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為後世負責

于中旻

 

晉平公鑄為大鐘,使工聽之,皆以為調矣。師曠曰:“不調。請更鑄之。”平公曰:“工皆以為調矣。”師曠曰:“後世有知音者,將知鐘之不調也。臣竊為君恥之。至於師涓,而果知鐘之不調也。”是師曠欲善調鐘,以為後世之知音者也。(呂氏春秋.仲冬己.長見)

  猶大國惡王亞哈斯的統治,是個背道的噩夢。他的崩逝,人民沒有誰悼念。希西家王繼位,如同旭日乍現,帶來一派新氣象:聖殿的潔淨,和宗教的復興。神賜福全國,使他們興盛繁榮。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偏在這時,敬虔並且奮發有為的領袖希西家,竟患了不治之症;先知的信息是,他的人生到了盡頭。他轉臉朝牆哀求神,得蒙憐憫,他的壽命延長(歷代志下32:24;以賽亞書38:1-6)。


病榻中的希西家王
Hezekiah lies ailing in bed, surrounded by anxious soldiers and ministers.
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CC BY 4.0)

  就在這時候,亞述西拿基立強大的軍隊,像是濃重的烏雲,從東邊的天際湧來。他們旌旗展開的軍隊,像蝗蟲遍滿地面,淹沒了猶大設防的城池,圍困了孤城耶路撒冷。先知以賽亞奉神的命令,堅定希西家王,完全倚靠全能的神;神差遣一個天使,進入亞述軍中,一夜間殺滅了十八萬五千人。接着,西拿基立王兩個兒子合謀篡逆,弒了他們的父王,然後是曠日持久的內戰。亞述的勢力,不得不暫時退出了地中海邊的舞臺。
  英國浪漫詩人拜倫(Lord George Gordon Byron, 1788-1824)對這歷史事件,有很好的描述:

西拿基立的毀滅

亞述人下來如同狼入羊圈,
他的軍隊穿戴着金紫閃現;
槍矛的光耀像星在海面上,
加利利夜海翻騰藍色波浪。

如同夏天林間豐綠的樹葉,
落日照着大軍飄揚的旗幟;
如同秋風吹過林間的枯葉,
明晨大軍的旗幟散落堆積。

死亡的天使展開他的翅膀,
經過時吹氣在仇敵的臉上;
睡者的眼都變成定着冷殭,
他們的心也停息不再激揚。

那裏躺臥的戰馬鼻孔全張,
只是沒有噴出氣息的驕狂;
奔跑的白色口沫凝在草上,
像是沖擊岩石散落的碎浪。

那裏躺臥着騎士蒼白扭曲,
戰甲上有褐鏽眉間有冷露:
帳幕靜寂無聲旌旗不飛舞,
號角不再吹響戈矛無人舉。

亞述的寡婦舉起哀聲遍地,
巴力廟裏的偶像也都破碎;
外邦的軍威不是刀劍擊潰,
神只一觀看就如雪融冰頹。

  亞非之間的南北貿易路線暢通了。猶大國有地之利,在經濟上享利之潤,民富國強,隱然成為地區諸小城邦的領導力量。“有許多人來到耶路撒冷,將供物獻與耶和華,又將寶物送給猶大王希西家。此後,希西家在列邦人的眼中看為尊大。”(歷代志下32:23)
  這不僅舉國歡騰,也成了那地區的國際新聞。復興古國的巴比倫,依然在亞述威懾下,也不遠千里,派遣國使,車載豐厚的賀禮前來結交,期望能結為與國。
  猶大王希西家受寵若驚,十分傾心這個可能的新友邦,憧憬着將來結盟共同稱霸的前景。他像是個興奮的天真孩子,向小夥伴展示所有的新玩具,要表現自己的豐富。為了贏得人的尊重,不保留的顯露真誠的信任,完全的交心置腹。聖經詳細記載:“希西家喜歡見使者,就把自己寶庫的金子,銀子,香料,貴重的膏油,和他武庫的一切軍器,並所有的財寶,都給他們看;他家中和全國之內,希西家沒有一樣不給他們看的。”(以賽亞書39:2)老子曰:“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不懂得深藏能容,流入虛浮愛炫耀的毛病。看來巴比倫王子米羅達巴拉但,是個智慧的軍事家;因為孫子兵法.用間篇說:“故明君賢將,能以上智為間者,必成大功。”巴比倫輕易戰勝,後來並滅猶大國,可能與這些情報有關。
  在這件事上,希西家失敗了—聖經的原則是,屬靈的失敗,導致政軍上的失敗。他沒有宣述神的美德,反自我陶醉,蕞爾小國,誇耀自己的富強,不唯失智,更盜竊神的榮耀。巴比倫的使臣剛離開耶路撒冷,也許,希西家王還在得意其進退應對如何得體,先知以賽亞的腳步,就踏進他的宮廷,莊嚴的向他宣告上面來的信息。

以賽亞對希西家說:“你要聽萬軍之耶和華的話:日子必到,凡你家裏所有的,並你列祖積蓄到如今的,都要被擄到巴比倫去,不留下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並且從你本身所生的眾子,其中必有被擄去,在巴比倫王宮裏當太監的。”(以賽亞書39:5-7)

  這不祥的預告,實在難算是恩待,還不如不知道更好。不過,如此嚴重的警告,對於沉醉在現實物質生活的人耳中,竟然沒起到多大作用。你想:聽到這樣信息的人,會有怎樣的表現呢?希西家反應,出於許多人的意料。希西家並沒有像得知身患絕症那樣;他沒有痛哭;他沒有懊悔承認自己的過錯,求神施恩憐憫;竟淡然處之—對以賽亞說:“你所說耶和華的話甚好,因為在我的年日中,必有太平和穩固的景況。”(以賽亞書39:8)
  這就是屬靈領袖世俗化的結果。難怪敬虔的父親,生出那麼邪惡的兒子,空前絕後的敗壞的瑪拿西。如果希西家看見兒子趨向邪路,他大概會警勸他,溫柔的說:“我兒啊,不可這樣!…”(撒母耳記上2:24)先是以為“沒有關係”;後來就說:“沒有辦法!”如同以利的措辭,小心避免過於激烈,儘量輕描淡寫。兒子也承受了父親的問題,不介意沒有眼見的事,傾向於崇拜可見的,天上的星象,地上的巴力偶像;父親看見以為那不過是孩子戲耍,反正不會長見遠憂。眼前發達,興盛,後來不可問聞:“這是出於耶和華;願祂憑自己的意旨而行!”(撒母耳記上3:18)只剩下屬靈的術語了。看,這多麼可惜!
  作為負責任的人,師曠知道眼前的環境不好,卻着意後世的知音,堅持把事工作得完美。屬靈的領袖,如果失去對將來希望,只求眼前歡,外面的敬拜,儀式,習慣,自然還存在,撐持着局面;但沒有遠憂,會留下怎樣的屬靈遺產!後來的人,以至今天的人,怎能不儆戒呢!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