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2-11-15

國度的榮耀

于中旻

 

戰爭,殘酷的戰爭,從幾多溫暖的家庭,奪去了他們的兒子,丈夫,幼小和未出生孩子的父親!單是加利利地,最近的一個世代,就發生了兩次戰爭,是為了爭取獨立的革命,但都以失敗告終。他們期望的彌賽亞,並沒有出現。

無花果樹下

伯賽大城的腓力,認識了耶穌以後,特地去尋找拿但業,告訴他共同關心的好消息:“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眾先知所記的那一位,我們遇見了—就是約瑟的兒子拿撒勒人耶穌!”那時,拿但業正坐在無花果樹下默想。
  聽見同伴興奮的報告,拿但業並沒立時跳起來,卻淡淡的說:“拿撒勒還能出甚麼好的嗎?”他並非指土產不豐,也無關於文化,是指那裏不會出他期望的彌賽亞。
  無論如何,有些被腓力的興奮感染,聽見說:“你來看!”就跟他同去。耶穌看見拿但業,未等他走近,就指着他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裏是沒有詭詐的。”耶穌對這人表示頗深切欣賞。拿但業卻不接受那稱讚,對耶穌說:“你從哪裏知道我呢?”(約翰福音1:45-48)
  我們該留意:“真以色列人”,並非對“沒有詭詐”的重複說明。認真說來,“以色列”不是誠實的同義詞。耶穌是說,這人真愛國,關心以色列的前途—“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了!”無花果樹傳統代表以色列。
  耶穌告訴拿但業,另一個與“以色列”相關的異象,雅各在伯特利曠野夜宿,夢見的天梯(創世記28:10-15),是藉着基督,得以與神團契(約翰壹書1:5-7)。

息爭和平

人類從古時就指望地上止戰,實現和平—鎔刀鑄犁,化槍為鐮的理想。先知彌迦從上面來的信息,把這理想,與神的訓誨和言語連在一起。世人,包括聯合國的政治家們,以和平為目標,卻沒有循神的道路,所以不能達到所期望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國際聯盟失敗了,引致更為殘酷的第二次大戰;二戰誕生的聯合國,也同樣的蒼白無力,未能息戰弭兵。原因是沒有主的道化人性,不行主的路。

末後的日子,
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
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
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
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
主必將祂的道教訓我們,
我們也要行祂的路。”
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
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
祂必在多國的民中施行審判,
為遠方強盛的國斷定是非。
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
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
人人都要坐在自己的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
無人驚嚇。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親口說的。(彌迦書4:1-4)

惟有基督掌權統治,才可有坐在無花果樹下的昇平歲月。

大衛的苗裔

耶和華的使者,誥誡大祭司約書亞:

我必使我僕人大衛的苗裔發出。
看哪!我在約書亞面前所立的石頭,
在一塊石頭上有七眼。
萬軍之耶和華說:
“我要親自雕刻這石頭,
並要在一日之間除掉這地的罪孽。
當那日,你們各人要請鄰舍
 坐在葡萄樹和無花果樹下。
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撒迦利亞書3:8-10)

七十年滿了,古列王出令,被擄的猶太人返回故土。那只是還鄉,卻不是“復國”—因為他們在波斯統治下,領袖尼希米不過是區區省長,並不是坐在寶座上大衛的後裔。有反對的人放出風聲,他要作應許的王;他忙不迭否認,敬謝不敏,說絕無其事。自稱為王,表明是要造反,可是掉腦袋的事。(尼希米記6:5-8)就是到近代的錫安運動,以至現今建立的以色列,相信聖經的人,連基要派的猶太人,也不承認那是“復國”,因為大衛後裔的寶座還是空的;因此,他們拒絕服兵役。
  還是要等。寧可忍耐,不能盲目搞假彌賽亞。他們上當付慘痛代價的經驗,已經夠了。
  必須要等待神的時候,所應許的那位拯救者來到,就是“大衛的苗裔”。也就是有七眼的石頭—惟獨耶穌基督有神的七靈(啟示錄1:4,3:1)。在主基督的國裏,才有真正的太平,神的子民和鄰舍,坐在無花果樹下安居,再沒有戰爭的咒詛。
  不過,猶太人所盼望的,是在地上建立有形的國度,忽略了神的節目。耶穌基督來到世間,有講現實的一批群眾,以為跟耶穌有餅吃,意圖立即擁立祂作王;另有些宗教人,不想失去他們的帽子和宗教外衣,寧可接受羅馬政府委任,不想參與反抗陣營,吃眼前虧。他們決定犧牲真理,把祂交給外邦人釘十字架。
  耶穌向當權者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36)。

永遠的國度

耶和華啊!
你一切所造的,都要稱謝你,
你的聖民也要稱頌你。
傳說你國的榮耀,
談論你的大能。
好叫世人知道你大能的作為,
並你國度威嚴的榮耀。
你的國是永遠的國,
你執掌的權柄存到萬代。(詩篇145:10-13)

詩人大衛是在位的王,他可不想“家天下”傳流萬世。他歌頌神,只求神的旨意實現。忽然神國度的榮光顯現,使他看見遠處沒有影子的永恆,榮耀存到萬代。
  榮耀智慧的所羅門王崩逝後,統一的以色列分裂。北國精明的開國君王耶羅波安,造牛犢傳承只有四代,加在一起不過四十五年。戰車部隊司令心利,篡奪了王朝,可憐只在位七天,真是枉抛心力作英雄(列王紀上16:8-18)。是聖經歷史上最短命的王朝,比起中國八十三天的洪憲皇帝袁項城來,不及十之一。
  神的國度是永遠無盡。

主的國降臨

天使吹響末後的號,宣告神的國臨到:“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這是人類歷史中從未有過的;我們絕找不到如此紀錄。
  在世界的舞臺說,朝代是連續的演出,沒有一個能夠長久獨領風騷。但我們盼望的,是一個特殊的新國度: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但我們照祂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彼得後書3:10-13)

現在的這個地面,太污穢了!從該隱以來,幾乎全被血浸透。人所要的,都是有形,看得見的;有質,感覺得到有分量的。但所有的原子,都要被火銷化成為烏有!主永遠的國度,沒有“領土”—所領有的不是土,啟示錄說:“城內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啟示錄21:21)。是比精金更沒有渣滓的,完全透明。聖經又說: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說,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不能承受不朽壞的。我如今把一件奧秘的事告訴你們: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活成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既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變成不死的;那時,經上所記:“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裏?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裏?(哥林多前書15:50-55)

在永恆裏的存在,是沒有體質,所以不朽壞;而且是成義的人民,才可以居住的國度,所以沒有咒詛,沒有死亡。
  更奇妙的是—“祂〔羔羊〕的僕人都要事奉祂…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11:15,22:3-5)
  在基督的國度裏,實現真正的民主—與基督永遠一同作王。人人都是王,豈不是沒有王了?但他們又是羔羊的僕人,一同事奉祂。
  不用顧及困惑,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有面對面了。重生進入主的國,作神家裏的人,是極大無比無限的福分。得着比知道更重要。我們永遠不能明白,自己如何配得這福。惟有感謝讚美主無盡!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書香陣陣

讀“最後一課”隨筆 ✍天涯過客

點點心靈

真財富 ✍余卓雄

藝文走廊

康可德頌詩 ✍凌風 譯

談天說地

狹心是惡症 ✍于中旻

點點心靈

日出日落,花開花謝 ✍殷穎

談天說地

復活節談“死結” ✍余卓雄

寰宇古今

經路.絲路.風沙路 ✍音凝

樂趣飄送

茶花女歌劇 ✍劉廣華

雲彩生活

稱心園藝:伯利恆之星 ✍餘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