠也”(論語.陽貨)。所謂人的性情皆相去不遠。人自有生之初,天即賦人以仁,義,禮,智之情,故幼時人的性情大致相同;及長知識漸開,受物慾所蔽,為非作歹,人便相離甚遠了。人之本體(即神之原創),本為光明,但一旦染了塵埃污垢,便失去良知,成為小人,失去本質(essence)了。故孔孟之性善說,頗合於聖經真理。
  關於荀子性惡的觀點,主要記載於他的性惡論正名篇解蔽篇王制篇等論述中。
  荀子的善惡觀,不主張看人的動機(如孟子之性善),而着重人行為的結果。他的主要論述性惡篇云:

“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順是,故爭奪生而辭讓亡焉;生而有疾惡焉,順是,故殘賊生而忠信亡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聲色焉,順是,故淫亂生,而禮義文理亡焉。然則從人之性,順人之情,必出於爭奪,合於犯分亂理,而歸於暴,故必將有師法之化,禮義之道,然後出於辭讓,合於文理,而歸於治。由此觀之,人之性惡,明矣。其善者偽也。”

  荀子還以實例證明人之性惡:“有曲性之木,有待於扶植才能直;有鈍性之金,有待於打磨才能利”等說法,主張人之性惡可以教育改善。故荀子認為人之本性為惡,人如順從其本性而行,則可引向惡果。而善則為後天之學習與努力才可致之,故人必行教化方可棄惡向善。
  其實,荀子的性惡說,恰似亞當犯罪之後的境界,亦頗合於保羅的“靈(善)體(惡)二律論”(詳羅馬書8:18-23),皆為人犯罪後的景況。但荀子的教化說,便無法認同了;因人犯罪墮落之後,絕對無法以教化使之改善。如然,則基督就不必為人的罪而釘死十字架了。
  荀子具體改善,克服人性的辦法為禮與樂。他認同倫理之價值,要求君子行事要節制,禮讓,應該採用禮為道德標準,所以他主張推行禮教,以改善社會風俗。荀子又認為音樂可以改善人的趣味,禮,樂是宇宙中不變的和諧力量,可比擬天地之秩序。他的主張雖好,但對人性之改善便過於樂觀了。因犯罪墮落後的人性,豈是禮,樂之教化所能改善?荀子的禮,也訂出了嚴苛的規範,劃定了界限,不可越雷池一步。他也為人的行為畫出許多紅線;人如越此紅線,便要以刑法伺候。這不禁使我們想到舊約中的律法。舊約時代,人人都在律法之下,往往動輒得咎;律法為以色列人的日常生活,畫下了種種紅線,他們徒想努力遵守,但無論怎樣努力,也無人能完全守住律法。因此猶太拉比們,便想方設法編成了兩部可以抄近路,走捷徑,甚至迂迴的蹊徑,以求達成並守住律法。編出的兩本猶太大法典(即米示拿Mishma)與他勒目Talmud)),教導猶太人怎樣抄近路或走彎路以達到守律法的目的。
  到了耶穌基督時代,有些猶太人便想到,基督既為救世主,應該有權柄可以廢去一切人無法遵守的律法條文。但基督卻向猶太人明白表示:

“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馬太福音5:17-18)

當初上帝既已畫下了這條紅線,即是神的兒子基督耶穌,也不能廢去,必須要成全。
  人一旦越過了神所界定的紅線,即使用盡一切方法,都無法再回到原點。因人的性情已隨着人犯罪的事實而有所改變。人的身體中,雖早已具有上帝的律(人犯罪後所殘留下的靈)與肉體犯罪的律,相互抗衡與鬥爭,但失敗者永遠是,“上帝的律”,肉體情慾的律,則每戰必勝。因死亡的枷鎖(原罪),已將人牢牢地套住了。
  話說人性改變與遞嬗的經過,舊約中可找出一位指標人物,即以色列的第三代族長,傳承十二支派的大人物,他的大名就是雅各:是亞伯拉罕庶出的以實瑪利後代(今天中東主要的阿拉伯民族)一提起便恨得牙癢癢之“狡詐的雅各”。雅各,才是一位猶太人傳統性格的代表,其實他也是一切人性的總代表。他的故事,是舊約歷史中最讓人難以接受的一位人物。我們且慢貶抑他,因雅各的動見觀瞻,都會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不時浮現,我們多半也都忽略了雅各的心靈境界,隨着他生平的遭遇,也一再提升,迄至晚年,他的性靈便已登峰造極了。

一生想抓住些甚麼的雅各

  話說雅各與他哥哥以掃,原為一對雙生。其父以撒為族長的第二代,一生沒沒無聞,卻生下了一位大人物雅各(以色列)。雅各的特性,就是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想要抓到點甚麼。他在母腹未出生時,便緊抓着他哥哥以掃的腳跟,原來利百加懷了雙胞胎,先生以掃,後生雅各(雅各的意思就是要抓住)。利百加在懷孕時,腹內的兩個孩子,相互鬥爭,利百加便求告耶和華上帝:“耶和華對她說:兩國在你腹內,兩族要從你身上出來;這族必強於那族,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創世記25:23)上帝在這兄弟二人未出生前,已向其母利百加微言大義;所預示的,正是今日中東地區以色列人與阿拉伯無止境的紛爭。

雅各以詐術獲得以撒對長子的祝福


雅各騙取長子祝福
Rebecca Presents Jacob to Isaac, 1768
by Nicolas-Guy Brenet, 1728-1792

  雅各自幼工於心計,他趁哥哥以掃打獵回來,飢渴交迫之際,先以一碗紅豆湯的代價,買下了哥哥以掃的長子名分,然後又在其母利百加的協助下,假扮以掃騙得了長子應得的祝福。因以撒年邁目盲,無法分辨二子的外貌,但以掃生下來是一個毛孩,身上有毛,利百加便以羊羔的皮毛裹在雅各的手與頸上,騙過了以撒,竊得了長子的名分與祝福。這是雅各施展詐術之始,小試其鋒,卻大有斬獲,也為他生平詐騙之始。但詐術也都賈禍,以掃揚言在其父離世之日,必殺雅各而報他兩次受騙之仇。雅各便被迫亡命天涯,從此未再見他的母親,並走上了欺詐的一生。

舅甥互詐

  雅各雖以狡詐稱著,但他到達哈蘭地,遇到他的母舅拉班,卻棋逢對手,雙方皆擅長欺詐,均為騙術能手。這期間也為雅各一生中使詐之巔峰,二人互見高下。首先雅各為娶拉班之幼女拉結,服侍了拉班七年。拉班原應許以次女為雅各之妻,但七年後,卻換成長女利亞,代替次女拉結嫁與雅各,並要求雅各再服侍他七年才能娶其次女。如此拉班以二女便剝奪了雅各十四年長時間的服侍。雅各在與拉班相較中初嘗敗績。

雅各的狡詐天才無與倫比

  拉班雖為欺詐老手,但與其外甥雅各相比,仍相較甚遠;拉班在與雅各講定的工資中,先後更改了十次,但雅各卻有本事都能勝過拉班。在服事拉班時,雅各將自己的財產日益增多。雅各來到他母舅家中時,手中只有一支牧杖,離去時卻擁有龐大的財富,變成兩隊人馬。這使我們想到,雅各的後裔猶太人,皆可赤手空拳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只要定居下來,不久便能致富。近代由東歐逃亡到上海的一些猶太人,後來均成為滬之巨富,為中國人熟悉的故事。其實猶太人不僅有經商天才,各方面皆極傑出,舉世皆為猶太人之優越而側目。關鍵則因他們是神的選民,神賜以色列人以特殊的智慧,目的就是神選擇要在其選民中誕生彌賽亞救世主,去拯救世上一切罪人。

雅各改名以色列(生命境界提升之始)


雅各與神較力
Jacob Wrestling with the Angel, 1639
by Bartholomeus Breenbergh, 1598–1657

  雅各在雅博渡口與神較力而得勝,神為他易名為以色列,此為雅各生命境界提升之始。雅各原本名聲狼藉,自幼以使詐稱著,至今阿拉伯的人都不能原諒其後裔以色列人。雅各在改名之後,生命境界便逐漸提升。這如同信徒受洗之後,生命境界亦隨之提升,但“成聖”的功課則十分艱鉅,一路走來跌跌撞撞,能否走到終點,也要全靠神恩。因稍一不慎跌倒了,便可能無法再起。雅各改名以色列之後,生命丕變,逐日皆在懺悔與反省中。但要更新他的生命,也不容易,完全仰仗神恩才能走到最後,靠主才能攀上性靈高峰。

雅各仍對其兄機關算盡

  雅各當年兩次欺騙其兄以掃,騙得了長子的一切祝福,卻換來亡命遠逃,一生未能再見其母。多年後返家途中,與以掃重逢,雅各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深恐以掃會對他報復,故命其僕從分數次獻上厚禮,企圖消除其兄當年的氣忿,然後再將全家分為兩隊靠近以掃。首隊為兩個使女與其子女,次隊為利亞及其子女,最後才是他與他最愛的拉結與其子約瑟,並一連七次俯伏在地,才見到他的胞兄。以掃早已忘記昔日雅各諸多不義,抱住他痛哭,還要其手下護送雅各上路,但為雅各婉拒,因他仍懷有鬼胎,深具戒心。他雖告知將去西珥其兄以掃居住之地,但卻往疏割地去,避免再見到他。

雅各詭詐的傳承

  上帝再三告訴雅各,要將亞伯拉罕與以撒的福氣都賜給他,但雅各前半生卻以詭詐(不誠實)稱著,其後果也必須由他一概承受,此即“想怎樣收穫先那樣栽”。雅各的後半生,要吞他之前所栽種的苦果,且是他自己的兒子們向他報復。他的兒子們因懷恨受寵的小弟約瑟,欲將其置之死地;所幸長子流便與四子猶大緩頰,約瑟才倖免於難:先被賣給以實馬利商人,帶到埃及後再賣給法老內臣波提乏為奴。流便等卻向老父雅各謊報,說約瑟已為野獸撕裂,讓雅各後半生天天以淚洗面,在哀慟中度日。
  這些飛來橫禍,也都報應了昔日雅各的詭詐與虛謊。最後因他所居之地飢荒缺糧,以色列的兒子們便去埃及購糧,卻巧遇他們當年所謀害的老弟約瑟。約瑟此時已因禍得福,經歷了諸多患難後,成為埃及法老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他的兄輩們已無法辨識昔日兒時的約瑟。這段記載為聖經中描寫極為成功的動人故事,頗似離奇的短篇小說:詳記約瑟與他們兄弟相會的動人場景。約瑟最後經法老允准,讓以色列全家七十人都到了埃及,並讓他們居住在埃及的歌珊地。
  走筆至此,雅各改名後之以色列,在與其十一個兒子同居的迦南地,雖歷經了被諸子欺哄瞞騙,他似已有所察覺與悔悟,回顧自己幼年及壯年所作所為,痛定思痛,大徹大悟,並潛心祈禱靈修,祈求上帝的赦免,因而他的信仰已逐漸登上更高的境界,接近他的始祖亞伯拉罕了。

神掌控救恩歷史

  創世記最後篇章記載雅各的眾子,也承襲了其父之詐術,反過來欺騙了他們的父親。約瑟雖歷盡種種苦難,登上了埃及的宰相高位,反而拯救了以色列全家,避過飢荒,並寄居埃及,一住就是四百年。這些都顯示上帝大能的手,不但掌控歷史,並創造歷史。神也藉着人的錯誤,巧妙的施行拯救。我們應記取約瑟對他兄長們的一句話:“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全生命。”(創世記45:5)也顯示出約瑟為人的雍容大度。更讓人知道神可以藉着人的錯誤,來完成祂自己的救世大功。

以色列為人類人性的代表

  以色列(雅各)的一生,奇峰屢現,高潮迭起,少,中年時以狡詐聞名於世,至今人提到雅各之名,阿拉伯人(以實馬利後代)無不咬牙切齒。何以神的選民卻選了這樣的一位人物?由以色列傳承的十二支派中之猶大,即為以色列榮耀君王之先祖,其名亦列入耶穌基督救世主之家譜中。這是否有些離奇,耶穌基督竟出自這樣一位先祖,雖說無奈,卻有神恩,因主基督就是要來拯救這樣的世人。雅各是人類人性的總代表,也是你,我人性的重現,因我們也都是雅各這位最擅長說謊者的後裔,我們每日也都離不開謊言。剛剛認了罪,馬上又犯罪。基督到世上來就是要改變並反轉這種犯罪的人性。因祂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馬太福音5:37)。耶穌基督為神成全了救贖,也以誠實改變了人性中的謊言,從而使人性完全轉變,由詭詐,犯罪的雅各改變成為成全人類救贖的主基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