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往自心探求

侯澔

 

  在一次看完展覽會回家的途中,聽到收音機裏談論日本尺八和洞簫的話題,對照甫看過的展覽,真是令人百感交集!

  “尺八”,是類似洞簫的日本古老樂器,據說音色古樸,但已漸漸面臨消失的危機。這使我聯想到古琴和古箏:古箏在國樂界依然盛行,而古琴似乎和尺八的命運相同,像展覽會中獲得大獎的,幾乎都是華麗多裝飾的作品,至於質樸內斂的作品,則有如鳳毛麟角,而且也不易獲得評審的青睞。

  這或許不是評審眼光不佳,而是整個時代性格的問題。當這個時代的性格是華而不實,譁眾取寵,不重內涵只重包裝時,那麼流風所及,不論人際交往,社會人文,藝術創作,乃至宗教,也都不自覺的往這方向傾斜。

  而從事藝術創作多年的我,無形中也是受這流風所影響的一份子;然而書法篆刻,畢竟是古老的東方藝術,在此領域中精神內涵一直是極重要的一環。這從古人的書印中,可以得到印證。許多初看平平無奇的作品,卻越看越耐看,值得玩味再三;而當代許多作品,雖然極盡變化之能事,令人目眩神奪,但往往流於甜膩,而不耐久看。變化本非壞事,甚至是創作的基本精神,而之所以不耐看,或許是過度的往外馳求,忽略探索內心無窮寶藏的緣故吧。

  蟄居山間多年,對外甚少交往,甚至展覽也很少看,久而久之受外界的影響就微乎其微。而長時間寂靜單純的山居生活,對世間名利的競逐之心漸趨淡泊,在這樣的氛圍中,思考和自心觀照,似乎漸漸顯得清明,對上述問題也有較為深刻的體會,作品風貌也不知不覺中略有轉變。

  一些朋友對於這樣轉變的反應是:“你的作品似乎不若以前‘老辣’”,意思是變得平淡,而不如以前精采了。這樣的反應早在我的預期之中,雖然難免有點寂寞,但想起劉長卿“聽彈琴”詩:

  冷冷七弦上,靜聽松風寒,
  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

似乎也就不那麼寂寞了!

  我在這方印的印箋寫上:“不想爭奇鬥艷,只願往自心探求”,或許沒有掌聲,難免會有些許孤獨,卻別有一種平實的喜悅。

  我喜歡這樣的自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