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小窗.苦茗

吟螢

 

  我的書案面對着一個綠色的小窗,我說它是綠色,是指窗紗的顏色與窗外映眼的草色而言。透過綠色的小窗,可以眺望窗外的世界,藍天,白雲,燈火,星光,紅得撩人的玫瑰與綠得可人的芭蕉。
  我的書室如斗,兩面堆滿了書,右壁的門側懸了一幅字畫,字畫旁邊留下了一片白壁,用以調劑兩疊高聳的書架,好像在印滿鉛字的書頁中,留下一段空白來,作為喘氣的地方一樣,以緩和被書籍壓得過於緊白的斗室。書案前端的牆壁,便被這面窗子與一副小對聯佔滿了。透過了一層窗紗,這間斗室與外面的庭園連接起來,在感覺上便顯得並不那麼狹小了。早晨,映足了滿室陽光,要拉下百葉窗才能工作。晚間,月亮湧進來一窗清輝,洗盡了白日的塵囂。天陰時低氣壓透入室中,令人興致索然,擲筆掩卷。晴朗時雲高天爽,斗室驟然大了許多,心情頓感舒暢,展卷吟哦,伏案作書,均能達到興致盎然的境界。遇到天雨時,風雨滿窗,將玻璃窗緊閉,風仍然吹得小窗索索地抖,雨絲交織在玻璃上,能無端勾起離人的哀愁,不知是雨滴還是淚滴,濡濕了手中的書卷和案上的稿紙。總之,窗外的陰晴明晦,能完全影響這斗室中的情緒。
  透過這層薄薄的窗紗,我可以與大自然的心靈接觸,透過這層薄薄的窗紗,可以聽見風聲,雨聲,蟬聲,蟲聲,落花聲。有時也可以將窗帘拉起,推出窗外的月色日光,與外面的世界隔絕。在案頭上放一杯苦茗,閉目凝神,沉澱思維,潛遊於內在的世界,也會文思潮湧,落筆如飛。

  當我據案寫讀的時候,我總喜歡擺一杯濃濃的苦茗在旁邊,淡飲淺嘗。新泡時小苦而微香,泡一段時間後,茶汁會變成琥珀色,啜到口中,有種馥郁的苦味。在夏天,我覺得它比冷飲或咖啡都好,咖啡雖也有香味,但總不如茶的味道清純而醇厚,不若苦茗的耐人尋味。在一杯濃濃的苦茗中,好像蘊藏着五千年的歷史文化。品茶不能性急,不能作牛飲,像一個人沒法一下子了解中國幾千年的文化一樣,需要慢慢地品嘗體驗。一個真正懂得喝茶的人,才真正了解中國的文化。
  有時我不讀也不寫,手中捏着茶杯,放眼窗外,去欣賞這書齋以外的景物。我的小窗好像畫家的取景框,可以隨意剪裁窗外的畫面;有時讓遠處的山巒雲樹攝入窗口,宛如一幅潑墨山水小品。有時只取藍天,配上幾朵白雲,便神志激揚,悠然物外。有時可將窗前的蕉葉收入特寫鏡頭,在重疊的綠葉間尋章覓句。有時也使用攝影的集錦手法,將遠景近物,隨意取捨;疊印成脫俗的畫面。由山間取來一株孤松,從天外喚來一隻白鶴,由故鄉的田園中搬來一椽老屋,再由兒時的溪畔邀來一葉扁舟,一輪明月,舉起手中的苦茗,在微香的茶霧中,任意創造優美的畫面。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變動不居的,真與幻又有何分別,只要能在剎那間捉住些美的意象就夠了。在這匆促的人生中,還能要求些甚麼呢?
  我愛我的小窗,它能濾掉我生活中的灰色的調子,而保持我的綠色的心靈。
  我也愛啜飲苦茗,在嘗遍了人生的各種飲料,我獨愛它那種淡淡的微香與澀澀的小苦。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