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趣飄送 ✐2010-01-01


黑人與教會音樂

稽譚

 

  最能代表美國的音樂,是黑人靈歌。

  從前美國的黑人,處境極為悲慘,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被當作牲畜和工具。他們唯一能夠享有人尊嚴的地方,是到教會裏去。黑人的婦女,珍視她們頂上的帽子,以為是冠冕。在教堂裏,他們可以自由的盡情歌唱,跳躍,歡呼,發洩情感,而不會受到干涉。這種心情,是可以了解,也應該同情的。

  黑人音樂的主題,大部分是盼望天上,仰望主賜自由,脫離為奴的環境,進入應許之地;也有的以得勝撒但,和勝過罪惡為主題。由於他們大部分沒有受教育的機會,也沒有樂器伴奏,所以開始時候的歌詞和曲調,大都是很簡單,只使用五音階(pentatonic),而常有重複,也易於記憶唱誦。


Fisk Jubilee Singers 成立於1871年,是美國著名的非裔黑人無伴奏合唱隊

  1799年,在肯塔基州(Kentucky),由衛理公會率先舉行露天和帳篷佈道,那是黑人和白人一同參加的大聚會,影響所及,黑人靈歌進入城市和白人教會。這樣,就有了樂器和聲,又像各地教會採用民歌曲調,加上了民歌的成分,新的音樂產生了;常是以互相應答的形式,有時還有拍手,和舞蹈動作,並混和爵士樂旋律,不僅在教會敬拜的時候歌唱,並且也在工作中吟誦。

  發展到這階段,情感成分,顯然的濃厚的增加,這樣的詩歌,活潑而淳樸自然,也還適於在某些類型的聚會歌唱,特別可調劑沉悶的氣氛。相對的,莊嚴肅穆的成分減少了,在訓誨造就的效能上,不能不受影響。

  繼續演變下去,到二十世紀中,搖滾音樂進來了,情形急劇的走下坡。一些教會的詩歌,不着意敬拜,只求發洩自己,感到歡樂和滿足,而不能進入靈裏的喜樂,其惡聲刺耳,醜態更不堪寓目。華人教會中,既不慎於思辨,就在仿效西方之外,加上了效法流行音樂,靡靡之音,也在華人自作的樂曲中出現,助長教會世俗化,而不知道警惕,實在可憂。

  音樂是教會敬拜重要的一部分,不能夠見新心喜,也不可看世人的樣子。聖經說:

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裏,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歌羅西書3:16)

  這是詩歌在聚會中的正確運用。在教會音樂的歷史中,正統神學的傳播教育,部分要賴詩歌,使聖徒得建立,確實在有很大的功效。有人甚至說:“我不關心誰是神學主流,只要給我掌握音樂。”

  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354-430)彷徨於信仰之門的時候,在米蘭聽到安波羅修(St. Ambrosius, 337-397)主教譜寫聖詩,教導信徒歌唱。他立即覺悟到其功效,認為人即使心不向道,也會因聖詩把真理唱進心中。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在宗教改革的時候,也寫了雄壯的詩歌,振奮信徒,靠主進行神聖的事工。

  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是深懂音樂的人。他說:“如果在唱詩的時候,心只專注其曲調,而不思想歌詞的意思,那就是在犯罪。”也許,你會覺得他的話說得太重了些;但該想想,現在的詩歌,還有多少詞意可想,有多少把人的心思引向神,叫人更渴慕神,教導人更知道神呢?

  黑人靈歌,對教會有相當程度的貢獻,因為那適合當時的環境,也根據聖經的話,而且音調韻律簡樸而不失於低級,通而不俗,合於聖徒體統。而現代的音樂呢?確實難以說出其有甚可取的地方。

  孔子(公元前551至公元前479)是懂音樂,熱愛音樂的人。他聽到韶樂,欣賞過於美食;但他聽到鄭衛淫靡的音樂,認為是亡國之音。荀子(公元前313至公元前238)對音樂的教育功能,認識非常清楚,他說:“禮樂廢而邪音起者,危削侮辱之本也。故先王貴禮樂而賤邪音。…樂者,聖王之所樂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風易俗。故先王導之以禮樂,而民和睦。”(荀子.樂論篇第二十)

  大衛注重以音樂敬拜神,把利未人分成二十四班,在聖殿裏“遵王的旨意唱歌…奉神之命作王的先見”(歷代志上25:1-8)。

  新約教會的歌唱,為敬拜的重要部分。耶穌降生為人,道成了肉身,天使歌唱。將來神的會眾,“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啟示錄15:2-3)。

  但是,看現今教會音樂的情形呢?不久前,酒吧裏偶然奏教會的樂曲,聽見的人以為是褻瀆;現在,有人把低級酒吧的曲調,搬進神的教會,反說是迎合年輕人的喜愛!單這把人的“喜愛”代替神的旨意,就是可怕,可哀的事。莫怪聖樂消失了,代之以邪音,對教會的影響,不問可知。幸而有些教會,已經迷途知返,開始有傳統音樂的復興,惟願能夠繼續進步。

  我們要為教會禱告,也要儆醒,願聖徒知所分辨,莫讓邪樂進入神的聖會,把稗子混入麥子。

附錄:

摩西,下去吧

當以色列人在埃及地,
  讓我的百姓去;
壓迫深重他們難以忍受,
  讓我的百姓去。

(副歌)下去,摩西,
    下到埃及地,
    告訴那法老,
    讓我的百姓去。

勇敢的摩西說:“耶和華如此吩咐,
  讓我的百姓去;
如果不然,我要擊打你的長子死亡。”
  讓我的百姓去。

你們不要再被奴役勞苦,
  讓我的百姓去;
他們要擄掠埃及的財物,
  讓我的百姓去。

當以色列出離埃及,
  讓我的百姓去;
離開那狂傲欺壓的土地,
  讓我的百姓去。

噢,在那黑暗陰沉的夜裏,
  讓我的百姓去;
當摩西領出了以色列民,
  讓我的百姓去。
他們就領着軍隊經過,
  讓我的百姓去。


(收聽:Go Down, Moses - by Louis Armstrong)

Go Down, Moses

When Israel was in Egypt's land:
  Let my people go;
Oppress'd so hard they could not stand,
  Let my people go.

 Chorus:Go down, Moses,
     Way down in Egypt's land,
     Tell old Pharaoh,
     Let my people go.

"Thus saith the Lord," bold Moses said,
  Let my people go;
"If not I'll smite your first-born dead,"
  Let my people go.

No more shall they in bondage toil,
  Let my people go;
Let them come out with Egypt's spoil,
  Let my people go.

When Israel out of Egypt came,
  Let my people go;
And left the proud oppressive land,
  Let my people go.

O, 'twas a dark and dismal night,
  Let my people go;
When Moses led the Israelites,
  Let my people go.
'Twas they that led the armies through,
  Let my people go.

—佚名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使徒保羅的榜樣 ✍亞谷

談天說地

看!現今的美國! ✍林向陽

藝文走廊

所羅門的真智慧話 ✍凌風

點點心靈

我們來談天(十八)天下一人 ✍余仙

談天說地

借貸的智慧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相見的渴望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美國開國元勳有話 ✍史直

寰宇古今

耶穌的腳印(十四)受難之週 ✍殷穎

點點心靈

農曆大除夕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