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杜鵑休向耳邊啼

吟螢

 

近寒食雨草蔞蔞,着麥苗風柳映堤,
等是有家歸未得,杜鵑休向耳邊啼。

  這首唐詩在這暮春的時候,讀起來最易惹人惆悵。使人想到詩人寫這首詩的心情,想到詩中的意境,不,使人想到詩以外的杜鵑花凋落時瀉地的殷紅,教人誤以為遊子凝成的杜鵑啼血。
  所謂“以鳥鳴春,以蟲鳴秋,以雷鳴夏,以風鳴冬。”春天,本來就是鳥的季節。花不過是春的靜態的一面,鳥才是春的動態的一面。它能唱出春天的生命的詩篇,當絢爛的花朵填滿了人的視覺後,鳥聲再予人聽覺的音樂的美感。使人在清新的鳥語中,領略青春的調子。創造自然的藝術大師,在揮完了瑰麗的彩筆後,又拿起了神奇的指揮捧,指揮百鳥演奏春之樂章。讓色彩與音樂交織成多彩多姿的春天的生命,有聲有色的生命。
  故鄉春天的郊野,大清早,天還沒有泛起朝霞,稀薄的晨霧還籠在柳梢上,田野間的麥苗還是一抹朦朧的碧綠時,悠閒的老先生們已經三三兩兩地挑一肩畫眉籠子,溜達到楊柳岸旁,除掉了藍布籠罩,將鳥籠掛在樹枝上,或擎在手上,讓籠中的畫眉,百靈與林間的鳥兒歡唱起來,一串串銀鈴似的鳥鳴,透過了煙霧,透過了朝曦,散播在林間陌上。養鳥的老先生們怡然地摸着下巴的鬍子,偶爾撮唇逗一逗鳥兒,喂上一隻小蟲,或一口蛋黃,使它們叫得更起勁。等溜到日上三竿,才懶洋洋地挽着鳥籠歸去。
  春朝,最好聽鳥的地方,不是在老頭們玩的鳥籠裏,而是在郊外的森林中。要起得早,趁着朝霞還未爬上山頭,踏着清晨的露水去,悄悄地走,不要有一點聲息,驚動了它們。你可以找一塊石頭坐下,或找一株老樹靠着,或竟在帶露水的草地上躺下來,讓冰涼的冷露濕透你的衣衫,沁你以綠色的生命。聽吧!濃綠的樹蔭中百鳥鳴囀,此起彼落,各種不同的音色,配合成一首完美無瑕的春之交響詩。巧妙的節奏,由輕徐的慢板,轉為急驟的快板,幾百隻簧舌的共鳴,決非十隻人的手指所能比擬。你合上雙目,凝神於這片美妙的天籟中,它會帶你進入一個奇異的境界。在你心靈上插上兩隻翅膀,引你飛上青天,饗你以深湛的藍;飛入桃色的雲朵,傾你以滿杯的流霞;飛向無際的碧落,飛向光明的太陽…它能將你織入一支藍色羽毛的輕夢。


杜鵑鳥

  不知道為甚麼,一到暮春的時候,我總不喜歡聽杜鵑的啼聲。在孩提的時候,我沒有讀過那首唐詩,也沒有嘗過離愁的滋味,但杜鵑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心中有些惘然,憮然。它的聲音是那麼落寞淒清,它那四個傷感的音符,一聲聲打入人的心坎,激蕩了離人的愁緒。它那不疾不徐的四個三短一長的音節:si si si mi─恰似收到“母病速歸”四個字的電報一樣,聽了震顫心頭。前面的三個音符剛好是屬於半音階的minor的悲愴的小調,一段四分之一拍子的短命的音節,急速地投入遊子的心湖,如一粒粒無情的石子,激起層層鄉愁的漣漪。
  從兒時聽怕了杜鵑的啼聲,在異鄉作客時,聽了更會使人喪魂失魄。古詩人為了諱言這只傷感的鳥,曾煞費心思地給它起了幾個別號:杜宇,子規,催歸…而如今在這暮春的四月,它仍然不肯放過天涯的旅人,一聲聲喊着:“si si si mi─”“不如歸去─”呵!“不如歸去,不如歸去,孤城越絕三春暮!”“不如歸去,不如歸去,千山萬水家鄉路!”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