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太初有道

余卓雄

 

  去年回香港,買了一個自動手錶,才過幾天,便僵着不動了,要向鐘錶行換過一個真真正正“自行不息”的。那店員倒先笑了起來,問道:“這兩天你有沒有帶過?”
  “沒有。”我理直氣壯的回答。
  他反而教訓了我一頓,說:“那麼回去再帶着看,你身體的活動,就是手錶動力的來源,世界上哪裏有自動的東西!”
  這就巧妙地說明了創造論的奧祕。
  約翰福音的第一句就是“太初有道”只是四個字,氣宇如虹,把宇宙的來源絕不含糊地宣示出來。太初究竟有多麼久沒有大關係,假使地球存在的年化縮為二十四小時,你我在地上逗留的時間約有一秒鐘,對於那些連“太初”都沒有把握的,連這秒鐘都浪費了,無怪他們心裏焦急不安。
  “太初”就是起源,沒有說多少億萬年,以免我們要為此又起爭論。在此以後,宇宙的進化,是“太初”的證據。
  “道”是軌道,是創造者,是基督。太初既有道,“誰創造上帝”的問題也可迎刃而解,因為“萬物是藉着祂造的,生命在祂裏頭。”我們更無需要為童貞女馬利亞,因聖靈感孕而生耶穌斥為不科學了。何況自然界一切定律,都超乎自然!“世界上哪裏有自動的東西!”
  如果我們一定要固執地找出創造上帝的“人”來,可以到附近的廟宇去一趟。在那裏,“神”才是人造的,我們何其心胸狹窄,總不想上帝高過自己呢?
  愛因斯坦說:“人類不能自創生命,所以生命必有其創造者。”地球自轉,每十萬年相差一秒,豈屬偶然!宇宙有秩序,人當然也要有倫理道德—那良知上的秩序。無神論者暴躁如雷,是他們不要守紀律。
  耶穌誕生,要使不守秩序的人看見了規範,從歧途中回歸,享受生的樂趣。祂不被普通人所能了解的有限世界所束縛,祂本自有,永有,否則祂哪裏有拯救的力量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