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趣飄送 ✐2008-03-01


歌唱的雲雀:海弗格爾

凌風

 


芬妮.海弗格爾
Frances Ridley Havergal, 1836-1879

  “獻己於主”(Take My Life, and Let it Be),差不多在所有的聖詩選集中都可找到。其作者芬妮.海弗格爾(Frances Ridley Havergal, 1836-1879),生在宗教氣氛濃厚的家庭,父親維廉.海弗格爾(Rev. William Henry Havergal)是英國聖公會的牧師;母親珍恩(Jane),生了三男三女,芬妮是家中最小的一個。
  她的一生只短短的四十二年,但她所寫的聖詩,卻流傳廣遠而持久;她也是相當有成就的詩人,擅寫描述自然及抒情的詩,並且能夠歌唱,當慕迪與散奇的佈道風靡英倫時,曾商請芬妮歌唱,但她以健康不佳,不能如願。

  芬妮的父親維廉牧師,博覽群書,兼擅音樂,只是一生大半是體弱多病,在1841年的時候,以至不得不中年退休。但在四年後,他的健康恢復了很多。1845年,他能夠到伍斯特(Worcester)的聖尼哥拉座堂(St. Nicholas Cathedral),任為主牧。但他的妻子竟然先逝。
  芬妮雖然從小就到教堂,表現得很敬虔。全家都熱心於教會的事工,她跟着兩個姐姐,去探訪教區貧窮的人。作牧師的父親,在健康條件許可之下,經常有家庭禮拜。他們家中收寄宿的學生,每個主日在聚會中讀希臘文新約;父親也鼓勵孩子們參加討論。但那些跟重生得救並不是一回事,在宗教環境中長大的孩子,仍可能缺乏個人的信仰。芬妮就是如此,她對於永恆的歸宿沒有把握,內心一直沒有平安。
  她的母親對年幼的芬妮說:“你是我最小的女兒,我為你耽心過於別的孩子。我求聖靈引導保護你。記得:只有耶穌基督的寶血,能夠潔淨你,使你蒙神喜悅。”1848年,芬妮十二歲,母親患癌症纏綿病榻二年多後,離她而去,使她受很重的打擊。她記得,母親臨終的時候,祈禱願芬妮預備自己,成就神在她身上的旨意。
  1851年二月,一位朋友凱羅蘭(Caroline Cooke)來訪,有機會同芬妮談話。她問芬妮,如果基督今天再臨,你將如何面對祂:“你是否接受耶穌作你的救主,將你的靈魂交託給祂?”芬妮深沉的思想這個問題。不久,她忽然起來回到房內,信靠耶穌為她個人的救主:“在頃刻間,似乎天地變得光明,她進入喜樂當中。以後幾天,喜樂日益增加。我一次又一次,我將自己完全奉獻給主。”一年多後,這屬靈母親成為芬妮的繼母。
  生當十九世紀,英國奮起宣教的時代,芬妮熱心於支持宣教事工,也積極推動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並聖經印刷,贊助學校中的宗教教育,關懷貧苦兒童的教育。不過,她一生勤奮不懈的致力寫作,特別是隨時思維聖詩。1873年,傷寒流行,芬妮受到感染,瀕近死亡,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身體虛弱。有一次,去訪問一所男童學校。同行的朋友進去了,她再無力邁步,倚在門外的牆上休息。到朋友出來的時候,居然發現她在一張紙上,寫下聖詩草稿:“金琴響起”(Golden Harps are Sounding)。
  在她繼母捨己殷勤的照顧下,芬妮終於康復。這一年,也是她生命中轉捩性的一年,在聖詩創作上收穫豐碩。
  她的父親於1870年逝世;她的繼母凱羅蘭於1878年也離開世間。1879年六月三日,英國的女聖詩作家,芬妮.海弗格爾,走完她人生的旅程,到她所事奉的主那裏。

  芬妮.海弗格爾虔誠愛主,她的詩歌,多是表達奉獻愛主的情懷。我們今天所唱的“我曾捨命為你”(I Gave My Life for Thee),“我所有全歡然奉獻”(In Full and Glad Surrender),就是這樣真摯的願望。
  芬妮的心中,充滿對主的愛;但早年性格內向,不敢宣之於口。有一個相識的女孩子,十分可愛;芬妮幾次想對她見證,一次又一次見面,總說不出口。隔了有一段時間,再度相遇的時候,那女孩顯然成為一個活潑喜樂的基督徒。她對芬妮說:“海弗格爾小姐,我長久尋求救主耶穌,但不敢啟齒;你不知道我的內心,多麼盼望你向我開口見證!我本來應該是你的果子!”
  這件事,給芬妮很深的印象,使她再不願失去為耶穌見證的機會。芬妮的詩歌:“我今屬主”(Jesus, Master, Whose I Am),宣示她立心為主所用的心志。常為人唱頌的“投效主陣營”(Who Is on the Lord's Side?),可見這可佩弱女子的堅定英勇心志。

芬妮.海弗格爾聖詩作品賞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南丁格爾 ✍林向陽

談天說地

父親的公義與兼愛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好的使者 ✍亞谷

藝文走廊

約拿單如是說 ✍凌風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晨光 ✍郭端

談天說地

月到中秋 ✍于中旻

藝文走廊

摩西在尼波山 ✍凌風

寰宇古今

瑞士的剪貼風景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